🍑Peacher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双关]1

先来一波背景知识,你们也知道我要搞事的激情了,双关的车已经开好,不用担心。

延续前文设定:一辆骨科abo的破车 (其实也没啥设定 单独看也可以(。

大学女子宿舍的日常

有赵周,abo,慎入。



1

周巡的双手被手铐锁在身后,深邃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罪魁祸首,腿不安分地登着身下的床单。

  嘴上当然也不闲着:“狗日的赵馨诚你看我不打死你的!!!“

  赵馨诚看着自己的杰作,内心暗自搓手,他早就想这么干了,但一直没找到机会,多亏了关宏宇这不省油的灯,才能让他不费吹灰之力拿下这朵高岭之花。

  周巡还在大大咧咧地骂,整个人从眼睫毛到腿毛都在抗拒,快要把床掀翻。赵馨诚也不恼,笑嘻嘻地坐在床尾看着周巡闹。越闹他越开心,他就不信周巡一个omega还能翻腾出什么水花来。

 

  说到omega,这是关宏峰和周巡最不愿意说的事情,大家心照不宣地装b(eta),也心照不宣地默默吃抑制剂。这两位一个比一个能忍,但两个人是怎么知道对方是omega的也要感激上天。

  关宏峰终于在步入大学的次年九月一日当上了学长,以为终于可以享受不被当作新生呼来唤去的悠闲时光的时候,周巡穿着一身军训服来报道了,而关宏峰尽管不愿意捐献自己的宝贵时间和新生纠缠,但还是被学生会主席拽过去义务服务新生了。

  “名字。“关宏峰头也没抬,打开登记册。

  “周巡!“

  “年龄。”

  “十八!”

  “专业。”

  “刑事侦查和犯罪学!“和他一个专业,看来是学弟了。

  周巡一个字一颗钉子回答完了所有基本信息,十八岁的少年底气十足,声音洪亮又有些紧张,小白杨似的站在关宏峰面前。

  关宏峰仍然没抬头,下意识地把周巡的性别写成了alpha,公安大学的学生极少有omega,大多都是alpha,而他自从被自己双胞胎亲弟弟标记了之后一直假装自己是个beta。考试成绩证明他不比任何一个alpha差,除了实战演练身体素质不如别人,他的专业课成绩稳居学院第一。

  做完一系列登记之后,关宏峰签了一个纸条递给周巡,也对上了那双漂亮的眼睛。“拿着这个纸条去办学生卡,然后找你们院的宿管老师,他会给你分宿舍的。”

  周巡接过纸条看了一眼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笑着对关宏峰说:“谢谢学长,再见!“

 

  关宏峰看着周巡的背影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又想不起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果然,当关宏峰打开宿舍大门再次看到那双漂亮的眼睛时,内心是火山喷发的。喷发的原因是周巡竟然在自己对面的床上整理被褥,甚至给自己打了壶热水。

  “等等…周巡是吧?你在给谁铺床啊?”关宏峰对大眼睛的印象很深,想起来了他的名字。

  周巡笑了笑,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学长,我以后就住你对面了,我报道的晚,学校分不出多余的宿舍了,就只能委屈你跟我挤一间了。”

  关宏峰双眼一黑,因为omega的原因他入学的时候在医院弄了张假证明,死磨硬泡地申请到了一个人住双人间的权利,再加上后来成绩优异,学校也没把宿舍收回去。可现在新生入学床位紧张,宿管就想到了这么个位置。所以现在关宏峰不仅有点后悔没把自己的病情写的再严重一点,还担忧怎么和津港醋王关宏宇解释。

  “怎么了学长?你不舒服?”周巡看着关宏峰脸色不好,连忙给他倒了杯热水。

  关宏峰摆手,“我没事,就是头有点晕…”一睁眼又看见了周巡的大眼,连忙捂住脸,“你以后也别叫我学长了,叫老关或者关宏峰都行,我同学都这么叫…”

  “行,老关,那我就去吃饭了,用我给你打饭吗?”周巡没察觉到什么异常。

  “不用,你自己吃吧。”

 

  其实周巡自己内心也是崩溃的,他一开始并没想来这所大学,公安大学只是第二志愿,第一志愿分数不够,第三志愿又太差。转眼一想,赵馨诚数学就没及格过的都特招去了公安大学,不就是omega吗,自己凭什么比他差?怀揣着“老子就要把赵馨诚这个笨蛋比下去”的信念和各类抑制剂信息素喷雾信心满满地来到了学校门口。在岔路口看到了坐在遮阳伞下一脸性冷淡长的又白净的学长,他想这人肯定很靠谱,就走到他面前,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感谢宿管大爷和晚点的火车,四人间和六人间都被占满了,自己只能和学霸学长住双人间,虽然学长是beta,但瞒一个人总比蛮五个人要轻松吧,周巡也没多想,大口大口地往嘴里扒饭。

  一碗饭快见底的时候,周巡一眼看见赵馨诚和两个女生有说有笑地拿着餐盘排队打饭,差点没噎着自己。

  “蛤??才来学校几天就和女生关系这么好了?”周巡只感觉香喷喷的扬州炒饭如鲠在喉,不行,得去恶心恶心他。

  周巡硬咽下去这口饭,骚包地飘到赵馨诚旁边,突然大吼一声,“哟,你也在这啊!?”

  赵馨诚差点没端住餐盘,还以为自己聋了,对着周巡大喊,“诶!你怎么也在这!”

  周巡没理他这茬,撩拨了一下刘海,春风满面地和旁边的妹子们谈笑风生。

  “老赵和我那是老朋友了,你们都不知道他小学那会总抄我作业还把我名字抄上去了哈哈哈!”女生们笑的开心,周巡笑得更开心还斜眼藐视了一秒赵馨诚,意思是“你的破事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你要是敢重色轻友我就把你的故事从穿开裆裤到现在全说出来不要以为我不敢”

  但赵馨诚只看出来“你以为我不来找你你就可以不来找我了吗”的娇俏。

  

  关宏峰在否定了在短期内能把这个浓眉大眼赶出宿舍的所有计划之后,接受了要和一个alpha同住一室的事实,但他怕关宏宇知道这件事后直接翻了墙来宿舍里找人打一架。

  “宇,宿舍楼最近管的严,你不容易进来…”关宏峰在手机上打了删,删了又打,来回写了好几遍,大意就是让关宏宇别来宿舍找他。

  发送之后关宏峰整个人瘫在床上,暗自庆幸自己平时有把抑制剂和信息素藏好的习惯,不至于马上被发现。他估计周巡也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只要在规定时间吃药,每天按时喷信息素就不会被发现,但时间长了也不是个办法,怎么也得把这小子弄走。如果关宏宇发现了非得和周巡打起来不可,他还想安稳地做学霸啊…

  

  关宏宇收到短信后,流下了感动的泪水,自家哥哥终于不再傲娇了,竟然说主动去部队看他。部队管的严,每个月只能请两次假,还要和班长政委等一系列上级打报告,再加上地理位置和交通都不给力,从城西到城东走个来回要两个小时,能见面约会的时间就更短。但光宏宇作为一个合格的哥控仍然乐此不疲地请假打报告坐车去看关宏峰,每次去都给哥哥带喜欢的小吃。他战友说他对象一不高兴就买一大堆吃的送过去保准能见着笑脸,就让关宏宇给学会了。

  哥哥短信里说等忙完这一阵就去他部队看他,让他别着急。关宏宇内心已经点了一百个头,飞速回复:“不着急不着急,你啥时候有时间啥时候来,好好吃饭睡觉注意身体,我等你么么哒。”关宏宇思量了片刻,又在最后点了几颗小红心。

共住了半个学期后,也算相安无事,关宏峰安然自得地装着b,周巡也游刃有余地装b却不知道被室友以为自己是个a。周巡的信息素味道不像个omega,是那种带着点辛辣和皮革味道的檀香,他还抽烟,身上总带着点淡淡的烟味,虽然关宏峰讨厌烟酒,但周巡性格敞亮从不拐弯抹角,关宏峰把他当弟弟看待。

  由于赵馨诚三天两头找周巡去吃饭去图书馆去看电影,关宏峰知道周巡有这么一号同学也没多想,直到有一天周巡有点脸红,踩着断电的点回的宿舍。

  关宏峰觉得周巡有点不对劲,问他怎么了。

  “没事!”周巡在卫生间里喊。

  “你已经洗了半个小时的脸了,再洗就洗秃噜皮了…水费不要钱的啊!“

  水声戛然而止,过了半晌,周巡才磨磨蹭蹭地从卫生间里出来。

  “咋了?”关宏峰从上面露出脑袋

  周巡用力擦脸,声音闷在毛巾里听不清,“被狗啃了一口。”

  “啊?”

  “我怎么可能吃这亏?一脚把他踹到断子绝孙!“周巡眉飞色舞地描述自己是怎么制服残暴的歹徒并保住清白的过程。

  关宏峰静静地看着周巡装逼,等他吹嘘完了之后,淡淡地说,“是赵馨诚吧?” 


---------------------

先双关再赵周,按顺序来嘛,高岭之花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拿下了呢对不对?

仍然是瞎起名字的一天(。


评论(12)
热度(136)

🍑Peacher

Ebenji就是我的命!!!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我回来啦w

© 🍑Pea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