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her

Stay with me【牛肉面五】


“别叫我Johnny,Hobbes!你不嫌恶心我嫌。想说什么就快点说!”John开始烦躁,他不喜欢这个把所有事情都掌控在手里的哥哥,自己说什么都会提前预知的感觉太该死。

Hobbes摸着自己的完美形状的领结走向桌子,歪着头看着还冒着热气的面条,“Johnny,没想到你现在已经穷到给别人送外卖填饱肚子了,啧啧~”  

“不用你管!这是我的事!”John说着就要走。

“但公司不只是你的事!”Hobbes提高了语调,但仍然优雅地说,“你不要忘了my dear brother,当初你是怎么和我保证的!如果说你还想回寸草不生的大沙漠或者是什么充满毒蛇和爬虫的热带雨林给政府卖命,我不介意。”  

“Hobbes,我不认为翻旧账是一个男人的做法。”John不愿意多提,低着头。“不要以为你是我哥哥就能怎样。你这个表面意义上的军火工业不觉得可笑吗?”John双手支着桌子,夕阳的大红色映在他水色的眼睛。

“我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知道的,如果你还想靠着这个公司赚点退休金养老,最好还是老老实实地回你的大海开黑狱去!”John并不畏惧这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典狱长,起码现在不了。

Hobbes眼神里闪过一丝讥讽,嘴角挤出一个冷笑,顺手拉过一个转椅坐下。

“Johnny,看来爱情真的能让人变傻啊,你现在连手机上的新闻都不看了吗?”

John一脸迷惑,的确,现在手机上全是一个个的宅男宅女或者华尔街打工仔们叫外卖的电话和调戏老板的短信【→_→】而自己一天天除了送外卖还要被公司的那帮废物烦来烦去,哪还有时间看新闻。

“我的海上监狱被炸了,那个叫Berslin的人真是厉害。”Hobbes把脸埋到手里,好像很疲惫,但语调平静,没有任何波澜,这不该是一个刚被毁掉自己心血又死里逃生的人的反应。

John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个固若金汤没有破绽的海上监狱竟然被。。。攻破了!?

“so。。。”John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SO,I'm back.”Hobbes抬起头,双眼有些湿润,但仍然优雅抚平高定西装的褶皱。

“我需要这个曾经帮我洗钱的军火工业现在来帮我重新开始John”男人转过身看着即将浸入黑夜的繁华又危机四伏的城市说到。

沉默也许是最好的肯定。两个人并排站在玻璃前看着川流不息的汽车,那些奔波的人,夕阳已经下沉,现在一片黑寂。

“我知道了。”John提起保温箱要走。

“如果你真爱吃牛肉面,就买下那个小破店。以后不会有机会再让你这么大摇大摆的去秀恩爱”Hobbes在黑夜里说。

John进了电梯,并没急着摁键,“Hobbes,你永远不会懂得爱上一个人的心情,nightnight”电梯门随即关上。

“是啊,来不及了。”


John恍恍惚惚的,这么多年没有见过Hobbes,就连把公司交给自己都只是靠他的人传达。他需要感谢这个人,可以这么说,没有这个哥哥,也不会有他。

两个人从小就是靠着邻居的救济活下来的。Hobbes因为看不惯福利院的小孩,总是打架,出手还狠,拦也拦不住。再大一点,哪个福利院也不敢接收他俩,所以两个十几岁的孩子也无处可去,只能流浪。John心软,即使是两个人都快要饿死的时候,也不忍心下手杀了身边的一条小狗。Hobbes嫌他没用,让他捂上眼睛等一个小时,说是马上就有吃的了。结果他就再也没见过那条可爱的小狗。。。

当年他差点死在了执行任务的途中,是自己相爱的恋人Jessica替自己挡住了子弹才得以逃出政府的圈套。于是这样一个“已死之人”就出现在了各个流浪汉的据点酗酒闹事。。。这时Hobbes出现了,把醉醺醺的John打清醒了之后,说让他帮他就走了。。。

汽车刺耳的喇叭声把Reese从沉重的往事中拉回来,这让他感到疲累。现在Hobbes需要自己,他不可能拒绝。但是这也代表着他不能再和Harold有这么多接触,他必须只身涉险。。。

“John!你去哪了!这都快九点了!怎么才回来!再怎么堵车也该早回来了啊!吃饭了吗?”John突然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抬头仔细看。小老板正气鼓鼓地站在门口,一脸焦急地看着自己,笑着快走了几步。

Reese轻轻的抱住Harold,这样他就看不清自己的脸了,可仍然抑制不住颤抖的声调“为什么还没关门,我都以为你回家了呢?你吃饭了吗?”

“Mr reese,你怎么了?”Finch说着就要推开身上的大个子,想看看到底怎么了,但是被更紧的拥抱回应。

“Harold,我爱你。”

“Mr reese...”

“在你的店里我真的很开心,我喜欢看你端面条,被大锤欺负,紧张的样子,找零钱,看账本......你的一切我都喜欢。我真的很希望就这样一直做一个小小的服务生,送外卖,看着你忙碌的样子。。。”Reese以一种低声的嘶哑但平静的声音在finch耳边轻轻地说。

“对不起,我骗了你Harold,我需要回到公司,因为我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职员,我还有很多事情不得不去做。人的一生总是要有些不得已的事呵。我想让你一直在我身边,人总是贪心的不是吗?”

finch感觉自己的肩膀上的布料湿了,凉凉的敷在皮肤上,这是John的泪水吗?“John,are you...”

“Don't worry,I'm fine.Harold.”Reese停顿了数秒,继续说“可我觉得现在的这一刻足够我回味了,forever”

Reese维持了这个动作很久,然后不舍地推开finch,尴尬的笑笑“这真是我从大学那一次很傻的演讲比赛后说过最长的一段话了哈哈”

Reese把身上的保温箱脱下来,不敢看finch的眼睛“这几个月的工资在保温箱里,小费你知道的...但是我很喜欢这个棒球帽,可以把它带走吗?”

Finch低着头沉默。

“那沉默就是同意了?nightnight”Reese转过身要离开,没有说goodbye,他憎恨这个看似随意实则沉重的词语。门口昏暗的灯光让他高大的背影显得很颓废。

——————————————————————————
请相信本文的甜腻程度,不会虐下去的。有句老话说得好,无虐不欢【你滚】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虐虐更健康。。。我一定要打上“甜甜的温馨文”这个tag。。感觉有点写跑偏了_(:_」∠)_就是越写越多。。。哎。。记得爱我~【光速逃】

 
评论(1)
热度(13)

🍑Peacher

Ebenji就是我的命!!!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我回来啦w

© 🍑Pea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