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her

冯七的牛肉面店和灰狼李四【六】

John希望自己的耳朵幻听,听到finch说I do。可即使他真的说了又能怎样呢?这都是注定好的,John嘴角扯了一个僵硬的笑容。

“I do,John”finch看着已经远去的背影轻轻说到。

John已经脱掉了外卖的外套,晚上刚刚下过雨的天气有些冷,身上只有件衬衫。 路边昏暗的灯光投到了John的脸颊,尽管颧骨的阴影仍然凸显出整个人的凌厉,但是长睫毛上的闪闪的液体让整个人都柔软了下来。

John走进一家酒吧,决定用酒暖身,第二天睡个够。这样也许就能忘记今天的一切,明天自己还是个默默喜欢自己老板的送外卖的CEO。

“whisky”

已经跟无数客人谈过心的酒保知道这种面相的顾客不用多说,一直倒酒就是了。


Hobbes的睡眠时间自从开始建造海上监狱的时候就已经日趋减少,爆炸之后更是这样。就像现在,早就过了觥筹交错的黄金夜晚,陷入了沉寂,午夜的钟声还没响,现在还早得很。

Hobbes知道自己的弟弟今晚上也一定是不眠之夜,这对他来说太残酷。自己虽然没法理解,但是从John最后的那一瞬间的眼神里充满了各种情绪。爱情?这是什么?自己字典里的这个字条相当模糊。

桌子上的文件已经要把hobbes埋进去了,Hobbes看了一天的文书,从中挑选各种合作伙伴。Elias庞大的地下集团可以是个很好的选择对象,现在形势紧张,生意越来越难做,钱也越来越不值钱,Elias巴不得自己能和他做成一笔生意。可俄罗斯的那一伙也不好惹,和他们这些疯子没法做生意,不过还好手里有把柄,也可以算上Elias的势力压制。。。

不过自己对这些地盘纷争的过家家式的游戏不感兴趣,相对钱,他更喜欢权利。钱的价值飘忽不定,金子也不可靠,滚的快没得也快。权利却可以做到持久有效,这对自己小事一碟,政府手握着权利却不知道珍惜,只知道捞油水。与政府官员打交道,这对自己来说游刃有余。

Hobbes眨眨眼,修长的手指解开灰色衬衫袖口,露出一截略白皙的皮肤。长时间海风的吹拂,让衬衫外的皮肤散发出健康黑的气息,但是身体却因为一直隐藏在严谨的三件套下,与肤色截然相反。这个时候员工们早就下班了,办公室的空调有点不太对劲。Hobbes缓缓把身子向后靠,缓解一下酸涩的眼睛,与John一样的长睫毛微微抖动。


“你不能进来!”带着面具的黑面警卫拦住一个满是伤痕的“Harold”,子弹蓄势待发。

“hobbes!你还是不肯听我的对吗?”

“闭嘴,Ben!我记得昨晚已经给你打过镇定剂了。一切都还在我的预料内。”hobbes紧皱眉头,盯着眼前的屏幕,红色的数字直线攀升。

“FUCK OFF!Hobbes!别装了!你给我出来!”Ben一把夺过警卫的枪,拽着hobbes往外面冲。

甲板上已经是枪林弹雨,hobbes感觉自己脑子有些空白,这种事情有些不受控制的失落感占领了他的脑子,他掏出枪对准Berslin,但连发几枪都没有打中。身后的Ben却已经中弹,血流了一地。

“Mr Warden!HERE!”Berslin一枪打爆了油罐,火光冲天,爆炸声四起。。。


“Ben!”Hobbes突然睁开眼睛,喊了这个熟悉的名字。自从爆炸之后,已经好几次在梦境中出现这个情景,Ben的脸就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我在这,Mr Hobbes.”Ben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沙发里,灯光有些暗,但仔细看,还是看得出来有个人坐在那里。hobbes没有出声,手摸上腰间的手枪。

“不记得我了?”一张和Harold一样的脸,但是却年轻很多。眼睛透出Harold没有的一股精明和老练,这个有着特别的语调和说话的语气就是Ben,hobbes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眼前这个人。

“Ben。。。”hobbes有些不确定的喊出这个名字,但依然捋了一下脑后的头发,手有些不自觉的颤抖。

十二点的钟声敲过了十二下,Benjaming踩着钟声走近办公桌。Ben嘴角扯了一下,不能称之为笑。“Good night”

评论(13)
热度(21)

🍑Peacher

Ebenji就是我的命!!!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我回来啦w

© 🍑Pea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