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

Stay with me【九】

“Sir?”Peter一直从后视镜关注着老板。车开的太快,Hobbes的脸上被路灯一闪一闪地映着。但脸上还是比夜色还阴暗的表情。

“Sir?您还好吗?”Peter有些担心自己老板,却不知道Mr Hobbes是不需要关心的。

Hobbes摆弄着衬衫上的银制袖扣,在镜子里看着开车新来的小助理,语调里透出一股死亡的气息,这是他从海上回来第一次有这种语调“Peter,我现在还懒得拿枪。”

大红色的Masearti突然急刹车,马上又狂飙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


厂房已经烧的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一片漆黑,外面还都散落着玻璃碎片。Hobbes还是决定忽略会蹭脏翻毛皮鞋和一身烟味的因素,先进去仔细侦查一下再说。NYPD那些人只是走过场,里面一定还有线索。

“Mr Hobbes,鞋套和手套”Peter从后备箱钻出来,背着工具包,把东西递给Hobbes。Peter听别人说过自己伺候的这位老板有严重洁癖,有时候一双手套会给上司带来好印象。正好这个时候他需要重新建立起自己应该活着的信心。

“口罩呢?”

Peter愣在那,自己还是不应该活着。看着Hobbes的背影这才赶紧跟上去。


Peter紧皱着眉头,用手捂着口鼻。屋子里还是有些烧焦的气味,也许还有烧死人的味道,让人有些反胃。Hobbes经尽管看过无数次这种场景甚至直接烧死人,还是在鼻子旁挥挥手,然后给了Peter一个锋利的眼神。

果然,里面基本上除了被火烧的桌椅板凳,其他的都被搜刮走了。但是还是有些值得深思的线索,尽管根据媒体和警方的说法是煤气爆炸,但是窗户内侧还是有大块的玻璃碎片,也就是说,爆炸之前,是有人破窗而入的。

Hobbes拂去小窗台上的灰尘和玻璃渣,线索却让他疑惑。内侧是一个向外的一个男人的脚印,很清楚,大约9号*,可能是个矮个男人从小窗出去。但是外面的那个很不清楚,很明显的有被人擦过的痕迹,只剩一个浅浅的鞋后跟,应该也是个男人的,有力,但是也不大,说明个头不高。这也许是两个人,现在线索还不明了。

“Sir!!Here!”Peter急促的声音在外面响起,Hobbes顺着声音跟出去。

Peter举起一个无框眼睛,极细的金色镜边。Hobbes看了一眼就知道是Elias的。他拿过眼镜,只有细微的划痕,而且完整无损,可以说是新的。镜片上没有指纹,很干净。

这么大的线索NYPD不可能看不见,就算是被草地或者玻璃碎片这种东西遮掩,也不可能这么完整。所以Hobbes得出结论。

“Elias没死。”

“Sir?!不可能,我们在NYPD的人说Elias死了,尸体送去检验了。”

“如果是被烧死的,基本上检验不出来什么了,该有的特征都被火烧没了。”Hobbes又仔细看了一下手里的眼镜,继续说“就算是爆炸的冲击力把Elias的眼镜炸到草地上,那不成渣也要碎一地了。”

Peter依旧保持蹲着的姿势,仰视的角度比较适合Peter观察Hobbes“那这个眼镜又是谁的,或者谁扔在这里的sir?”

Hobbes沉默了一会,环绕四周。“我不知道,这么大的证物,NYPD不会发现不了,是有人等NYPD调查完才放在这里,但这的确是Elias的。我再去看看还有什么”Peter一脸严肃地跟着Hobbes走了进去。

一个刀疤脸的男子在后面的树林里一闪而过。



近两米的长桌上是精美的血红色桌布,银色烛台上红烛正滴着泪水,水晶盘上是一颗子弹,在黄色的灯光下反射一种特殊的金属质感。满屋的暖色调并没有让人感觉温暖,却是全身僵硬和血液的慢慢凝结。

Ben身着绛红色衬衫和黑色真丝马甲坐在背对门的位置,与背景很相称。Ben的手指不紧不慢地敲击着膝盖,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门开了,Ben先说到“你可从来没迟到过Elias”

“出了点事耽搁了”

“谁还能找你一个死人的事?”Ben轻蔑地说到,手指依旧有节奏的敲打。

“你也认识的”光头矮个子的男人走到长桌的对面,身后侍者自动拉开椅子,男人就坐后说“Willard Hobbes去了厂房”

Ben手指停下来,挑了下眉毛,身体坐直,拿过一个水晶鹅颈瓶,边往高脚杯里倒红酒边说“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波尔多木桐一级酒庄,路易十四的最爱,品一下?”Benjamin举起杯子邀请Elias。

“为数不多的仍使用木发酵桶的顶级酒庄,Mr Linus,你还真是深藏不露”Elias摇晃着高脚杯,仔细嗅着红色液体。

“当年的波尔多地区因为沼泽过多无法种植葡萄,所以The Moutons在南方购置了葡萄园供皇室用酒”Ben嘬饮一口,嘴唇粘上了红色液体,在灯光下反射好看的颜色。

“Mr Linus,我懂你的意思,中国有句古语——良禽择木而栖。如果说我的假死代表我的势力范围真正划归到你的地盘上,那现在我是不是可以好好品鉴您的红酒了呢?”

“恐怕没那么容易,sir。刺杀Reese的凶手是你,再怎么掩饰也是你。Mr Elias,可以说Hobbes已经猜的差不多了,你是假死的”

Elias放下酒杯,拿起盘子里的子弹“so?你这是摆了我一道?让我假死,现在又让我死吗?”

“对不起Mr Elias,我不确定Mr Hobbes是不是真的没有你的势力,而且刺杀Reese的事情我需要除了你我没人知道,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你的人已经被抓了”Ben耸耸肩“为了保险,你必须死”

“没想到Mr Linus是这么冷血的人。”Elias推了下眼镜,满屋的红色仍然让人感觉冰冷。

“你早该想到的”

“那我还来得及喝完这杯吗?好酒不可多得”Elias无惧生死,这种威胁自己生命的人很多,但现在他只想喝完这杯木桐。

Ben歪下头,喝了口酒说“继续,最后的晚餐,cheers”


“嘭!”



评论(9)
热度(12)

废话很多

一个爱各类美人儿的桃
你永远也不知道时差党的更新时间(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 废话很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