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her

Stay with me 第一乐章【牛肉面 九】

Ben挥挥手让手下把Elias的尸体拖走,幸亏Elias还算是懂得怎么开枪,脑浆和血迹均匀的喷射在旁边的褐色拉花墙壁上,椅子上倒是没有。不然Hobbes可不愿意坐脏的椅子。Ben重新给自己倒了杯Mouton,手指还是放在腿上,不过节奏变得急躁起来。

等候果然是最恼人的,Ben尽管一开始是平静地嘬饮红酒,但是一个小时后,一瓶红酒被Ben喝光。两小时后,烛台上的蜡烛已经化成一淌红水,只剩下最后的残影,地上已经满是高脚杯的碎片。外面的侍者听着里面的动静心惊胆战,那个人再不来,怕是要把桌子掀了。


“Little Ben,红酒味道感觉怎么样啊?”Hobbes扭着自己的领带,像是踩着圆舞曲节奏一样,走进了红色的房间。

Ben把杯子里最后一口红酒送进口,忍住掏枪的欲望,又倒了一杯, “Hobbes,从下城区到这只有不到三十分钟。而你从厂房出来到这,正好是两个小时零四十三分钟。那么,Mr Warden,你是路上遇到鬼了还是车抛锚了跑过来的?”

“哦,little Ben,你这么关心我的行踪啊,连时间都算的刚刚好。”Hobbes摸上Ben的椅子,把脸靠近Ben已经空了的高脚杯闻了两下,Ben的气息还喷在hobbes的颧骨处“嗯,木桶发酵的味道和酒香醇厚,这一定是mouton的精品,对么little Ben?”Hobbes歪过头看着Ben,两人的距离可能还能塞进去一片口香糖。

Ben反射性地向后,靠在椅子上,也许是红酒的酒劲刚刚上来,加上灯光的映射,Ben的脸红了,还有两人的姿势,更像是害羞“如果想喝,酒在对面。还有Mr Hobbes,叫我Benjamin!”

Hobbes迅速起身,抚平身上的褶皱,瞥了一眼下方脸红的Ben还是忍住了吻上去的冲动,转身走向对面。

Ben赶紧整理衣服,脸上好像是火烧一样的红,这不是自己。Ben捡起一块碎片,攥紧手心里。果然,在Hobbes面前自己永远都处于下风,但是现在,清醒多了。

Hobbes优雅地完成着鉴酒顺序,又是半个小时。这次Ben是真的怒了,“Willard,酒还好喝吗?”

“当然,Elias的眼光可不会错。”hobbes继续摇晃酒杯。Hobbes就知道Ben会沉不住气。

“你来找我不知道说什么?!Hobbes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

“我还以为你有话要对我说”Hobbes耸耸肩“你不说,我有酒喝,还有什么比这更舒服的吗?”

Ben放下手里的杯子,“Elias死了”

“我知道”

Ben起身,打开身边的老式唱片机,大喇叭里传来振奋的四音“John Reese是我让人杀的,可惜,人太笨,连死都没死。Hobbes,这首还满意吗?”

Hobbes放下杯子,摸上胸襟上的第三粒纽扣,脸上早已没有表情“Beethoven的Fate Symphony,Ben你真是太了解我了。”

Ben笑笑,说“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吗?我可是差点杀了你弟弟。”Ben知道不能顺着Hobbes的话说,不然,你早晚都会掉进他设好的陷阱。

第五交响乐实在是Hobbes的最爱,各种乐器轮回模仿后,出现了一次比一次紧张的浪潮,圆号奏出了命运机动的变体。“你还能记得住你杀过什么人,John太幸运了。我杀的人太多,早就记不清了。”

“那这太正常了。”Ben没有入座,转身去了储酒柜又拿了一瓶。第二主题的抒情旋律,温柔的音乐背后,却隐藏着不安的色彩。

Hobbes看着已经变干的烛台“我知道你为什么杀了John,不,准确的说,误杀。所以Elias不得不死,剩下的我还要说吗?”

随着命运动机的逐渐出现,音乐又回到了不安的音调,无休止的反复,力度不断加强,

Ben的动作停滞了一下,就是这种该死的感觉,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然后该死的把别人攥在手里。Ben抓住红酒起瓶器的的螺旋针,狠狠地捅进软木塞。“继续,Mr Hobbes,不是所有的事情你都可以了如指掌”

突然,命运的动机又闯了进来,以最强的音响不断重复,形成了戏剧性高潮。

Hobbes扯了一下嘴角,扬起下巴喝光了杯里的酒,勒紧的衬衫领口上引渡出一片略白皙的弧度,喉结上下浮动。Ben刚转身就看见这一幕,自己都觉得自己变gay了,恨不得一枪崩了这朵花。

Hobbes低下头看水晶杯,侧脸竟然显出一丝落寞和失望“我知道你其实想杀的是我,John是个替身。Elias根本不想死,有人提前进去安装了塑料炸弹,并且制造出了煤气泄露的假象,但是Elias还是死里逃生。所以在两个半小时之前,他死了,因为他手里有你的秘密。”Hobbes用力吸气,又把胸腔里的空气全都吐出去。

音乐直接进入了再现部,双簧管的悲鸣和缓慢哀伤的音调,强有力的敲门声四音却突然被打断“我不知道你的秘密。没错,Ben,我没法把所有的东西都掌握,特别是你。”

Ben愣住了,他手里还托着鹅颈瓶。他知道Hobbes一定会知道一些,Elias和误杀的推理还是让他吃惊。他根本没有要杀了Hobbes的心,的确John是他让Elias杀的,这就是一个警告,而且Elias的成分也在里面!

“不是的Hobbes,你错了!我根本没想杀你,而且主意和想法都是Elias出的!”Ben手里的红酒差点溢出,脸也因为紧张而通红。

悠扬柔美的乐调出现后,激动不安的情绪才稍显平静。

“Ben,人已经死了”Hobbes以冰冷的眼神看Ben“酒要洒出来了,这么珍贵的酒洒了多可惜。”

Ben这才想起手里面还有酒,急忙走过去给Hobbes倒上,手还有些抖。“我真的没有Willard,请你相信我”Ben第一次用这么柔和的语气说话,还用了please。

Hobbes以根本看不出来的弧度笑了一下,又把笑藏在红色的液体里面。光明与黑暗的斗争不没有结束,在庞大的尾声中越来越激烈。

Ben攥着手心,手心有些潮,弄得伤口很疼。把自己从再次不清醒中拉了回来,自己竟然还对Hobbes说了please这个词,醒醒,你现在还是Benjamin Linus。

Ben深呼吸,向前躬身“Mr Hobbes,为了表示我的歉意,Elias的地盘,我分给你一半”

Hobbes继续摇晃酒杯说,“对不起,我没兴趣”

Ben又攥紧了手,尽管忍气吞声,但还是有些恶狠狠的语气“那你想要什么?!”

音乐发展气势锐不可当,鲜明的力度对比,紧张的和声发展,形成了全乐章的最高潮!

Hobbes一把拽过Ben的胳膊就把人拉到了眼前,用自己独特的沙哑声音在Ben耳边说“当然是你了”之后Ben感觉自己的嘴唇被一只狼咬破了,他使劲地捶hobbes想要挣脱,却被抓的更紧,把手腕掐的生疼。

Ben一直紧闭牙关,想趁Hobbes不注意咬他一口。但Hobbes不可能让他得逞,舌尖沿着口腔内壁划过搜寻红酒的味道,但还是不够。Hobbes用力撕扯Ben的嘴唇,Ben不知是因为疼还是享受地哼了一声,松开了牙关。瞬间Hobbes的舌头侵占了Ben的口腔,吸吮,不,是吞噬着带着红酒味道的鲜艳红唇。他不停的吸吮Ben口中的涎液,微甜又带着血和红酒的味道让他欲罢不能。

Ben气得脸更红了,但在Hobbes眼里却是满满的害羞。Ben用脚狠命地踩Hobbes新的翻毛皮鞋,但Hobbes仍然无动于衷,反而把Ben翻个身扔在宽大的座椅里面。Ben感觉自己的腰要断了,今天定制的脚架明显可以蒙混过去,但没想到Hobbes这个禽兽总出乎意料地伤害自己。

第一乐章消失在最后的合奏中。
——————————————————————————

我,卡肉了。。连肉渣都不能满足你们_(:_」∠)_还愉快地爆了字数,抽我吧QAQ

还有关于命运交响曲,大家可以听一下。。 乐评什么的我也不会写QAQ大概就是这意思_(:_」∠)_专业人士别打我。。orz

因为po主要上学了,很可能没时间更新,但是我不会坑的,真心想写完这个,有时间我就更!所以小伙伴们记得爱我QAQ我也会爱你们,么么哒~(>^ω^<)

评论(5)
热度(22)
  1. 一念之差🍑Peacher 转载了此文字

🍑Peacher

Ebenji就是我的命!!!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我回来啦w

© 🍑Pea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