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her

Stay with me【牛肉面十】

大家久等了~谢谢你们么么哒~你们是喜欢be呢还是be呢还是be呢~【滚走】
——————————————————————————

Harold刚刚关上病房的门,John马上拔下输液管,小心翼翼地脱下病号服,后背上紧实的肌肉以看不见的频率颤抖,胸口上的纱布还渗着血。John紧皱眉头,套上了早就准备好的衬衫西服。Harold应该回店里去忙了,现在正好医院里没人查房,可以偷偷去店里找他,当然不能带着耳朵,不然harold的唠叨可受不住。


小小的门店还闪着亮光,里面有个闪烁的身影。John冲店里嚷了一声Finch,没人应。

“老板走了!今天打烊了!”里面打工的年轻人使劲地擦着桌子。

John看着空荡的店铺,心里有种恍惚不安的感觉,裤子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一下,两秒后john脸上呈现出更加阴冷的脸色,简直和Hobbes一模一样。

黑色跑车消失在夜色中,汽车座椅上的手机显示的是一个熟悉的地址和名字。


Ben死死地抓住Hobbes的衣服,但依然无用,两个人的唇好像是粘在一起。Ben从反抗也变成了嘴里含糊不清的咒骂,就连时间也静止在那里。

砰的一声过后,一个男人的出现打破了暧昧的红色情愫。John的表情像是打翻了的有毒试剂,周围的空气开始升温。

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僵硬了几秒,Hobbes起身整理自己的领带,Ben还处于大脑空白的阶段,领口敞开,赶紧呼吸稀有的空气缓解窒息的刺激感觉。

Hobbes深吸一口气,拿过一个杯子,走向John“喝酒吗?”

John低着头,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给了Hobbes一拳,右胸口的白衬衫顿时被染红。Hobbes摸摸擦破的颧骨,盯着John,同样的,John不示弱地用眼里的怒火瞪着Hobbes。

“Benjamin Linus,这是我的弟弟John,让你见笑了。”Hobbes实际上是让John知道这不是他的什么牛肉面老板,这个可比Harold不省心多了。

Ben眼神闪烁,飘忽不定,不敢看John的眼睛。他知道这个时候早晚会有,但是超出了掌控,自己有什么破绽了吗?不可能的,和hobbes一共在一起才几个小时,John面前不会的。。。他感觉自己的神经开始剧烈跳动,hobbes和John的脸混在一起,模糊到重影。

“Ben…"Hobbes也开始疑惑John的到来到底怎么了,Ben这个反常的表情。原来在谁面前都不会这样,难道……

“……Ha...Benjamin Linus”Ben伸出手,尽管是一张和hobbes一样的英俊脸庞,可John的眼睛让他说不出一切谎言。

John也犹豫了好久才伸出手,两只手碰到一起,John眼睛眯着,仔细感受。一个小麦色的大手仔细摸索着略显苍白的手掌纹路,持续了半分钟。Harold,你为什么要这样?

Hobbes的声音从后面传来,“Finch,你还有酒吗?”

Ben忙松开手,走向酒柜应着说“有,有……”顿时停住,血液是被东住了吗,好像不流动了。头皮发麻,手里还有刚才John手里的余温。脑子里一片空白……

无至尽的沉默让血红色的房间静的可怕,三个人的表情让屋子里更加冰冷。无畏的三角关系?不,怎么可能,在这三个人面前毫无关系可言。

Hobbes先打破沉默,语调阴沉“你是谁?”

Ben沉默不语,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Benjamin?Harold?还是其他任何一个名字?

又是死一般的寂静,John哑着嗓子,声音像是被泡在了海水里“Harold,你累了,我们回去。”

肩上的伤没有停止流血,但是John感觉不到这些。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harold,手心里大拇指下面的位置有一个疤痕,那是因为他为自己煮面碰到锅边上把手烫伤了,而自己就在旁边。

“回去?回哪?Johnny你真是越来越可笑了,开始喜欢上想要杀掉自己的人。”Hobbes摸摸颧骨上的伤口,讽刺地看着自己的弟弟。“哦我忘了,可爱的Mr Finch给你读的报纸上可没有真相。”

“Shut up Willard!”John在生气的时候会叫Willard,说着就拉住Harold的胳膊往外走。他并不是个爱逃避和妥协的人,但是事实残酷得可怕。在Willard面前,他永远是最忠诚的士兵和被保护的弟弟。

“你根本就不瘸,little Ben”Hobbes幽幽地说,John也猛地停住“噢原谅我还是忍不住叫你这个名字……”

John冲到Hobbes面前,揪住他的衣领,愤怒的眼神像是要烧掉一切谎言,哑着嗓子说“Willard,我说过,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包括现在。所以,闭上你的嘴!”

Hobbes闭上眼,伸出修长的手指用力摁John的伤口。尽管纱布包裹了数层,还是止不住蔓延全身的疼痛,血濡湿了白衬衫,John不得不松开手。

Ben的手一直紧紧攥着,指甲甚至陷进手心里,他真希望有疼痛来告诉自己还活着。或许事实是这样的,可是感受不到。

Hobbes抚平身上的褶皱,瞥了一眼满头汗珠的John和处在空白状态全身颤抖的Benjamin,“Little Ben,你的跛腿只是心理作用,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Hobbes看向Ben黑皮鞋周围的血渍,“你带了脚架来掩饰自己的疾病对吧,可是你根本就没病!可怕的心理作用啧啧”

Hobbes看着一脸苍白的Benjamin,习惯性地摸上袖口。John现在的神经脆弱不堪,感情用事终究于己不利,可为什么看到这双水蓝色的眼睛,心里有疼的感觉。

Hobbes缓缓围着长桌走,手指略过桌边的欧式螺纹,冰冷的金属质地是他的最爱“Daul personality,双重人格。一个人具有两个以上的、相对独特的并相互分开的亚人格,是一种癔症性的分离性心理障碍。恕我大学心理学拿到了A,学科毕业论文辩题就是这个。Benjaming我说的没错吧。”这完全是陈述句,Mr Warden不需要问别人是对是错。并没有停顿,Hobbes继续摸索新的纹路“Harold Finch和Benjaming Linus两个完整的人格,你成功了。Willard Hobbes被弄到倾家荡产,John差点被射中心脏。除了杀了你,我真是想不到别的办法了……”突然Hobbes停下手指,脸色也没有了刚才的淡定自若。

“Hobbes……怎么了?”坐在椅子上的John看着不大对劲的哥哥。

Hobbes在桌子下看了一眼,脸色阴沉地可怕。John感觉事情不对劲,起身去Hobbes的位置查看。半导体的小红灯闪烁,计时器上还有一分钟倒计时,再看看手表,秒针还有一圈就到午夜的12点。Ben好像回过神来,冲去开门。

“你觉得Elias会给你活路吗?”Hobbes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评论(16)
热度(20)

🍑Peacher

Ebenji就是我的命!!!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我回来啦w

© 🍑Pea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