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

New Killer Star 04 重逢 Reunion【上】

Word最近就跟抽疯一样一直卡又乱码,搞的到现在才写完...写了四章终于开始步入感情线主题了【简直渣orz...Hobben嘛,不是Bad Romance怎么行【捂脸】我又开始玛丽苏典狱长了...反正他俩就是爱着恨,恨着爱【我也不知道自己说的啥【。

=======================================


Benjamin此时正坐在车里,握着方向盘的手心里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指尖甚至抠进了真皮的座椅里面,留下一个个月牙形的痕迹。

 

他想了无数的诡计怎么套出来Hobbes集团的秘密,怎么让不可一世的Hobbes难看,甚至是关于Hobbes的一切八卦他都想知道,可是现在他却大脑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只想快点采访完就好。

Ben把狭小空间里几乎是所有的氧气吸进肺部直到把胸腔弄的生疼才下了车,抬头看矗立在市中心的高大的写字楼,分成一个个小格子的窗户只折射出一个亮灯的房间,在顶楼。平安夜小员工一定是和家人团聚去了,只剩下Willard还在加班…Willard?这个名字好像是在Ben的脑海里打上了烙印,Willard Hobbes,十年前他就想要彻底把这个名字忘掉,可是到现在他都还在那里不曾动摇。

Benjamin扯了一下嘴角,像是在嘲笑自己手心出汗的慌张。这就是个专访罢了,还能是什么呢…今天的新月像是美人的眉毛,宛若柳叶,Benjamin更觉得它像是一把镰刀,硬生生地插在Ben的心上,伤口也许已经愈合,而刀却已经和心连在了一起。同样是惨白的月光,简直和那天一模一样。

 

 

Hobbes俯瞰着整个纽约,无数的霓虹灯点亮了这个繁华都市,可是Hobbes只看得到Ben,尽管这个角度他只能看得到一个渺小的人头,但是Ben是发光的,在他的眼里Benjamin就是一颗耀眼的明珠…

Hobbes看着窗户上的自己又抚平耳鬓处的一根头发,为了今天他特地定做了一套新的三件套,又仔细打扫了办公室——即使房间本来就很干净。他摩拳擦掌就是为了今天的重逢。

 

 

Benjamin还是选择礼貌性的敲三下门,走了进去。

 

空旷的办公室一切都是Hobbes的专属标记,蓝色的墙纸上是一只巨大的蝴蝶,杯子上的蝴蝶图案,书架里形形色色的标本和毫无尘杂的办公室,甚至椅子上都标记着Hobbes的名字。多少年了,Hobbes的独占欲还是这么令人压抑。Benjamin又朝前迈了一步,参观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巨大房间。

屋里的空调开的很足,Hobbes怕冷,没到冬天他都会把自己的房间弄成春天的暖室一样潮湿温暖。还有茶几上的水仙花,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是要每天换一支插在花瓶里。Ben拉过一支花凑到鼻子边轻嗅。


“Ben,好久不见了.”Hobbes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Benjamin突然直起身,却来不及调整出适当的表情来面对眼前这个男人,他硬是调动面部上的肌肉扯出一个记者应该有的礼貌微笑。他当然不知道自己笑的有多难看,连Willard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身上的领带不搭配鞋的颜色。


Benjamin马上收拾好心情,做出一副伪君子的笑容,“MrHobbes,幸会,先说声Merry Christmas”Ben坐进沙发里,翘起一条腿,冷笑着说“我们什么时候见过,又何来好久不见一说呢?Mr Hobbes真是幽默…”

 

Hobbes迈开大步坐在Benjamin对面的沙发里,“都说了别来无恙,Ben…”桌子上摆着两个笛型杯,Hobbes拿起冰桶里早已经准备好的一瓶香槟打开,给两个杯子倒上“以前我买不起这些名贵的酒,你就从跳骚市场花几块钱买回来空瓶子,再灌上不值钱的小摊货,骗我说这是你稿费到了买回来Perrier Jouet的香槟庆祝……”

 

“够了!!!”,Benjamin把脸底下去,愤怒地吼了一声,制止了Hobbes的回忆,他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Hobbes随便的几句话就像是沼泽一样把他拉回曾经的美好却又年少无知的爱情。

                                                                                                     

Benjamin抬起头,脸颊甚至有些微红,“Mr Hobbes,我的任务是赶紧作完采访,发稿,在午夜钟声敲响之前回家睡个好觉。至于你说的那个Ben,我不认识他…”Benjamin不去看Hobbes的脸,把头撇到一边去,突然看到了Hobbes书架里的一张照片,Hobbes搂着一个金发女人,两个人笑得灿烂幸福,无名指上还有一枚发亮的钻戒。

 

Benjamin愤怒复杂的心情顿时烟消云散,他并不是不生气了,而是把怒气和羞耻转变成了报复的动力。他们既然已经不再属于彼此,那么,又何必让他过的这么愉快,还有了幸福的家庭?这么多年自己受这么多煎熬痛苦,为他担惊受怕权衡利弊,他却安然自得地享受荣华富贵,世上没有这个道理。他优雅地端起了酒杯,摇晃了两下。

 

Hobbes笑了,他的Ben就是这么喜怒形于色,还像一个小孩子一样。Hobbes也举起酒杯,翘起长腿,高品质的西裤紧绷着包裹住强壮的大腿,“好吧…还是正事重要。我希望这是一个公事公办的场合,但是我不喜欢任何电子产品。现在的电子产品就像是人际关系交往的毒药,我还是希望我们的对话是没有任何功利色彩并且让人印象深刻的,而不必被这些东西破坏我们的感情,你说呢?”

 

“正如我意,Mr Hobbes,公事公办是最好的了,何必又谈论这些身外之物呢?”Benjamin在心里狠狠地嘲笑了自己,看吧,你也不过是“公事公办”。他挑着眼看Hobbes特地穿了骚气的高级定制包裹着的身体。十年可以改变很多事,但是岁月又好像是偏袒了Willard Hobbes,还是紧致的肌肉和背部线条,脸上没有了那些青涩的痕迹,眼周的细纹又添了些成熟和稳重。

 

Ben脱掉外面的大衣——房间的温度还是太高了,只剩下一件黑色高领的毛衣。他偏过身子斜三十度面对Hobbes,从颈部到臀部的完美曲线和沙发凹陷进去的阴影构成了一副后现代画作,而观赏这幅画的人正饶有趣味地寻找着曲线末端和阴影的交汇处。

 

“那么我们直接步入正题吧,Mr Hobbes,今天的主要话题是您的人物专访和对世界金融体系未来走势的评估”,Benjamin把手放到膝盖上,开始了正式的第一个问题,“十年前,您还是个刚从学校走出来的金融系的硕士研究生,而就这短短的十年时间,一头华尔街之狼冲出金融危机的困境,在残酷的华尔街竞争中拔得头筹。是什么信念让您有了这样的华丽蜕变呢?”

 

Hobbes笑了,嘴唇一张一和说了四个字母,“L~O~V~E~,是爱。当你心中有了你所爱的人,不论什么困难你都会战胜的不是吗?”,Hobbes看了看茶几上的水仙花,“当一株植物没有了肥沃的土地,没关系,只要有水就可以,而爱就像是水一样,不可缺少。”

 

Ben也笑了,他知道Hobbes就会说些冠冕堂皇一点错都挑不出来的官方的答案,但是光有这些对于Ben可是完全不够的。他要听到不一样的,其实就是想听到这个人是谁,或者换句话说,他就想这个人是他,必须是他。

 

“那这个支撑了你走了十年的人一定对您非常重要,他肯定在背后做了很多不寻常的事,就像俗话说的,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永远都站着一个…唔……你放开我!……”Benjamin的尾音消失在了一个霸道又绵长的吻里面,他的腿被膝盖顶开,分在两边,男人用宽厚的后背和两条漂亮的胳膊把他锁在了沙发里,让他动弹不得。男人的力气甚至把他的牙齿硌得发出细微的碰撞声,马上他嗅到了血的味道。

 

Hobbes从听到he这个词的时候就抑制不住要吻这个人的冲动了,无论Benjamin说什么话,做什么事,甚至是喝了什么东西他都喜欢,喜欢到要把他的一切都掌握在手心里,喜怒哀乐都归自己所有。他就是想要把他吃进去,细细品味着对方的嘴唇,果然还是像香槟一样让人振奋。

 

================================

最近就先不写Hobben啦,先搞定别的小坑,再回来填这个...真是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呵

又好想写那个返老还童qwq还是放不下【滚

等写完狗医生的就再开【被暴揍【都答应东仔了的~


评论(14)
热度(13)

废话很多

一个爱各类美人儿的桃
你永远也不知道时差党的更新时间(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 废话很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