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

Mamihlapinatapai【RF 一发完】

傲娇的俩老头的少女心和小别扭【。不知道大大们的lof名字就不在这里圈了,微博下见~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也会orz

=======================================


Finch一直对Reese先生时不时就把他们扮成一对伴侣执行任务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羞于面对Shaw在耳机里的冷嘲热讽和有这样一个高大帅气的伴侣——搭档撑脸面有些小骄傲之间他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看了脚边的Bear好久,给Bear脖颈上银白色的铭牌摘了下去,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Finch,Baer项圈上的铭牌呢?”Reese还是发现了Bear跑动的时候没有独特的金属碰撞的声音。

 

“也许是它和Silence【1】玩的时候弄掉了…”Finch还是打错了一个代码,又偷偷删掉。说谎的时候一定不能看对方,不然一定又会被Mr Reese看破,然后把今天的甜甜圈和咖啡的账单全让他买单,虽然这不是什么大钱,但总是会被卖甜甜圈的老奶奶用一种“祝你们幸福”的眼神目送他们离开,Finch总有一种芒刺在背又窃喜的错觉。

 

Reese把Bear从身上扒下来,大步走到Finch的背后,“Harold,别撒谎了,我看见你摘下来的,这是可以证明Bear身份的东西,R&F…”

 

“Mr Reese,我们的关系没有你想的那么亲密,这条狗只是我帮你养而已,你不必把Bear的脖子上挂着这个就好像我们是…”Finch转过身体看了眼Bear,声音越来越小,他又说谎了,Bear湿漉漉的眼睛还看着他呢…

 

“就好像是什么?R&F,Finch?Fusco?Fruit?好像谁都可以嘛…”Reese摸摸鼻子,故意气自己的老板,看着他撇到一边还有些脸红的样子就非常想…欺负他。

 

但是Finch好像真的生气了,推开舒适的转椅,拿起衣架上的驼色大衣,拎起Bear的绳子头也不回地往外走,“Mr Reese,今天的号码我已经委托Detective Carter解决了。”

 

Reese还是把你要去哪这句话憋了回去,反正问了也永远是一句“我是个注重隐私的人”的答复。他赌气一样地把自己摔在转椅里面,一只脚用力蹬了一下桌子转了一个圈,又把长腿放肆地搭在老板的电脑桌上面。

 

Reese抓过桌子上的煎绿茶的纸杯里里外外看了个遍,还是不明白为什么Finch会喜欢这种味道古怪的东方饮品,也想不通为什么Finch怎么还是不能接收到他的爱意呢,每天早上的煎绿茶,通话时的亲昵语气,甜甜圈每天换着样子买到现在才知道他最喜欢的味道是街角那家的多加巧克力酱和杏仁碎少糖霜的波士顿奶油甜甜圈,晚上无论什么时候都给他发一条晚安的短信…

 

Reese想了很久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刚才的话是故意气Finch才没经过大脑才出口的,当时他可是特意刻得这个铭牌,看着Finch一瘸一拐地走又有点后悔,当时就应该追过去。Reese生Finch的气,更生自己的气。他懊恼地把杯子扔进垃圾桶,神经质似地转着椅子。

 

 

Finch刚从图书馆出来,大片大片的雪花打在他的脸上,有的挂在他的睫毛上面,有的融化在他的鼻尖上,他把脸缩在羊毛围巾里面。

 

他等着Reese说I Love You,就这三个词,他不敢说出口,怕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句话就像是一颗尘土一样躺在Reese的墓碑前。他是生气Reese说R&F是Fusco什么,生气Reese对他这么好自己也快要爱上这个男人,埋怨自己羞于表达。他当然知道Reese每天做的这些事,只是强迫自己视而不见,给自己鼓足勇气接受他的爱,好像这不是正确的时机…

 

Finch缩了缩脖子,又是讨厌的冬天,寒气袭人,脖子里的钢钉也是疼得直入骨髓,还是好好回家睡一觉好了,Finch浑浑噩噩地想着。

 

 

接下来的好几天两个人都像是没有了联系一样,即使是有号码,Finch也只让Shaw和Carter、Fusco他们去解决。而Reese也是整日无所事事,或者整日蹲在家里装了卸卸了装一柜子的枪,或者找老韩下几盘棋又落得全盘输,甚至不想叫外卖,饿了也只是塞几口面包和咖啡,没有Finch在身边什么美味都是乏味。

 

 

第五天,就连Shaw也忍不住吐槽加白眼自己的老板“还像个小姑娘一样不敢和心上人告白”,又被身边诡笑的Root加了句“估计心上人都快要病死了才敢呢~”

 

Finch还是面不改色地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像是没听见两个姑娘说的话,心里却着急Reese到底怎么样了,生病了?还不给他打电话,又不和别人说。Root知道应该是机器告诉的,那机器怎么不直接告诉他啊!明明他才是管理员!算了,还是先去看看Reese怎么回事吧,总不能一直病着。其他的…就先算了,等他好了再说。

 

“Ms Groves,Ms Shaw,抱歉麻烦你们先值班,我有点事先出去,再见。”Finch斗争了一会还是决定去看看。

 

Shaw挥挥另一只没抓着鸡腿的手表示再见,马上感到肋骨上被人推了一下。

 

Root在旁边捅正在吃鸡腿的Shaw,“我就说他肯定得去John家,拿钱。”

 

Shaw用没有油的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二十,又马上抢回去,“再赌他俩什么时候上床?我觉得今天晚上肯定行”

 

“明天”,Root从Shaw手里扣走两张纸币,“一码归一码,这钱算是我的”

 

Shaw把嘴里的骨头吐出来又塞进去一块巧克力。给了Root无数个白眼之后还是嘲笑Finch和Reese两个老头羞涩成这样是要怎样。

 

 

Finch在Reese家门口犹豫了好久才敲了两下门,一阵风吹过以后门开了。

 

“Harold?!你怎么…”Reese马上把门打开让Finch进来,他还穿着睡衣,头发没有平时的一层发光的发胶,杂乱的灰白色头毛像是一个鸡窝一样顶在Reese的头顶。

 

“Mr Reese,这只是老板对员工的慰问而已…”Finch看见垃圾桶里的药盒,还是说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哦…你先找个地方坐,我去给你倒茶,家里太乱这几天也没收拾…”Reese脸上闪过一丝失望,有些不知所措,又踢翻了垃圾桶,里面的空药盒调皮地滚了出来。Reese在心里骂了一句,马上把垃圾收拾到一边去,无奈地对Finch笑着说“对不起Finch,我好像四肢被石头拖住不会动弹了一样,总是毛手毛脚…”

 

Finch弯腰捡起脚边的一团卫生纸扔进垃圾桶,坐在床边,“不用了Mr Reese,我只是来看看你怎么样了…”

 

没有良好的身体锻炼和饮食的结果就是很容易生病,果不其然,在冷战的第三天,Reese生病了。通常Reese的解决方案是放任自流然后挺挺就过去了,但是这次的病毒好像特意和Reese过不去,所以就在刚才他吃了一片抗生素进去,又好不巧地被Finch看到。

 

Reese耸耸肩挨着Finch坐下来,有点紧张地攥着睡衣的一角。Finch把手拘束地放在膝盖上,把眼神放在椅子上要掉下来的大衣上面。两个人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一个挺直腰背穿着三件套的男人和一个穿着松垮睡衣缩成一团的男人在一个画面里有一种诡异的温馨感,Shaw看见的话一定会赶紧在嘴里面塞进去一块巧克力压压惊。

 

Reese看着夕阳西下,冬日的阳光一点一点地从屋子里逃脱,漆黑蔓延在房间里。他想赶紧说点什么来打破这种尴尬的气氛,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才能让Finch留在身边,天黑了估计Finch马上要去吃饭就离开这个地方。没准不说可能还能再多呆一会。

 

Finch又犹豫了好久,到底要不要说出口,看到他什么事都没有才能安心,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Reese的一切他都关心至极,Finch觉得自己就要把那句话说出口了,可是Reese又没有任何说话的迹象,万一自己说了又被拒绝…

 

又是一阵沉默。

 

“Finch…”

 

“Mr Reese…”

 

两个人同时说出口又同时闭上嘴,Finch和Reese把头撇到一边去,又是同时说,“你先说…”

 

Reese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蠢,就像是粘着圣诞老人的长胡子在商场门口吸引小朋友买糖果也没有这么不知所措过。

 

Finch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蠢,哪怕是在卖甜甜圈老太太说祝你们幸福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尴尬过。

 

还是沉默…

 

而在图书馆的Shaw表示自己再也忍不住了,拿起手机就给Reese发短信,嘴里还嚷着,“你俩要是再不说话Reese家的摄像头都快被闪瞎了…”

 

Root还在涂指甲油,一把把手机抢过来,“你这算是作弊,你着什么急啊,这俩人都不着急……”

 

Shaw赌气一样地窝在沙发里,“俩男人磨磨唧唧的真是急死我了,呼…”

 

Root妖娆地举起修长的手指,“她会帮他们的”

 

 

一声清脆的铃声打破了尴尬的局面,不,是两声,两个人的手机都收到同样内容的短信。Reese看完以后笑了,Finch就差把脸埋进被子里面,心里想着给Shaw扣工资。

 

“Mr Reese…”Finch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热。

“Harold,I love you”Reese突然抓住Finch的手,着实把Finch吓了一跳,他能看见Reese的眼睛里还有微微的闪光,衬着蓝绿色的眼睛。

 

 “Mr Reese,你好像还发着烧…你的手心好烫…”Finch感觉自己又脸红了,小声地说,“按照通常的病人治疗方法,吃完药之后你应该好好休息,吃蔬菜水果,不要总是吃这些没营养的东西…”

 

“那你愿意留下来照顾我吗?”Reese攥紧了手,他怕再不说Finch就会从身边溜走,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说这些话了。

 

Finch笑了,他点点头,“是的,John,我愿意…一直都愿意”,说完他主动凑上去吻住了生病男人的嘴唇,双手抱上了男人宽厚的肩膀。

 

Reese紧紧抱住Finch,贪恋他嘴唇的温度和清新的绿茶味道,想要加深这个来之不易的吻,却想起来自己还在生病,他温柔地推开Finch,抵着他的额头笑着说,“我饿了,都还没吃晚餐呢~”

 

Finch脑门上感觉滚烫,他才想起来Reese还发着烧,这么冷的天还穿着单衣和自己坐了这么长时间。Finch顿时感觉坐立不安,埋怨自己怎么不早点发现Reese还在生病,伸手去开灯。

 

Reese坐在床边,身上还是一身单薄的睡衣,领口和平常一样大敞四开,脸上是病态的白,脸颊上还是两坨不正常的红晕。Finch把男人塞进被子里面,“你先睡会觉吧,Mr Reese,我让Ms Shaw去订餐,你想吃法国菜泰国菜还是中国菜?我觉得还是清淡一点好,你还在生病……”

 

Reese把左手从被子里面伸出来握住Finch的右手,哑着嗓子说,“只要你在我身边什么菜都行”然后乐得看见Finch的脸一点一点变红。

 

Finch又从口袋里掏出Bear的铭牌放在Reese手里,“现在你能和我解释一下R&F是什么意思吗?”

 

“你说呢?”Reese紧紧握住Finch的手,笑着闭上了眼睛。



Root冲着Shaw伸手,”拿钱“

====================================

【1】R雨的条漫里面有只狗叫静静【并没有】Bear肯定是被闪瞎狗眼想静静了,所以就...【好吧我的恶趣味【。

====================================

这快要成最近RF梗的大杂烩了【捂脸】

关于Mamihlapinatapai这个词是怎么来的http://weibo.com/wtfact看这里哟~

评论(6)
热度(40)
  1. 人偶桑废话很多 转载了此文字
  2. himse1992废话很多 转载了此文字

废话很多

一个爱各类美人儿的桃
你永远也不知道时差党的更新时间(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 废话很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