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her

也许

作死大法好,今天憋肉和写文搞了一个晚上加一个下午orz战绩是6000左右【分了两部分写

肉真的不香QAQ我实在不会

不虐 我们不虐

==============================



Finch觉得脖子疼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低头看着手里的照片发呆太久了。

 

“早上好,Finch”上挑的尾音很容易让人识别。

 

Finch利索地把相框塞进桌子下的抽屉里,“早上好,MrReese.”Finch僵硬地站起来对自己的上司打招呼,他的确是腿脚不好的那一类人。

 

高大男人眯着眼看Finch,笑着问他,“你在看什么?Harold?”

 

Finch紧张地抿着嘴唇,圆片眼镜下蓝色的大眼睛不安地看向桌角的一盆兰草,“Mr Reese,我是个注重隐私的人。”Finch的回答永远是这一句让人更想窥探他隐私的话。

 

Reese知道这是小个子男人紧张时固有的小动作——抿着嘴唇,再往右边偏一点,像是一只兔子。这让男人忍不住想吻上去。

 

“没什么那你紧张什么?现在是上班时间知道吗?”高大男人乐于看见自己的秘书露出这些可爱的动作,这是一天好心情的开端。

 

 “我认为您的手表需要重新校对了,Mr Rees。现在离上班时间还有四分钟。”Finch不卑不亢地回应男人的刁难,拿起一个文件夹双手递给男人,他的手在小幅度地抖动,声音尽管坚定但还是有些细小的颤音,他的确有些紧张,“这是今天需要签字和查看的文件,开会需要的幻灯片和报表已经发送到您的邮箱了。”

 

Reese夸张地挑了一下眉毛,从背后拎出来一杯饮料,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Well,奖励你的冷静和效率,Harold。煎绿茶的温度正好,你会喜欢的。”他已经对Finch这种无趣又刻板的说话方式习惯了,他喜欢Finch说话时候尾音轻微有些颤,喜欢他紧张时候的嘴唇,固然也喜欢给他买煎绿茶。

 

说完男人便走了,转身走进自己宽敞明亮的办公室,Finch的办公室就在他的隔壁,只隔着一面玻璃墙,而且他特意没有给Finch那间的玻璃上安装百叶窗,这方便自己观看Finch一切动作。Finch除了有特别紧急的事情绝对不会去隔壁的办公室找Reese,所以Reese才像一个毛头小子一样耍尽心机让自己随时都能看见自己喜欢的人。

Reese废了好大的功夫才知道自己的秘书喜欢和一种味道古怪的东方饮料,于是每天早上来的时候都会绕一个大弯买一杯绿茶再来公司上班。

 

Reese心情大好地躺在沙发上,把两条腿搭在茶几,饶有趣味地看着Finch忙碌起来——其实他并没有给Finch安排太多的工作,也没有不规律的夜间加班。他不想让Finch再受身体上的折磨——长时间盯着电脑对他的脊柱不好。他只模糊地知道原因是一场该死的车祸把他弄成这个样子,Finch只是只字片语并不想提起旧事。他无数次诅咒把Finch撞残的那个司机,也让他更心疼Finch这个性格内向的男人。

 

Finch把稍微有些圆润的身子转过去,正好看见Reese正看着自己,又马上转回去。不一会,Reese看见Finch把空纸杯扔进垃圾桶。男人安慰自己Finch还是喝了他买的煎绿茶,尽管Finch还是不愿意表现出自己的感情,Reese看着Finch的背影笑了。

 

十秒前,Finch刚刚把已经微凉的液体倒入盆栽里,显然,他一口没喝。

 

 

“说吧,John,是谁?你现在的样子好像是一个追心上人的高中生。”Shaw在Reese眼前挥挥手,她从进门为止到现在Reese一直在目视前方,视线直盯着天花板。

 

Reese躺在沙发上不说话,用下巴指向Finch那个方向。

 

Shaw如预料中一样地翻了一个白眼,“我就说…全公司就他一个不用加班还不扣奖金提成,这也太明显了。”

 

Reese从沙发上支起身子,坐起来,永远系不上的前两颗扣子释放着大量荷尔蒙,现在发尾翘起来的灰黑色头发却又增加了一点颓废。

 

男人微闭着双眼,哑着嗓子说,“知道了就别废话了,我晚上请Finch吃饭。”

 

“哦,没事我走了。”Shaw转身就要离开,又被Reese的手劲拽了回来。

 

“白鲟鱼子酱。”Reese蓝绿色的眼睛盯着Shaw,低声给出交易。

 

Shaw同样地微笑着低声回应,“别把Finch喜欢的口味强加在我身上。你知道这种细致的法式食物不合我胃口,而且中看不中用”

 

“两份西冷牛排?”

 

“再加一只奥尔良烤鸡。”

 

“这么多肉你真的吃的下去?”

 

“那算了,再见”Shaw挣脱Reese的手,还没站起来就听到两个字。

 

“成交!”

 

两个人很快达成了协议,Shaw翘着腿坐进了地面的沙发,脸上还露着胜利的微笑。

 

“说吧,要我做什么?”

 

Reese又躺了回去,“不用做什么,你就去吃就好了。”

 

“那我自己去岂不是当电灯泡?”

 

“那我不管。我只知道Finch肯定是不会答应只和我一起去的,除非还有别人,再加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Reese声音越来越低,低着头扣自己的手指甲,声音没有了平时的不容质疑。

 

Shaw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这个男人,她好像懂得了点什么,又不知道怎么才能帮他。

 

“说出来会好受一点,John。”

 

“我不知道,Shaw…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好像他马上就要离开我一样.我只知道他必须要在我身边,没有他我没办法再支撑下去了,我走不动了。”Reese驼着背,看着Finch单薄的背影,把勉强甜蜜起来的笑容埋在手心里。他没有哭,只是不知道以什么表情面对自己的好朋友。

 

Shaw只是轻抚男人的肩膀,没有说话。

 

两个人静默了一阵。Shaw的高跟鞋就要迈出门口的时候,她听到男人低哑的声音轻声说,“谢谢你,Shaw。”

 

“记得牛排要五分熟。”

 

 

晚上六点——“部门聚会”的一个小时以前。

 

“Finch,晚上去公司聚餐吧?”Reese胳膊拄在Finch的办公桌上好像是一只大型犬等着揉毛。

 

“对不起,Mr Reese,今晚不行……”Finch支吾着拒绝Reese的邀请。

 

Reese拉起Finch的手,把Finch从椅子上拎了起来,“就这一次”

 

“Mr Reese,这是不合礼数的…”Finch想要挣脱Reese的手。

 

“在我这里没有礼数的,Harry。来试试这一套衣服”说着Reese把一套西服塞进Finch的手里,“去试试看”

 

Finch站在那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是抱着衣服。MrReese做的这些事早就超出了“注重隐私的人”的范围,Harry这种亲昵的称呼也不应该存在于他们这样的关系中…

“要我帮你换?”Reese的沙哑的气声在他耳边响起。

 

Finch连忙一瘸一拐地快速钻进Reese的隐藏更衣室,就像一只受惊的仓鼠。

 

不一会,Finch局促着从门后蹭出来。Finch是一身黑色的一身三件套,Reese还在计较自己脖子上松垮的领结,他们穿的是一模一样的套装。

 

“Finch,你等我一下好吗…这个该死的…领结”Reese纠结着脖子上的领结。

 

Finch坐在沙发上看着高个子纠结一个领结,不是系不上就是两边不一边宽,或者一拉就全部松掉。以至于十分钟后Finch终于看不下去。

 

“Mr Reese,容我提醒你一句,不出意外的话,Ms Shaw已经在餐厅等着了…”

 

“马上Finch,我感觉我马上就搞定了…Damn it!”Reese赌气一样地拽下来脖子上的领结,他不信自己这么大人了还搞不定一个领结。

 

“事实证明,Mr Reese,你真的需要多练习几遍。”Finch站起来走到Reese面前,“你需要我帮忙吗?”

 

高个子男人不得不承认他从Finch换衣服开始到现在已经折腾这条领结快半个小时,“我想是的…”Reese丧气地垂下手,抬起头让Finch打领结。

 

“Mr Reese,你应该学学这些基础知识,包括你今天选的这双鞋,德比鞋对于出席这种场合总是有些过于正式,我更建议牛津鞋。”Finch很顺利地给Reese打上领结,他的手还是有些颤抖。Reese以为他是给自己打领结太紧张,低下头吻了一下Finch的手。

 

Finch马上把手缩了回去,垂着眼停顿了几秒,马上逃离了这个气氛微妙的办公室。Reese好像看见Finch转身的时候有一丝隐忍。他还是很开心Finch给他打了领结——其实他会打的,他只是想让Finch给他打一次领结,就一次。刚才Finch的举动让他不太有信心,或者说,他一直就没有信心,Finch一直在和他保持距离。如果等一次Finch拒绝他了,还有这一点回忆可以珍藏,他做好了失败的准备。

Reese看了一眼红丝绒盒子里的戒指,塞进了口袋。

 

 

正式的烛光晚餐注定是浪漫又富有情调的,明黄色的灯光不仅让佳肴显得让人更有食欲,同样会让人的气色更好。酒红色丝绒的座椅和墙壁的颜色正好搭配出了约会最佳的色调——浪漫还有些有趣的暗示。

 

Shaw坐在Reese旁边,Root坐在Finch旁边,四人台的座位刚好填满。Shaw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多余还把Root从办公室里拽过来,尽管报酬是在她家住一个晚上,但她还是不想当一个没用的电灯泡。

 

“怎么Mr Fusco没有来,还有Ms Carter,Morgan…”Finch看人明显少了不少。

 

Shaw刚好喝光了杯子里的柠檬水,“你说他们啊?Carter她还在公司…门口和男朋友约会呢…是吧John?”Shaw还没有说完就遭到一个Reese很明显的咳嗽提示,她也不知道Carter干什么去了,更不知道Reese找他们几个上这种餐厅吃饭有什么用意,反正很明显的是,Reese是要和Finch有些什么新进展了。Shaw往嘴里扔了一颗小番茄忿忿地想。

 

Root细腻的声音响起,“Harold,就咱们四个不是挺好的吗?放松点~”

 

Finch有些局促了,Shaw放松的表情不像是有事的样子,不对,她一直都是这种表情的…Ms Groves也是专注于手机和Shaw。而Mr Reese今天似乎格外高兴,甚至可以说有些兴奋…他感觉会有一些事情发生,但是还好,都在预料之中,只是有些提前了。

 

 

开胃菜很快被Shaw解决掉了,Finch杯子里的开胃酒却还一口都没有喝。服务生要准备上主菜了,询问他要不要撤掉杯子。

 

“Finch,你喝不惯偏甜口味的话我让人换一个,我看你都没有喝”

 

Finch小幅度地摆了摆手说,“Mr Reese,我只是不喝酒…”

 

“Harold,今天是John请客怎么能不喝?”Root说着举起手边的酒杯要和Finch碰杯。

 

 “Cheers!”Shaw眼疾手快地把杯子塞进Finch手里也喊了一声。

 

Reese温柔地露出几颗牙齿笑着,这大概是最好看的笑容了,对于平时习惯冷着脸讲话的男人来说,Finch是见过他笑的次数最多的人。

 

Finch勉强喝光了一小杯开胃酒,清爽微甜的口感并没让小个子男人拒绝。

 

 

很顺利地,Finch一杯接着一杯的开始往自己本来就略圆润的肚子里灌红色黄色的酒。本来Reese还想夸Finch酒量不错,还没等开口酒精的作用开始显现出来了。Finch开始说胡话了。

 

“这是什么,Mr Reese…”Finch拿起领结的一端,半眯着眼认真地研究这条黑色的丝绸是干什么用的。

 

“这不是你的领结吗Harold?”Reese有些担心,他没想到Finch的反应会这么强烈,但是又出乎意料地可爱——自己把领结扯下来扔在桌子上,扣子还松开了一个,露出一块皮肤,脸颊有些红,眼睛也俨然像是兔子一样眯着。这是Reese没有看见过的Finch,没有戒备的Finch,他更喜欢的Finch。

 

不一会Finch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本来就不平衡的走路方式在醉酒之后更加不稳,Reese连忙去扶小个子男人。

 

“Harold,我扶你去卫生间,你喝醉了”Reese架起Finch的一条胳膊,长期坐在电脑前的身体没有什么强壮肌肉,握着全是软绵绵的。

 

“Noooo!我可以自己走!可以…自己……去”Finch推开Reese的手,自己晃着拐进了洗手间。

 

Finch把Reese锁在门外,不一会出来洗手,还有些晃。Reese连忙冲进去扶他,从后面环住Finch的身体,握住他的手在水流下轻轻揉搓着。他只是不想让Finch滑倒,卫生间地面还是瓷砖,这很容易被滑倒。

============一点也不香的肉渣,sy见=============

 

很快他睡着了,模糊中他听到了一句,“Good Night,Nathan。”

 

 

第二天Reese醒过来的比较晚,刚要给身边人一个早安吻开始一天的好心情,身边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迹象证明昨天他和Finch在这张床上做了只有爱人间才会做的事情。

 

他顿时清醒了,他怀疑这只是他的幻想,一场梦。

 

他抓起手机,给Finch打电话,得到的只是一遍又一遍的正在通话中的提示。

 

Reese在摔手机之前给Shaw打了电话,很快Shaw的声音从话筒传出来。

 

“Finch呢?”Reese恨不得吃了手机。

 

“你问我?是你把他带酒店去了,理都没理我和Root,谁知道他去哪了?”Shaw本来还想嘲笑Reese一番,就被Reese的声音打断了。

 

“他不见了,Finch不见了!”Reese有些狂躁,他不能没有Finch,他说过他爱他的。

 

Shaw马上安慰电话另一头的男人,“你回公司看看,他可能去上班了,毕竟Finch上班从来都没有迟到过…”

 

Reese迅速套上昨天的那套西服,来不及系最上面的两个扣子就冲了出去。

 

 

“Mr Reese,Mr Finch今天没有来上班。”前台小姐和Reese汇报。

 

“你确定吗?”Reese提高音量,他已经是极度忍耐了。小姐已经被吓得不敢多说一句话。

 

Shaw把Reese拉回他的办公室,“冷静点,你发火没有任何用。”

 

“那你说怎么办!”现在的Reese就像是一头暴躁的豹子,随时有可能发怒。他不生气Finch离开,只是生气他不辞而别,让他一点线索都没有。

 

Finch的办公室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没有一点痕迹,就连盆栽也被扔进垃圾桶里。

 

 “你知道他家地址吗?

 

“不知道。”

 

“他父母家?”

 

“不知道……”

 

“亲近的朋友?”

 

“……不知道”

 

Shaw不忍心再问下去,他什么都不知道,当然Finch也什么都不会让Reese知道,他真的是一个注重隐私的人。现在只有等待,同样也是最难受的。

 

“没办法了,再等等吧,没准他是回家换了一身衣服马上就回来了。我让人去找找。”Shaw安慰男人。

 

Reese埋在手掌心里,眼睛有点发酸。看吧,JohnReese,你喜欢了这么久的人对他一点都不了解,他喜欢煎绿茶,也许还喜欢三件套,注重隐私,歪人中,蓝眼睛,腿脚有疾病,喜欢初版书,还有什么?你口口声声说那么爱他。

 

但是他离不开你了不是吗?

 

可是离开了以后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

 

Reese一天比一天消沉,想着Finch为什么离开他,想着那天晚上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回忆,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等Shaw一个月后再他家去找他的时候,Reese的胡子已经像是一个流浪汉一样,头发也像是鸡窝一样顶在头上,手里还握着一瓶白兰地。宽敞的屋子里乱成一团,快餐包装被扔的到处都是,窗帘也都拉着,电脑上是Finch的工作证件照。

 

“John,你不该这样的…”Shaw拿过男人手里的瓶子。

 

Reese有些醉醺醺的,但谈吐还算清醒,“当有一天Root也离开你的时候,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吗?”

 

“但是你不能这样一蹶不振,John。”

 

“可是我爱他。”

 

 

一阵电话铃响打破了沉默,是Reese的电话,是公司的前台,他瞄了一眼,把手机扔到一边,现在的公司他一点都不想管,未接电话的名单一天比一天长,自然会有人管这些事的。

 

Shaw拿过Reese的手机,按下了绿色的按键。

 

“你说什么!?Finch在公司!?”Shaw大惊,同样也把Reese从床上惊起。

 

 

 

Finch正坐在Reese办公室的沙发上,双手放在腿上,拘谨地看着Reese。

 

这时Reese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很想问你去哪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这些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他一句话都问不出来,看着Finch的脸他就欣喜,回来就好。

 

“Well…Finch,喝点什么?”Reese想说点什么打破沉默。

 

“不,没必要,我说完就走。”Finch回答。

 

“你说吧Finch。”总感觉要发生什么事,Reese有些不安。

 

“五年前,九月26日,你有一场意外车祸的记录,警方记录没有任何人伤亡对吗?”

 

Reese感到头皮有些发麻,Finch怎么会知道…

 

“是的。”

 

“但事实上是的确有人死了的,是吗?”

 

“是…”

 

“死者分别是Nathan Ingram和Harold Wren,IMT公司的CEO和技术员,是吗?”

 

“……”

 

“但是幸运的是,他们其中的一个人活了下来,而且不巧的是,他就在你面前。”Finch的表情冰冷如霜,冰蓝色的眼睛盯着Reese,让人不寒而栗。

 

Reese的脸部肌肉有些抽搐,这不可能,HaroldWren怎么还可能活着还就是他喜欢的这个人。“别开玩笑了Finch,你说什么呢?”Reese说着就要拉Finch的手,却被Finch闪开。

 

“你可能忘了当初发生什么事了,别急,我都记着,我慢慢帮你回忆。”Finch不紧不慢地说着,回忆起可怕的记忆。

 

“那天晚上你和几个朋友喝了很多,然后在市里飚车。如果那天Harold Wren和Nathan Ingram没有加班就好了,这样Nathan就不会当场被撞死,Harold的脊柱也不会成现在这样!”Finch说着有些激动,声音越来越颤,但马上平静下来,继续回忆,“是你开车的,但是你没有马上逃走,你的朋友倒是很有主意,以为这两个人死了,又害怕坐牢,就买通了警察和一个流浪汉伪造了交通事故,这对于一个富家子弟当然非常容易,之后你便忘了这档子事,像是一场宿醉一样,全部抛在脑后。但我很感激你当时叫了救护车,让我捡回来这一条命,还有机会站在你面前。”

 

Reese完全震惊了,他的脸顿时煞白。他手有些不自控地抖,马上用另一只手去遮掩,但另一只手也在抖,他抹了一下脸,平复一下呼吸,不至于说话也在抖。把自己的最喜欢的人弄成了残疾,把他最爱的人撞死了,John Reese,你还真是个人渣。

 

“我对我做过的事情感到十分抱歉……Harold”

 

“恕我不能说没关系,Mr Reese,这关系到我爱人的生命,他已经去世了。”

 

“你的爱人是…Nathan?”Reese不想说出这个名字。

 

“没错,就是我桌子上摆着的那个相框,只不过我不让你看见罢了。”Finch从口袋了拿出一张照片,温文尔雅的一个金发男子,搂着Finch在阳光下笑得很灿烂,的确,他看起来就是个很有责任感的男人。

 

“可你这么爱他为什么还要说你爱我…”

 

“……那是个意外,这你要怪那天的酒…”Finch并不想谈及这个问题,“……所以我找到了你的公司,换了一个身份当了你的行政秘书,别忘了我还是个程序员,这很容易。其实我当时是为了一点点让这个公司破产,让你和你的朋友都负债累累,甚至因为债务自杀。但是随着时间过去,我慢慢明白了仇恨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而且没有意义,每个生命都弥足珍贵,我不像再让Nathan的死牵连更多的人,所以我没有这么做。”

 

Finch眺望窗外的高楼大厦,继续解释,“我没有想到你会对我有很特殊的感觉,也许年轻的小伙子就是喜欢些不一样的。”Finch讥讽地笑道。

 

“Finch,我真的是爱你的…”Reese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但还是保留一点侥幸。

 

Finch没有正面回答Reese的爱意,“我知道,所以我消失了一个月,你能感觉到我当时的心情了吗?何况你知道我没有死。而当时那两个人怀揣着梦想刚刚起步的公司没有了,而他们多年的爱人也没有了,一个残疾人连手都不能自控地抖的男人还能做些什么,你能想象吗?”Finch越说越激动,往事就在他眼前浮动,Nathan的笑容,他们大学时候的奋斗,一切都被一场车祸毁了。

 

“所以,我帮助你也体会到我当时的感觉。顺便,今天是给你送那天的西服的,已经干洗了。”指了指桌子上的一包衣服,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等一下,Harold!”Reese叫住了Finch,“到现在我能说的只剩下对不起,也许命运就是这么一个无情的东西。但是,假如,你没有遇到Mr Ingram,没有车祸,没有这些事情,而是遇到我,你还会爱我吗?”

 

“我不喜欢做这种假设,Mr Reese。”

 

“就这一次。”

 

Finch沉默了,他没有回答,只是在迈出门口的时候,Reese看到了他的嘴型是一个词。

 

“Maybe.”


评论(8)
热度(20)

🍑Peacher

Ebenji就是我的命!!!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我回来啦w

© 🍑Pea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