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

Desire[EH Fifty shades of Heart同人MV]

设定:详见b站视频~链接戳:http://www bilibili.com/video/av2291195/index_2.html 作者: @葱花酥


已经求了授权ww太喜欢这种病病的脑洞还是忍不住手痒动笔了,剧情基本按照MV来~


还是简单说说之前的私设剧情:从电影角度Harry绝对是吐便当了的。


Lee已经是圆桌骑士,和Harry认识很久,Lee牺牲的那次任务是选拔James。Lee牺牲前,一直是Harry单箭头。所以Harry在Eggsy小时候就见过了,但是只有这一次,然后就是Lee死后又见了一面给了他勋章。之后的剧情就狗血了[请忽略逻辑这个不能吃的东西,bug和ooc什么都是我的


警示:有心理囚禁和轻度性虐待(好吧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心理囚禁和性虐待。一颗黑蛋和背负着枷锁的叔叔[。可能会毁了五十度灰这个视频orz


本文略病,小虐。暂定NC-17和HE(因为虐不虐也是随缘的(。






正文




Gary Eggsy Unwin直到Harry Hart死去都不知道自己这张脸对于Harry来说是多大的讽刺。




Chapter One




Harry看着小Eggsy躺在摇篮里用尽浑身力气哭喊感到束手无策,不确定是应该把奶嘴从小胖手里扣出来塞进嘴里还是摇摇手里的波浪鼓,或者是被子太厚有些热,尿床也有可能——婴儿的哭声包含的信息量是任何计算机都不能比拟的,但是他绝对不会穿着一身定制西装给这个臭小子换尿布...他从来都觉得伺候小孩子是世界上最麻烦的事情,没有之一,可能徒手端掉一个犯罪团伙都比冲奶粉简单。




但是,当Eggsy这个可爱的小伙子对他傻呵呵地笑的时候,特别是那双绿色的眼睛——真是像极了他的父亲——总是能让Harry无缘由地舒展习惯性板着的脸,甚至露出一个绅士的微笑,从他看见Eggsy那一刻起就决定永远爱他,做他一切可以做的事,然后看着他一点点长大。然而他做这一切义无反顾的决定的缘由就是这个孩子的父亲是Lee Unwin。




他轻柔地抚摸了一下婴儿圆乎乎的小脸,点点他的小手然后把奶嘴放进他的嘴里。孩子眨眨眼吸允着奶嘴,又对Harry小指上的戒指充满了兴趣。




“哦,Eggsy,这个可不能给你当玩具玩,五万五千伏电压可不是闹着玩的。”Harry抽回手,顺便捏了一下Eggsy的小脸,“Good boy,Eggsy。”




事情可以这么一直延续下去,和所有典型的Uncle和Boy的关系一样,除了这个Uncle暗恋自己的父亲,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可在Eggsy无忧无虑的童年刚度过一半,Lee牺牲了。




Eggsy还没来得及享受太多的父爱和温馨家庭的爱就不得不接受父亲去世的消息,可能他太小还可以处事不惊似得玩弄着手里的水晶球,但是他的母亲不能接受眼前的男人告诉她这个噩耗。




Eggsy的母亲并不接受Harry代表Kingsman补偿给Unwin家的任何帮助,她不能接受眼前这个男人说自己的丈夫无缘无故在什么任务中牺牲还要感谢他的贡献的官方语气。Harry同样悲伤,他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人死去又是另一种悲痛,一种心痛至极却又无力回天的无奈,但他不能让Lee的妻儿察觉。他发现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给Eggsy他可以给予的一切,这是对Eggsy的补偿,也是对Lee的那份复杂的爱与感激,也许还是一种变相的赎罪——他需要的救赎真是太多了。




Harry走到年幼的Eggsy面前,晃晃手里的勋章叫他保存好,让他照顾好他的母亲,做一个男子汉。然后告诉他一生都难忘的哲理——




”Oxford ,not Brogues…?”Eggsy举着手机紧张地验证这句话到底还做不做数。但感谢上帝和Kingsman足够靠谱的技术人员,一杯咖啡的工夫他被警察局放出来了。正在Eggsy慢慢接受这不是个恶作剧恍惚地朝外走的时候,有人叫他的名字。




“Eggsy。想要搭车回家吗?”




Eggsy仔细打量警局门口站着一个身型修长的中年男人,贴身的西装勾勒出了完美的腰线,一只手插进兜里,另一只手拿着雨伞靠在墙边,他斜着身子叫他的名字。




“你谁啊?”




“保释你出来的人”Harry声音沉稳有力,对Eggsy简单介绍自己,然后绅士地为Eggsy打开出租车的门,作出一个邀请的动作,“要是你能略显感激就好了。我叫Harry Hart,你父亲救了我的命。”




“我们...见过吗?”Eggsy还是忍不住犹豫地提出了第一个问题打破了沉默,车里飘散着好闻的木质香味,绝对不是廉价的空气清新剂,还摆着水晶酒杯和不知名的酒——达官贵人永远都不是他可以高攀的,在东伦敦长大的Eggsy从来都明白这个道理。




“算上这次,一共三次,你满月的时候还是个只会用口水吐泡泡的孩子。七岁那次你还在玩水晶球。”Harry转头看了眼Eggsy脖子上的链子,“是我给了你那枚勋章。”




“真的!?”Eggsy的声音马上兴奋起来,他挪了一下屁股,让自己离Harry更近,虽然他们之间也没有几厘米的距离。哦,他现在知道车里面的味道从哪里传来的了。“那你认识我爸爸了?听我妈妈说他是军队的,那一听就很神秘对吧?你们驻扎在哪?伊拉克吗?还是阿富汗?那你现在是干什么的?政府官员吗?”




Eggsy兴奋地问了一连串的问题,不仅是因为父亲,对他来说父亲永远都是一张黑白照片和母亲模糊的言辞而已,还有对Harry Hart这个男人的兴趣——不仅让自己避免了因为盗窃和破坏公共秩序引发的牢狱之灾——关键是,他太完美了,不论是穿着还是言行举止和自己街头混混一样的棒球帽运动衫和满嘴脏话一比…不,这根本没法比!这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优雅和禁欲般的吸引让Eggsy无法把眼神从Harry身上移开,就好像盯上了什么猎物一样,生怕他消失。




Harry给了身旁好奇的小猎豹一个微笑,像长辈一样把一只手手放在他膝盖上拍了两下来安慰年轻人不安的情绪,“Eggsy,一言难尽,你可以认为我是个裁缝,绅士永远不急于一时。”又指向窗外路过的一家手工定制西装的店铺,玻璃上面刻着高贵的金棕色Kingsman,“如果你什么需要,可以以后到这里来找我。”




在Harry的手触碰在Eggsy的大腿上时,Eggsy甚至觉得自己可耻地硬了,他尽管爱玩爱闹但绝对不是变态色情狂,靠一个和自己父亲差不多年纪的老男人碰一下自己的膝盖就会硬。然而当Harry手的温度透过一层薄布料传到膝盖上时,Eggsy反而更不能安定下来,这种糟糕的距离和动作完全就是暧昧的前戏。No,Eggsy,别把自己的大脑交给老二支配。Eggsy不自然地耸耸肩,装模作样地点点头看向窗外,又把大腿靠近了身边的男人。




黑王子酒吧。




绅士嘬饮着一杯黑啤享受闲暇下来的安宁,然后长吁一口气看着对面好像在摇着尾巴的小狗,也不禁心情好了起来——今天的确是不怎么舒心的一天,Author要各个骑士推举Lancelot的候选人,这意味着原先的Lancelot,也就是James牺牲了。Lee就是在James进入Kingsman的那天牺牲的,他自然而然的想到了Lee和Eggsy,但他不知道这么做是否是对Eggsy负责——这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工作之一,他还太年轻。




“所以你在当裁缝之前还在陆军服役过?是个军官?”Eggsy坐在Harry对面,在路上他想问这些问题好久了。




“也不算是。”




“那你在哪服役的?伊拉克之类的吗?”Eggsy趴在桌子上,嘴角有一个上扬的弧度,基因这种东西奇妙的很,这个微笑和Lee简直一模一样。




Harry摇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抱歉Eggsy,这是机密。”




男孩撇撇嘴又笑了,“但我爸救过你的命对吧?”




Harry沉默了一阵,握紧了手中的啤酒杯,但仍以沉稳的声线告诉Eggsy,“你父亲牺牲的那天,是我疏忽大意了…如果不是他挺身而出,我的失误会导致所有人的身亡。所以,是我欠他的。”




Eggsy敏锐地发现Harry的眉头在die这个词的时候抽搐了一下,之后眉眼间便都是一种不同寻常的悲伤,他知道父亲是个好人,虽然Harry说是因为自己的失误才导致父亲的死,但Eggsy一点都不想怪他,甚至想揉揉他英俊的脸告诉他没关系。




“但是我读过你的档案,你的选择一定会让他大失所望的。”




Eggsy在内心翻了个白眼,上身向后一靠摔到沙发靠背上,他现在不想说这些在水沟里臭了好多年的烂事。“你可别和我说这个”




Harry充耳不闻似得一样一样地列举Eggsy的经历,甚至比Eggsy自己都清楚,“高智商,从小学开始就成绩优异,但之后就脱离正轨,毒品,小偷小摸,从未有个像样的工作…那放弃自己的爱好,离开皇家陆战队又怎么说?”




“你以为现在工作很好找吗?”Eggsy不服气地和Harry犟嘴,他根本不服气男人说他一些他无法改变的事情。




“如果说我这里有一份工作——待遇不错,只是…”还没等Harry说完一群前一晚和Eggsy有过节的小混混来找他的麻烦。


“你他妈在这做什么?故意耍我吗!?”其中一个踹开门冲着Eggsy嚷了起来,这个架势看来是要报仇了。




“你快走吧,Harry。”Eggsy小声示意Harry赶紧走,给了他一个眼神。




但很快他庆幸Harry没走。男人把门锁上,然后四两拨千斤似得把这些大块头打得满地找牙,Harry的发型却没有一丝凌乱,额头有些细微的汗珠但毫无大碍,绅士喝光了杯子里的啤酒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对他说一句话,拿着黑伞准备离开。




“那你为什么要救我出来?屁眼里含着银汤勺出生的贵族对下层平民人士的怜悯吗?”Eggsy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说出来这种无礼至极的话,也许他只是为了让Harry再多呆几分钟,引起他的注意,也或许是因为Harry一直在说父亲的好话而自己却显得一文不值。




“Eggsy,我以为你会懂得那枚勋章的含义。”男人把刚才锁上的门打开,只留下一个凌厉的背影,“本来想把我的银汤勺塞给你的,可惜你的屁眼太小。”




Eggsy没想到绅士的男人也会爆黄腔,而且不比自己差,他愣了一下眼睁睁看着Harry头也不回的离开酒吧,只能对着空酒杯发呆。




从昨晚在硬木板上胡思乱想着数星星到稀里糊涂地被保释出来又跟一个穿着双排扣的英俊男人就在刚才莫名其妙地吵了一架到现在心情复杂地看着酒吧里一片狼藉和空酒杯,虽然还不到24小时,Eggsy还是骂了一句真是操蛋的一天,然后从酒吧里拿了一瓶威士忌,付了酒钱,离开了酒吧。




Hart…Harry Hart…Eggsy嘴里小声嘟囔着男人的名字,但怎么也搜索不到七岁那年给了自己勋章的男人。他总是在说他去世多年的父亲,这让Eggsy心里像是扎了一根木刺一样似得不舒服,他不愿意承认这是在吃他已故父亲的醋——听起来像个不孝子——尽管在他记忆里根本没有这个人。




Eggsy还从没有想过关于自己的未来,他就像一个年轻力壮的豹子在丛林里迷了路,有着浑身力气和强壮的身体却误入歧途,也许是森林中某个沼泽让他暂时绊住了手脚,但是前方诱人的浆果才是最致命的。




他无比渴望地想得到Harry,然后告诉所有人他是他的,任何人都不能拥有他除了自己。Eggsy只要认定了什么事情就会去做,不论用什么方法和手段。


或者换一种说法,Harry Hart成功地出现在他的世界然后发生了强烈的化学反应,但目前为止,反应可逆。




很顺利地他被Harry推荐去Kingsman作为Lancelot的候选人,Eggsy很快明白这的确是一个富人继承者们的聚集地,清一色的牛津剑桥并没有让Eggsy有自卑的挫败感,反而激发了他求胜的渴望。




I must be tough, I must behave,I must keep fighting.




作者的叨叨:[1]题目和最后歌词来自Desire 音乐链接:http://www.xiami.com/play?ids=/s ... /object_id/0#loaded 就是觉得歌词好适合五十度灰[。

快来找我玩嘛www





评论
热度(6)

废话很多

一个爱各类美人儿的桃
你永远也不知道时差党的更新时间(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 废话很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