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her

Safe and sound 【Ebenji】

好了,很久不在lof发文的我终于忍不住这双罪恶的双手写出了Ethan受伤以后在伦敦没有地方去的故事(。)跟我念,Ebenji大法好!

第一次写这个cp请多指教!我已经不知道我写了些什么了……(三百六十度alpha旋转跳跃鞠躬)
—————————————————————————
Ethan从红色的电话亭里走出来,伦敦潮湿阴冷的空气让伤口更加难受,他不自觉地摸了一下右腹部的伤口,半干的血渍让他不得不又拉紧了身上的夹克——子弹还是射穿了肌肉,从疼痛感来看大概还没刺穿内脏,胳膊和腿上的伤口和这个流着血的洞相比还算不上什么,他也习以为常。伦敦这个鬼天气,伤口潮湿总是没好处的,他现在每走一步都是煎熬。不知道是因为雾气还是疼痛至极,他的额头上蒙上了一层细汗。


 身上除了贴身穿的衣服以外,所有东西都被辛迪加的手下搜刮干净了。就在刚才他从Brandt那里得知自己效命了快二十年的IMF组织要被取缔,而自己还要背上叛国的罪名,又被神秘组织追杀,所以他不能联系任何人,包括那位身在华盛顿特区的军需官。再加上雾气蒙蒙的天气,Ethan的心情不能更糟。幸好电话亭里还有些应急用的资源,他从话筒里找到了一百磅的纸币和一张银行卡,一把勃朗宁则是在电话后面的板子后面扣出来的。感谢IMF关上门后还给他留了一扇窗,不过银行卡是不能用了。




 他在街边的监控死角熟练地撬开一辆黑色捷豹钻了进去,靠在座椅上轻轻叹了一口气,一脚踩下油门消失在夜色中。 


黑色的车停在一个偏僻的小巷口,前面就是一片灯红酒绿,妖娆的女人和为数不多的男人聚集在此,虽然已经是深夜,但这里的生意才刚刚开始。


 “来点什么帅哥?”Ethan摇下副驾驶旁边的车窗,一个围着白色皮毛的女人走了过来,故意露出来的胸口上还纹着一只孟加拉猫。


 Ethan挑了挑好看的嘴角,仰起头用两根手指夹着一张纸币递了出去,“我想我可能需要点阳光。” 


女人的双眼停留在Ethan腹部的血迹上没有说话,可能是见多了这种亡命徒,她温柔地笑着从手袋里拿出来一个小塑料包,快速扔给Ethan,然后顺手抄走了纸币。


 “谢谢。”Ethan在她的头还没伸出车窗前用力把她的头砸在车门上,然后迅速把车开进巷子里,自己缓慢地走了出去。他故意挑了一辆假车牌的车开到这个地方,就算是明天失主去报警,车在这种地方也不足为奇。




 伦敦,世界最繁华的地方之一,但现在也免不了夜深人静的空荡,趁着雾气浓重甚至还有些恐怖电影的感觉。Ethan Hunt现在正在大街上游荡,像一个走丢了的孩子一样漫无目的地在伦敦的街道上走着。 人在无助的时候反而会回忆起一些美好的事物,虽然对于Ethan.铁打的身子骨.Hunt来说,这点伤暂时还死不了,但是身在伦敦的他这个时候总是能想起来那位紧张的时候小错误不断话痨起来停不下来的军需官。也许是他们已经有一百九十三天没有见面了,现在他格外想念这个人。


 以前在做任务的时候,只要有Benji在耳边和他说些什么——就算是本来就没什么可以讨论的天气,他也乐于听他的声音不断地占用他的耳朵。作为外勤特工受伤是日常,这时候Benji就会在耳边喊得比自己还疼的样子问他还好吗疼不疼 ,在问完一切似乎无关紧要的问题之后才想起来让他逃生。中间Ethan时不时地轻声唤他的名字安抚他但总是被更大音量的“Ethan你可以动吗”盖过去。他知道Benji担心他,用Benji的话来讲是心脏都要跳出来的那种担心。 


男人不自觉地翘起了嘴角,Benji的声音是他这个时候最好的良药。现在他不能联系Benji,这不仅对Ethan来说有暴露的危险,就算是Benji来他身边他现在也没有能力保护他,子弹对于自己来说是小事,但他不允许让Benji受伤,就算是一点点也不可以。他们有快半年的时间没有听到对方的声音了,尽管Ethan这个时候想把他狠狠地拥入怀中,腹部的伤口及时地提醒着他现在的境况。Ethan想起来Benji在伦敦有一套公寓,Benji不总回来住,这时候大概是没有人的,但愿他家有急救箱。Ethan紧了紧夹克加快了脚步走在浓雾中。




 Ethan从门口的棕红色地毯下面找到了钥匙,Benji告诉他如果他不在的话就去地毯下面找钥匙。轻轻旋转钥匙后,房间里充斥着灰尘和Benji些微的气味,他努力地呼吸着屋里的空气,仔细捕捉那一丝丝Benji的味道。 


他实在没有力气了,感觉身体里所有的血液都要凝固。从电视柜下面的一堆游戏盘和手柄里翻出来急救箱,幸好里面的药品都还没有过期。他熟练地用酒精棉给伤口消毒,幸好这一枪够直接没有子弹留在里面,但是后背的伤口更难处理。他咬着牙把刚买来的吗啡洒在伤口上,虽然不卫生但特殊时期特殊对待,让自己睡一觉才是首要任务。伦敦没有他可以安身之处,到处布满了杀机背叛和陷阱,这里是他唯一感到安全的地方。 


他小心翼翼地躺下,把脸埋在沙发上靠枕里,大口地呼吸享受短暂的安心感。他记得上次他们就是在这个沙发上,Benji抑制不住自己的呻吟,紧闭着双眼,粉红色的夕阳透过窗户把Benji的睫毛染成金色,睫毛湿漉漉的。两条有肉感的长腿无力地挂在Ethan的肩膀上,质量良好的沙发也撑不住两个男人的体重开始小声地吱吱呀呀,他们都难耐体内的热火。Benji被欲望烧得有些失去理智,往Ethan身上靠想获取更多的快乐,Ethan捧起Benji的脸吻去他的泪水,释放在他的身体里——Ethan躺在Benji的沙发上,呼吸着Benji的气息,借着药品的作用慢慢睡去。


 他好像听见Benji在他耳边说话,很焦急的样子,甚至还带着一点哭腔,他很想摸摸他姜黄色的胡子笑着对他说别哭啊我很好,但是他感觉不到自己的温度,也没有办法把手举起来,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快死了,甚至没有了心跳。枪林弹雨中闯出来为国家效命他从不感到后悔,他唯一遗憾和不舍的可能就是Benji Dunn这个身为了自己硬要考外勤特工的技术员。他那么笨连装子弹都会夹到手指,搞得指骨上一片紫青,小错误不断总是给自己制造麻烦,但他又那么聪明,笔试每一次都是第一名,还是一个电脑天才。他总是马虎,惹人气恼又那么惹人喜欢,虽然他话痨的毛病总是让Ethan无语,但他知道这是这个圆眼睛的技术员掩盖不安的方式,就像刺猬为了保护自己而把最柔软的腹部蜷起来留下坚硬的硬刺。他明明不会照顾自己,除了每天下午定时定点的喝红茶以外几乎所有的饮食习惯都不健康,早上啃一个面包就赶着去上班,晚上打着游戏就忘了时间,好不容易打通关以后靠着Ethan的肩膀就睡着了然后早上顶着两个熊猫眼接着刷副本。


 他总想把他保护在身后,就像是条件反射一样成了一种本能,本能是不容易改变的。他只是想让他安然无恙,但是现在他没有这个能力,只能忍着不去联系他不去关心他然后骗他自己一切安好。阴影来到的太快甚至要把Benji吞没。




 “Benji!”Ethan从睡梦中惊醒,脸色苍白,慢慢清醒过来发现已经是凌晨了,尽管太阳还没从浓雾中清醒过来,但是已经可以隐约地看见屋子里的东西了。 Ethan感到很冷,手心冰凉,全身酸痛,头又昏昏沉沉的,估计是发烧了。他不准备采取什么措施,平常也只是睡一觉就好了。


当他准备再一次昏睡在梦里的时候,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响,他警觉地扣下枪的保险等待陌生人的到来。 


但不是什么陌生人,也不是那些追杀他的特工,相反地,是这间屋子的主人。Benji手里还拎着不小的行李箱,墨绿色的风衣里面还是CIA的工作服,头发也早就被风吹的乱七八糟。尽管光线很暗,Ethan还是看到Benji的眼睛里透着血丝,不安、担忧、焦虑、害怕、愤怒,几乎所有的情绪都在他深蓝色的眼睛里汇合成了一种最浓厚的感情,爱。




 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从头到脚把Ethan看了好几遍,也不说话。Ethan也慢慢坐起来,打量着Benji的一切,他瘦了,脸又小了一圈,显得眼睛更大,也许是双排扣长风衣的功劳——他从来没见过Benji穿这种英国绅士风格的衣服。果然英国人穿正装还是透着一种古典的味道,特别是Benji穿起来很好看。 一个人急得快要发疯,另一个估计脑子已经被烧坏开始痴汉。两个人各自想着不同的事情反而保持了沉默。


 “Well…你知道擅自闯入别人家里是违法的吗?”Benji略显疲惫的声音打破了沉默,天快亮了。


 Ethan歪着头看着Benji,柔声对他说,“我们不是一家人吗?” Benji愣了一下,扔下行李箱冲了过来,他死死地抱着Ethan,把他的衬衫抓的皱皱巴巴,他的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没有说话。但是很快Ethan感到自己的衬衫被泪水浸湿了一小块,他把手放在Benji毛茸茸的头上,把他按在自己的肩膀里,很久都没有说话。 Benji一直抱着Ethan,Ethan也把宽厚的手掌放在Benji的后背上一下下地安抚他。


感觉像是过了好几个小时,又像是没多久,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伦敦弥散的浓雾,照射进他们的家,也照亮了Benji湿润的眼睛。 


Benji先把Ethan慢慢推开,不好意思地用手背抹了一下眼睛,然后开始絮絮叨叨地打破美好清晨的宁静,“我只是想确定你安然无恙…对不起。”


 “闭上你的眼睛Benji。”Ethan笑着对Benji说。 Benji愣了一下,乖乖地闭上了眼睛。Ethan捧起他明显消瘦的脸,轻轻地在他的嘴唇上吻了一下,停留了一阵然后离开,Benji没有反抗,睫毛一抖一抖的足够看得出他很紧张。 


Ethan离开他的唇,然后在清晨的阳光下露出一个笑容,“你看Benji,太阳升起来了,所以我很好,你也是。” 


Benji的脸颊旁边有了两坨红晕,他扭头看到了Ethan带血的纱布和棉球,他突然慌张了起来,在耳机里和在现实中面对这种情况的感觉是不一样的,Benji不知道怎么办,手里忙乱地翻急救箱嘴里开始了紧张性地长篇发言,“嗯…我知道你没事,没错,你没事,嗯…我培训的时候上过急救课的,没事的Ethan,你那么厉害没有人能伤害你的……”说着他埋在Ethan的手心里放肆地哭泣,他太担心了,凌晨他在机场登机的前十分钟的时候接到了Brandt的秘密电话告诉他Ethan现在在伦敦,情况危机还受了伤,万不得已才给他打了电话,让他推迟回华盛顿的机票。Benji挂下电话感到头皮发麻,每天晚上睡觉之前祈祷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挂下电话开始往机场外面飞奔,午夜十二点以后很难打到出租车,他拎着行李箱跑了好久才搭上一辆去市中心的车。知道看见Ethan活着躺在自己家的沙发上才松下一口气,但是现在当他真正面对这些可怕的伤口的时候他还是抑制不住恐惧,跪在地上哭倒在Ethan的手心里。Ethan的手掌很宽,Benji甚至把整个脸埋了进去。 


Ethan感到手心里有了温热的液体,他突然感到这个男人坚强外壳下的软弱,他克服了那么多的困难通过了外勤考试,成了一名外勤特工,但是现在埋在他手心里的除了每个日日夜夜的思念,每分每秒的担忧,还有Benji只有面对他时才有的软弱。 Ethan弯下腰,在他柔软的头发上亲了一下。


 “我知道的。”Ethan在心里默念。




 Ethan醒来已经是晚上了,路灯已经照亮了卧室的一角,他摸摸身边一片冰冷,只有腹部上钻心的疼痛提醒他这不是梦,厨房传来了一股咖喱的味道。肚子应时地响了起来,他突然察觉到自己从昨晚到现在还没有吃东西。


 “你醒了?”Benji的头从门框边探了出来,手里端着一碗咖喱饭。 


Ethan看了一眼Benji手里的食物有些目瞪口呆,“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相信英国人的手艺。” 


Benji把床边的桌板支在Ethan的腿上,然后把盘子放在他面前,又跑去厨房拿了勺子和一碗热气腾腾的粥。“英国人的手艺你吃完了才知道。家里什么都没有,我下午去市场买了些回来,我会做的菜式很少,能吃的更少…不过咖喱饭是我的拿手菜,你又受了伤要吃些容易消化的食物。快吃吧!你肯定饿了。” 


Ethan不敢相信地看了一眼兴致勃勃的Benji,又以一种恐怖的眼神看了一眼盘子里的深黄色酱汁和米饭,颤抖地拿起了勺子。Benji做的爱心米饭怎么可能不吃,但是吃的话伤势真的不会更严重吗…Benji做的意大利面可是曾经让他蹲了一天的厕所… 


他小心翼翼地吃了一口,不可思议地看了一眼站在床边地Benji,“你不会是在外面买的吧…”


 “当然不是!”Benji骄傲地说,“我可是专门和楼上的Lucy学的,有秘方的!” 


Ethan马上摇头,“不是不是!特别棒!我喜欢!”然后风卷残云般地吃掉了桌子上的所有食物,抹抹嘴然后给了Benji一个牛肉咖喱味的吻。 




“你总是能给我惊喜。” 




—————————————————————————
 脑洞来自一首歌——safe and sound(Taylor swift)
所以 论bgm的重要性…………

请跳过虐心的歌词继续下翻

I remember tears streaming down your face,
  我曾记泪水流过你的面庞
  When I said I'll never let you go.
  当我说我不会让你离开的时候
  When all those shadows almost killed your light,
  当暗影几乎抹杀了你的光芒
  I remember, you said "Don't leave me here alone.."
  我曾记你说“别留下我孤单一人”
  But all that's gone and dead and past, tonight;
  但就在今晚,所有的一切、死亡的威胁都会过去

  Just close your eyes,
  闭上你的双眼吧
  The sun is going down.
  日沉西山
  You'll be alright,
  你会安然无恙
  No one can hurt you now.
  此刻没人能再把你伤害
  Come morning light,
  黎明就要来到
  You and I'll be safe and sound.
  你我会安然无恙

  Don't you dare look out your window, darling,
  吾爱,别不敢看向窗外
  Everything's on fire…
  一切都在燃烧
  The war outside our door keeps raging on.
  战争在外面肆虐
  Hold on to this lullaby;
  继续哼唱你的摇篮曲吧
  Even when the music's gone.
  即便音乐已经远去

  Just close your eyes,
  闭上你的双眼吧
  The sun is going down.
  日沉西山
  You'll be alright,
  你会安然无恙
  No one can hurt you now.
  此刻没人能再把你伤害
  Come morning light,
  黎明就要来到
  You and I'll be safe and sound.
  你我会安然无恙

  Just close your eyes,
  闭上你的双眼吧
  You'll be alright,
  你会安然无恙
  Come morning light,
  黎明就要来到
  You and I'll be safe and sound.
  你我会安然无恙

—————————————————————————

之后的安排是这样的,如果想吃虐的话记得在评论里吱一声,我会写真正的safe and sound的(我真的舍不得虐他们(´°̥̥̥̥̥̥̥̥ω°̥̥̥̥̥̥̥̥`)
如果要吃甜 我会写同居三十题的番外(๑Ő௰Ő๑)么么哒!!谢谢食用~~~

评论(20)
热度(66)

🍑Peacher

Ebenji就是我的命!!!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我回来啦w

© 🍑Pea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