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

24小时[RF]上

这是我七月参与的合志里的一篇文~合志里的题目是《如果记忆只有24小时》顺便打个广告[。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ehN0Pt&id=521157822838


好了,这个文剧情其实神烂orz主要是附和合志的主题walking in the dark,完全是为了我养成系的腐烂脑洞[。相信我,真的很甜!


=======================




*****1


 昏暗脏乱的阁楼里由于几缕阳光的照射把四处藏匿的灰尘都躁动起来,被照亮的一方地面上已经被无数块血红的纱布覆盖,周围还散落着手术刀片和暗红色的血。


 男人全身被血染的通红,大腿上的像是被枪大的洞还在洇洇地留着血,西装被磨损的不成样子,好看的颧骨上也变得血肉模糊。如果不是呼吸罩中还有些微的湿气证明他还活着,这基本上可以算作一具尸体了,刚死的那种。


 不能称之为手术台的木板旁边站着一个黑衣人,大抵也是受了伤以至于拿着手术刀的手都有些不稳,他有些颤抖地从西装上衣里掏出一个只有指甲盖大小的东西塞进了男人的耳后。


  瞬间灰白色的脑浆夹杂着红色呈迸射状地散落在男人不怎么整洁的衬衫上。


 


 男人从睡梦中惊醒,额头上蒙着细细的一层汗,脸色也像是很久没见过阳光似得惨白,蓝绿色地眼睛谨慎地小幅度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他像是新生儿一样认识自己的身体,肌肉有些松弛,但还算结实,两只手像是有力的样子,有些地方还有茧子。倒是无数大大小小的伤疤让灰色头发的男人有些疑惑。


 大概是初春的三月,他低头看到了自己的睡衣——轻薄棉麻的T恤和长裤,窗台旁边还插着几朵含苞待放的康乃馨,也许是窗帘太厚的缘故,只有几丝光透过缝隙钻进来,被子摸起来还是柔软厚实的,大概是蚕丝被。房间不算大,但简约中透着温馨。


  


  “Mr Reese你醒了?”先是一双蓝色的大眼睛探进门,接着算不上滚圆的身体进入了房间,他手里还拿着一个绿色的马克杯,上面飘着袅袅的热气。


  高个子上下打量了矮个子的男人,从床上缓慢地坐了起来。


  “你是谁?”,Reese看着穿着酒红色睡衣的男人有些迷蒙,刚睡醒的嗓音未免还是有些沙哑,还透着一些迷人的慵懒。


  “一言难尽了John,简而言之可以说是给你目标的人。”矮个子的男人走路一瘸一拐的,像是一只胖胖的企鹅,“我是HaroldFinch,你可以叫我MrFinch。你叫JohnReese,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你每天早上醒来后都会忘掉所有事——包括你爱吃甜甜圈这个习惯,尽管事实证明这种高热量高反式脂肪的甜点对身体并不好而且我也跟着你戒掉了——其中的故事冗长复杂,如果要说的话可能要耗费一天时间而且你第二天还会忘记…但是坚信一点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我们已经在这个乡下的房子里住了四个月零十三天。以上是每天早上的必修课。”然后他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倒出来一片白色的药片,接着把马克杯送到男人手里,“早餐半小时之前吃的药,一次一片,然后去洗漱,左手边的透明玻璃杯和紫色牙刷是你的,右边架子上的米黄色毛巾是你的,白色的是我的。洗完之后出来吃早餐。早安,MrReese”


Reese被矮个子男人早上的一大串话噎住了,像是吃了一口芥末馅的三明治一样的表情看着手里的杯子,马上把药片丢进嘴里然后灌了一大口水,甚至还呛了一下。Finch像是看戏一样地看着Reese的表情,嘴角不自觉地挑了一个弧度出来。


 


  半个小时之后,两个人面对面地坐在铺着向日葵桌布的餐桌旁,然而谁都没有先动烤得焦脆得面包或是咖啡,Finch手边是一杯颜色恐怖的液体,据说这是煎绿茶,神秘的东方饮料。


  倒不是尴尬,Reese想,只是记忆空白对于谁来说都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不管之前所有的记忆都消失了,而且第二天还是会忘掉今天发生的一切——Finch是这么说的,他没有多想就相信了这个走路有些坡脚的矮个子男人。他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词,然后吓得他猛摇头,肯定是刚睡醒的缘故脑子还不太清醒,拿起一片面包塞进嘴里压压惊。


  Finch喝了一口煎绿茶,以为男人精神性头痛,“John,你还好吗?”


 “Fine”男人连忙喝了一口咖啡掩饰尴尬,咖啡新鲜的有点烫,又不自然地露出一个笑容,露牙的那种。


  Finch以一种诡异的眼光瞄了一眼Reese,“Bear的狗粮在门口鞋柜上,一次只能给他吃一小盆,Bear是军犬,要保持身材和敏捷性。”


  “狗?你养的还是我养的?还是我们一起养的…不是…我是说它是怎么来的…不对…”高个子的男人像是个刚谈恋爱的小伙子吞吞吐吐地问Finch,他生怕Finch因为他无知的问题生气或者不耐烦,毕竟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认识的人,而且应该也没有第二个了。


  “准确来说Mr Reese,是你捡回来的,我只是帮你代养,当然只是在你公寓不允许养狗和你不清醒地情况下,就现在的情况来说,的确是你应该承担起养它的义务。”Finch吃完桌子上最后一块苹果,朝门口急着要进来的Bear招了招手,马里努阿犬飞速奔过来扒Reese的裤脚,“他很喜欢你,MrResse。”


  Reese揉了揉Bear的头,对Finch笑了笑,继续吃早餐。阳光肆意地照进爱荷华乡村一间不大的民居里,门外所有的生物都蠢蠢欲动享受春天带来的生机。


*****2 


  四个月零十三天之前。 


  Samaritan输得彻底,所有关于Decima,关于Samaritan的事物消失殆尽,毫无疑问的,位于地铁站的小分队赢得了这场艰难的战役,纵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Shaw尽管在Greer这个看起来很慈祥的老头子手里受尽了折磨,救回她也费了不少周折,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有了好转,只是反社会症状越发严重。但Reese就没有那么好的命运了,先是失踪,最后在郊外被发现,全身已经血肉模糊,也许是强大的意志力和多年锻炼出来的强健体魄还能让他撑到看见Finch最后一眼才安心阖上双眼。


  可能上帝已经不忍心再把苦难加到他的身上,Reese没有留下太严重的后遗症,还是一如既往的英姿飒爽,只是记忆每一天都会清零,虽然也没有什么太值得怀念的快乐经历,但对于一个活着的人来说,回忆就是一切。


  万幸的是Samaritan在和机器的战斗中失败,处在休眠状态中,政府也开始对Samaritan失去信心。机器从休眠状态中醒来,像从前那样弹出号码,预防犯罪和暴力的发生,同时监视着Samaritan,防止它卷土重来。


  Finch检查机器的算法,让一切步入正轨后,把机器暂时交给Shaw和Root,他相信两位女士可以承担起这个重任。由于担心Reese的身体和政府的追杀,Finch决定带着Reese去乡下休整一段时间,尽管Reese失忆症痊愈的可能性很小,但Finch还是在乡下买了一间不太起眼但舒适的房子让他好好休息。



  机器可以推算暴力犯罪发生的时间,但是却不能让时间倒流,从机器上线到Reese的出现,拯救了很多人,再到Samaritan的反击,他总以为他亏欠Reese的太多,特别是近两年来发生的一些事让这个外表坚强的男人总是受伤。他想要尽可能的补偿些什么,趁着还处在阳光下,但他发现Reese每天早上的记忆都是空白的时候他释然了,就像是经历了一切又从零开始一样的轻松,就算是Reese每天醒来都会问一些已经问过好多遍的问题他都愿意回答,甚至耗费一天时间也没有什么不可以,新生活就从爱荷华美丽的乡村开始。


 

  “Mr Reese,到吃药的时间了。”Finch在客厅看书,高个子男人仰躺在草地上,一人一狗正玩得特别开心,男人从草地上爬起来,弹了弹身上的尘土进了房间。


  “人为什么要吃药?”Reese突然问了一个小孩子撒娇的时候才会问的问题。

  “因为要让你好起来,Mr Reese。”Finch倒没有丝毫的不耐烦,他只是翻了一页,“和Bear玩完了之后记得洗手,不然会很不卫生。”

  “你在看什么书?”男人好奇地问他。

  “没什么。”Finch合上书顺手放进抽屉里面,给Reese绿色的马克杯里倒上水,“下午我们要去镇上的超市买东西。”便一瘸一拐地去了书房。


Reese洗手的时候按着Finch说的用自己米黄色的毛巾,但眼睛总是瞄着另一边的白色毛巾。Finch说话的声音很好听,眼睛很好看,三件套上的波点方巾也特别适合他,圆滚滚的身材也可爱的很,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了吧,他想。事实上,在他非常有限的阅人经历上,Finch是他见过的第一个对他这么好的人。



*****3



“No,MrReese。”Finch每次带着Reese去超市都感到非常心累,倒不是因为爱荷华的物价有多高,而是这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男人像个四岁的孩子在垃圾食品区放肆购买薯片和甜甜圈,每次都是这样,男人对于垃圾食品丝毫没有抵抗力,小肚腩即使是生了一场大病还是没有消减下去的趋势,反倒是每天养尊处优也不用完成任务有增长的欲望。


  “就一个Harold!”失忆之后的Reese学会了抢东西,“甜甜圈味道很棒的,你尝一下”说着把一块试吃的甜甜圈凑到Finch的嘴边。


  Finch的嘴唇活像一只兔子,闻到香甜的味道动了动鼻子,义正严辞地以一个微小的角度歪过头去,“你不能用这种方式诱导已经戒了甜甜圈的人再吃甜甜圈,这非常不道德而且违背我的健康守则…唔……!”一块洒满糖霜和杏仁薄片的巧克力甜甜圈塞进了Finch的嘴里,然后矮个子男人顺从地嚼了两口,小声说,“以后不要吃甜甜圈了,尤其是这家的。”


  说完小个子男人便又以一种独特的走路方式上下起伏地走出了甜品区。


 

  在对于一些生活琐事,两个男人没有争吵的欲望,除了Bear的狗粮就是一些生活用品,只不过Reese总是把一些没用的东西——类似于马桶盖,拖把,可爱的小猪形状的洗手液等等塞进已经满满当当的购物推车里,Finch只是在他从柜子上面拿一对蠢得冒泡的蓝红马克杯的时候翻了个白眼,毕竟车子不是他推,他只需要付钱刷卡签字就够了。机器把一切都安排地很妥当,即使是最困难的时候他们的存款还是能在纽约市中心买一套复式公寓,当然,Finch偶尔也会说一句资金有限之类的话,不过还是不可避免地用了第二辆购物车装那一大箱牛奶。


 

  “你好先生,需要购物袋吗?”出纳员是个金发可爱的邻家女孩。


  “当然。”Reese正在把物品一件件从购物车中拿出来,同样绅士地笑了一下。Finch在前面等着付账。

  一杯咖啡的功夫后,女孩把一车的东西清点完毕,“九十点五美元,先生,”女孩用很懂的眼神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Finch和他脚边吐着舌头的大狗,“您可以选择这一边的折扣区凑整。”

  Reese看了一眼前面的折扣区,发现都是五颜六色包装的安全套,下面甚至还有润滑剂和情趣用品,还没等Reese有什么反应,Finch已经结完帐准备走了,高个子挠了挠后脑勺的发尾,推着车跟了上去。



  Reese开车,夕阳映射着男人的眼睛变成了浅绿色,他不得不眯起眼睛,像一只猫一样。除了欣赏路边成片的野花和候鸟之外,他的眼睛总是瞄向镜子里的Finch。


  据说他只有二十四小时的记忆,每天醒来后,记忆就停留在起点。可能以前的事情太过痛苦也没有记起来的必要,Reese看着前方笔直的公路想,但是他不想忘记现在,就是这一刻——他开着车,后备箱里装着一大堆从超市抢购来的东西,迎着夕阳回到乡间的小屋里,重要的是,车子里还有对他很重要的人。然而这些美好的时光也必须随着指针一点一滴地流逝,无一例外。

  这对于Finch来说也着实不公平,从Nathan的去世到与Grace的生离死别,他都承受太多本不应该他承受的重担,现在,唯一可以与他一起承担这些苦难的Reese也因为他而失忆,每天Reese都会不认识自己不认识Bear不记得所有事情。刚刚到这里的时候,Finch也不能接受Reese每天都忘记自己的事实,但是形成一个习惯只需要二十一天,Finch用了一个月才习惯了每天早上给Reese讲基本课,让他吃药,然后陪Bear玩,再修修花园里的草坪这些琐事。

  Reese看着日渐西沉的夕阳,又回头看了一眼因为路途漫长快要睡着的Finch,在心里萌生了一个念头。但毫无可行之处,只要一觉醒过来,什么都是徒劳,这必定是没有结果的。


如果不是正在开车,Reese真想用他打过无数人肚子的拳头轰了一面墙。




评论(24)
热度(20)

废话很多

一个爱各类美人儿的桃
你永远也不知道时差党的更新时间(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 废话很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