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

24小时 中 [RF]

写在前面——可能上一篇的日常有点小言风吧orz养成系是我的错。。其实后面是正剧向啊QAQ信我!

*****4

  纽约的地铁站。

  

  Shaw随便踢掉脚上的高跟鞋,夺过Root手里的咖啡灌了一大口,把自己扔进沙发里,“你以后要是再给我安排色诱一个蠢且胖的老男人还要穿高跟鞋的任务我就在你的咖啡里加芥末酱来代替糖粉。”

  Root合上电脑,起身坐在Shaw旁边,修长的手指绕过小腿给Shaw按摩,“好久不见,辛苦啦~”,顺便接过杯子,挑着好看的眉毛对Shaw说,“不过好抱歉Sameen,我们还都不能休息哦。”

  Root带上玳瑁色眼镜框然后套上夹克,胸前挂着一个工作证,又在背包里放了一把枪,“她最近像是生病了,一直要我去找Harold,但我联系不上他们,或者说Harold一直拒绝回来。机器很少吐出号码,我们错过了很多。”

  Root利落地把柔顺的头发梳起来,拿过一个利落短发的假发套在头上,“自从Samaritan失去利用价值后,政府好像也在虎视眈眈呢,well…现在的情况可以算上是内忧外患,她告诉我们Holdon,可Harry和John不能一直享受美好的乡村时光,是时候回归了。Bye,Sameen~”

Shaw看着Root消瘦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揉了揉眼眶。

 

  正在厨房做晚餐的Reese听到客厅的电话铃响,本来以为Finch会去接,没想到电话铃从牛排下锅到不见血丝一直坚持不懈的响着,Reese以为Finch可能去给Bear喂食去了,擦了一下手准备去接电话。

  “你在这啊,Finch”Reese没想到Finch就坐在电话旁边,“怎么不接电话?”

  “不需要。”Finch拔掉了电话线,“我闻到了一股糊味,Mr Reese”

  高个子男人瞬间窜进了厨房去拯救牛排。

 

  “刚才的电话为什么不接,Finch?”Reese往嘴里放了一块熟透了的牛排。

   Finch抬眼看了一下Reese,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还是决定告诉男人,“是机器,它要我回纽约去解决一些事。”

  “为什么不回去呢?”Reese只是希望能帮Finch解决问题,他的眼睛好看得迷人,像是落在水里的宝石。

  Finch放下刀叉,尽管餐桌上的蔬菜很新鲜,他也没有再吃下去的欲望,事情有些复杂,“这很危险John,回到纽约意味着我们又要处在黑暗之中了,而且政府和一些组织都在追踪我们的下落,机器已经有自我意识和足够多的紧急机制和预案,它可以救自己。我说过我是不会牺牲你去拯救人工智能的。”

  Reese听完Finch这一番话,虽然听得一知半解,但还是很感动Finch把他放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上。“嗯…好吧,如果你觉得没有必要的话就不回去,我听你的。”

  “谢谢你,John。”Finch抿了下嘴唇勾起一个微笑。

 

 

  “Mr Johnson,这是今天的会议资料,需要您签字确认。十二点半和国会议员有午餐会议,主要内容是地区医疗改革的提案。下午要接待中国方面关于Dworshak大坝的维修建设投资的代表团。”干练的女秘书合上文件夹,拿起桌子上精致的盒子,“还有,您妻子的生日礼物我已经帮您选好了——一点六五克拉的钻石项链,黄金切割,很适合夫人。”

  “你简直是个天使,Ms Turing,白宫有你这种助手真是总统大人的一大幸事。”西装革履的议员签完字抬起头用无比赞美的眼光称赞眼前的女秘书,Root勾起嘴角,放下手中的咖啡——

  Root正在扮演一个白宫秘书,尽管每天还要帮眼前这个发福的老年人处理各个情妇之间的关系,但是得到了关于机器的一些信息。

  政府虽然放弃了Samaritan的管理权,但是还是没有对社会监控系统和安保措施放手,他们在寻求新的方式来代替Samaritan。有人提出重新利用NathanIngram的机器,它没有攻击性,更温和,也更省心——毕竟创造它的管理员NathanIngram已经死亡,所以不必担心他们会造成麻烦。唯一的问题就是机器的所在地,当初知道机器这件事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而事到如今已经死掉大半。政府正在暗地寻找HaroldFinch,改掉机器的后门,让机器回归政府。

  

——“您过奖了。”

 

*****5

  仍然是那个肮脏的手术台,男人躺在上面,血肉模糊,但不同往常,他睁着眼睛,看起来意识有些涣散,但是蓝绿色的眼瞳还闪着微光。

  很多人围着他,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一个金发的女人,年轻的女大学生,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又似曾相识的人。他们都穿着白色的医生制服,带着蓝色的头套,他们都有些虚无缥缈的上面还有一架手术灯照得男人身上暖暖的,像是坐在烧得正旺的壁炉旁边。

  “开始吧。”操着伦敦音的老人面无表情地说。

  很快男人被全身插上各种导线,在脑部后方切开一小块皮肤,像是在操作什么。

 

  “这恐怕不行,sir,这款芯片还不够成熟…”远处的声音好像在讨论关于这场不怎么正规的手术。

  “条件有限,my dear,这只白鼠可能受了点伤,不过毫无大碍,这只是我们万不得已的PlanB ,现在大势已去了,我们需要做点防范措施以保证一些不必要的事情发生。”

  “但是…”

  “没有但是了我的孩子,这是Samaritan的选择。”

 

  男人再次从汗水中惊醒,身上的白色T恤已经被汗水浸透,他脸色苍白,艰难地再次寻找自己是谁,置身何处。他不小心碰掉了床头上的蓝色马克杯,和Finch同款的那个。

  “Mr Reese?”Finch听见隔壁的声音,推开Reese的房门。

  很显然,Reese再一次失去了记忆,伴随着一个噩梦。Finch已经习惯这样的Reese,他安抚着男人的后背,让他躺下继续睡一觉,这才是凌晨四点,天还没亮。

  男人在Finch一下一下温柔的抚摸下情绪渐渐地平稳下来,在意识模糊之际,Finch听到让他无法再安眠的一个词。

  “Samaritan…”

  

Reese最近的睡眠情况一次比一次糟糕,几乎每天早上醒来都脸色苍白,神情慌张,本来正在缓慢恢复的记忆也趋向恶化——上个月他甚至能记起来Finch爱喝煎绿茶,同时也会记忆起一些血腥肮脏的场景,好像是他亲身经历过的。Finch预约了医生,他实在担心Reese的精神状况,况且这一次的药已经吃了两个月,还要看看是否要重新配药。自从那天凌晨他听到Reese说到Samaritan,内心总是有慌张和不安,总感觉有些事情要发生,上次有这种不详的感觉的时候,是Nathan和他在港口爆炸的那一次,可怕至极。

 

 

Shaw的手机忽然响起一声短促的提示音,一封邮件,上面是一个地址。Shaw还在思考这个莫名邮件的意义的时候,Root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Sameen,想念那一家三口了吗?”

  

 

  Finch脸色十分不好,像是在做着噩梦,其实这真的就是一场噩梦,既糟糕又让人感到害怕。Finch的手不自觉地有些颤抖,手里还紧握着手提包的带子,尽管小礼帽遮住了眼睛,但他缩着肩膀,靠在座椅上,仿佛那是他唯一的依靠。

  “Finch,放松…”Shaw把右手放在Finch的手上,好让他感到安心一点,他实在是太紧张了。不过事实证明,两片氯丙嗪起码能让一个神经过分紧张的人好好睡一觉,而且不聒噪。相比之下,Bear就乖巧了许多,虽然他好像也感受到其中一个主人不安的气场而有些不安静,但起码还是老老实实坐在副驾驶位置上。Shaw看看许久不见的Bear,忍不住揉了揉他的脑袋。

 

  让Finch如此焦躁的原因就是Reese失踪了,就在他出门拿报纸的功夫,本来应该在卫生间刷牙的Reese不见了,Finch迈着不太方便的步子在整个村子里寻找,他推断出来的只有一个可能——Reese被人掳走了。机器当即让Shaw去保证Finch的安全,然后搜索Reese的行踪,但是没有找到,关于他的一切信号都被不明物体屏蔽了,相当于他消失得无影无踪。

  

  同时,机器跳出的号码是一家新科技能源公司Mideca的负责人Ailinisi,由于承担不起银行贷款和公司破产的双重经济压力而不堪重负,酗酒吸毒已经把他本来面目全非的银行账单又欠下一笔帐,也因为如此,毒贩和高利债主正隔三差五找他还钱,总之是个失败得彻底的瘾君子。Shaw在耳机里对Root汇报过去一天内调查来的信息,看样子就像往常帮助得那些号码差不多,只不过这位花费的资金要更多一点罢了。

 

*****6

  Finch在地铁站的沙发上醒来,迷蒙地睁开眼发现已经不是乡村小屋里橡木色的屋顶,才想起现在紧急的局势,还有Reese失踪的现实。他想坐起来却发现整个脊柱酸疼得厉害,腿也像是抽走了筋骨没有力气,沙发的确不是一个睡觉的好地方。

  “Harry好久不见~回到纽约感觉怎么样?”是Root。

  他费力地坐起来,每动一下都像是全身被卡车轧过了一次,“很高兴再见到你,MsGroves。但就我们目前的局势和我的身体状态而言,不能称之为太好。”Finch在摸索自己的眼镜,不戴眼镜简直是个睁眼瞎,要不是Root的声音很容易辨识,他甚至看不清对方。

  “眼镜在这里Harry,”Root从桌子上带过来一个无框眼镜给Finch戴上,嘴角一直是标志性的微笑,“2015春夏最新款,喜欢吗?”

  Finch潜意识地向后躲了一下,“经典的总是最好的,MsGroves,不过还是谢谢。”他推了推新眼镜,心里一直惦记着一件事,“有MrReese的消息了吗?”

  “Sorry Harold,她最近一直不和我说话,我得不到任何新信息。”Root难掩失望的神色,“倒是新的号码有些进展,Shaw作为MrLark——也就是你的新身份——的秘书已经着手去调查了。”Root摘掉头上的假发,“这个东西可真闷…作为你的热身任务,明天九点你和Shaw要去见一下这次的号码,象征性地去一个工厂转一转,再给他一些钱,签一个收购合同,困难解决了——事情简单易懂,回归纽约是不是有些激动Harry?”

  Finch摇晃不定地走到熟悉的电脑桌前,他的腿实在是太疼。Finch在电脑里调出了这次号码的资料,Ailinisi——希腊神话中的复仇者形象,而那个科技公司Mideca看着有些眼熟,但又想不起来什么。

  “我认为这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Ms Groves。”Finch喃喃地说。

  “她说,放弃他…”Root告诉Finch,她刚刚收到了机器的新指示。

  “John的信号!”Finch没有听见Root的报告,他的注意力被另一台电脑上闪着Reese身为管理员的黄色指示标记吸引住,这是一个月之内第一次有Reese的消息,“这是哪?”很久不回纽约而且目前还很激动的Finch有点记不住周边郊区的环境。

  “这是Ailinisi的工厂。”Root看了一眼地图。

  “Mr Reese肯定在那,我们现在就去找他…”嘴上说着,Finch就要起身出发。
  Root按下Finch的肩膀,提高了音量,“她说让我们放弃救他!”

  Finch愣了一下,不明白她说的到底是号码还是Reese。

  双方都沉默了一会,Finch看着Root,而Root却不说话。

  “我想她的意思是…全部放弃…包括John。”最后的John甚至听不清楚。

 

  “这只是个错误,机器出错了,Ms Groves。”Finch一时没反应过来,他不相信他的机器会让他放弃拯救号码,还有Reese。他摇摇头,“它还不够完美。”

  “Harry,听我说。“Root扳过Finch的转椅,让他面对自己,“政府已经在寻找你的下落了,他们想要重新掌管,你是唯一的途径,他们知道你没死。”

 

  “在Shaw去接你之前,那个乡村已经不再平静了,主控者派了特工到处在找你。现在你回来了,整个城市都布满了政府的眼线,你只要踏出地铁站这个门马上就会有十二个顶级特工用带着消音器的手枪带你去喝茶…”

 

  Finch沉默了,每次到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他精密的大脑总会空白五秒,然后作出一个无法挽回的决定,很多时候这个决定都会对自己不利。

  Reese曾经说过,当Finch需要他的时候他在。以前Reese问Finch是否在线,他总是回答,“Always,MrReese”。现在是他们需要彼此的时候又怎么能抛开曾经的承诺选择逃避呢?

 

  “Ms Groves,记得在机器最危急的时候,Dominic让我去救John,另一边机器需要我们拯救它,我说了一句话,你还记得吗?”

  “你不会牺牲John去救一个人工智能…”Root回答,“但是Harold,这不能相提并论。你会有危险…”

  Finch露出一个苦笑,眼睛里透着无奈,打断了她的话,“在我创造它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已经不能全身而退了,而当我们拯救号码的时候就行走在黑暗之中,危险只不过是附带品。”他起身去找自己的手提包,“刚开始的时候,我和John讲过,这份工作不会很容易。现在也是如此,只不过改变了位置。”

  Root看着Finch一意孤行的样子说不出话,Finch的决定很难改变,她能做的就只能是保护机器,然而机器保护Finch,Finch有他想要保护的人。

  沉默了一会,Root的声音没有以往的坚定,“好吧Harry,你可以去救John,但是不能你自己去,我…”Root突然暂停了一会,她接到了机器的指令,“Sorry,我不能陪你去了,新任务。Shaw在回来的路上,她和你一起。”

  “谢谢,Root。”Finch说,他说了Root,这是Finch真正信任Root的时候才有的称呼。

  Root回头露出了美丽的侧脸,“你永远都不必和我说谢谢Harry,注意安全。”

*****6

 

  工厂破旧不堪,周边的杂草肆意生长着,毕竟是初春,绿意刚刚在城区的公园里蔓延,而这里却像是不毛之地,尘土飞扬。门口停了几辆黑色的轿车,还有几个带着黑墨镜的人,样子像是保镖之类的。工厂很大,大门爬满了暗红色的铁锈,边边角角还有剩下的黑漆。窗户被安放在很高的地方,却被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尘。怎么看这个工厂都不像是能给投资商回报的资产。

  Finch深呼吸一口气,对身后的Shaw说,“走吧。”

 

  门口的黑衣人打开大门,露出一个缝隙让他们过去。灰黑色的水泥地面上闪过两个身影,然后沉闷的一声响,影子们瞬间消失。

  里面一片漆黑,像是地下室那种腐朽潮湿的味道扑面而来,空气中甚至还夹杂着一丝血的腥气。Finch感觉四周阴冷的凉气一丝一丝地钻进他的身体里。

 

  “Mr Lark?”一个男人从黑暗中走出来,点亮了一小块地方,男人的眼神让人琢磨不透,声音更是透着些恐怖,“还是说叫你MrFinch比较好?”

  Shaw握紧了口袋里的枪,想要把Finch护到身后,但是Finch没有动,他示意Shaw不要轻举妄动。

  “哦对,合同,我们的合同是关于你的...”沉默了一会,男人突然想起了什么,手指来回摆动。他用着戏剧化的腔调,像是在说舞台剧的台词,“机器,不对他不仅仅是一个机器,他是…上帝!”

  “他只是一个人工智能,Mr Ailinisi 。”Finch看着眼前这个有些疯癫的男人说,Finch从来没有把机器当作一个上帝,它永远都是机器,即使它有人类的情感也是由无数个芯片和无机体组成的。 

  Ailinisi突然笑了,古怪的笑声飘荡在这个空旷的工厂,Shaw感到全身发麻,恨不得马上崩了这个神经病人。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的目的不是他的名字,他叫什么都行,The Machine…God…Samaritan……其实,Harold,我觉得John也不错。”

  Finch警觉了起来,“John在哪?”

  突然一声枪响,身后的Shaw应声倒地,Finch转身看见Shaw表情痛苦地躺在地上。她被击穿了肩膀,血被黑色的大衣吸收了不少,但还是快速在地上形成了一滩暗红色液体。Shaw虽然挨过比这还疼的子弹,但是被击穿肩膀的伤可没那么容易忍受,她额头上的汗珠蜿蜒着流进衣服里。

  “他在那。”Ailinisi的手指向黑暗处的一角,灯亮起,Reese就站在角落里,手里拿着枪对着Finch和Shaw,面无表情地看着Finch。他瘦了,也白了很多,套着黑色大衣看不出有什么伤,只是他的表情让人感到违和,这不是Reese,他的Reese永远都不会拿枪对着他。

  Finch不相信角落里对着Shaw开枪的男人是Reese,他颤声地问,“MrReese?”

  Ailinisi咬着指甲,含糊不清地说,“他不会说话,除非我让他说。”

  Shaw咬着牙,手在暗处紧握着枪,她的子弹正蓄势待发,“你对他做了什么?!”

  “不是我做的!”男人委屈地举起双手,“这你要找Greer那个老头子算账去了,是他在上次Reese失踪的时候给他安装了控制脑部神经的微型芯片,想要日后在你们身边获取点有用的信息好东山再起。不过…嗯…他的机体反应有点出乎意料,而且芯片不够成熟,没有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反而进入了休眠。所以造成了他每天都会记忆清零的症状…哦……”Ailinisi在嘴里投了一个药片,表情像是嗑了药,“不过现在你看。Tada!试验成功了!”

  “你这个变态!”Shaw愤怒地掏出枪想杀了这个变态,马上另一个子弹打到了她身边的地面,溅起一片灰尘。身后突然出现几个黑衣人拿走了Shaw的手枪并把她绑了起来。

  “Hey,这位美丽的女士,劝你不要轻举妄动,保持冷静好吗?”Ailinisi对Shaw露出了粘腻的微笑,“我可不忍心对这样迷人的女士下手。”Shaw的牙咯咯作响恨不得吞了他。

  “放了他。”Finch看了一眼暗处的Reese,冰冷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

  “我要机器的控制权。”Ailinisi诡异地笑着。

  Finch一猜就知道他打的机器的注意,他毫不犹豫地拒绝,“这不可能。”

  “别无他求。”

   双方都沉默了,空气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他们之间绷着一根弦,仿佛只要有人说话,弦就会崩断。

 

  “这样吧,Harold,我们来换一个方式。John的左轮手枪里还剩一颗子弹,他对自己开一枪,然后给这位女士一枪,我们来赌赌看那颗子弹到底属于谁。如果你输了就要给我管理员权限。”Ailinisi提出了一个相当残忍又看似公平的方法。

  Finch的身体微微颤抖,他不知道如何选择,耳朵里只剩下嗡嗡的声响听不见别人说话。他甚至有点站不住,也看不清Shaw的表情。

  “你不选的话,那我就先选了哦。我舍不得女人死,那我选John好了”

  “我,弃权。”Finch终于发出了声音,嘶哑无力,这仿佛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如果你要John或者Shaw任何一个人死,我也不会活着走出去,决定权在你。”最后的话掷地有声,像是视死如归一样地看着角落里的Reese。


评论(5)
热度(14)

废话很多

一个爱各类美人儿的桃
你永远也不知道时差党的更新时间(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 废话很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