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her

[Ebenji] Cough Holiday

这篇文实际上讲的是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Ethan和结婚[。很久以后才发现自己的偶像也一身臭毛病心也很累的Benji[。日常纯糖,注意脂肪。


 ----------------------------


“把药吃了。”Benji站在床边,看着在床上装死的特工先生,Ethan.我真的睡着了.Hunt。


  很显然这位IMF的金牌特工就算是爬过迪拜高塔,游得了深海,又或者高空攀岩什么惊现刺激的都干过也总有为数不多的软肋,比如现在。


  Benji翻了个白眼,他知道裹着被子摊在床上装睡是Ethan的拿手好戏,无非就是为了不吃药。


 姜黄色的猫跳上床,轻盈地踩在Ethan的肚子上,用尾巴扫熟睡的男人的脸——反正Benji受不了这样柔软的瘙痒马上就会起来逗她玩玩,但是这位好像是经过耐痒训练的特工对此不为所动,调皮的猫又上前走了两步,用粉嫩的舌头舔Ethan的脸,但又像是被胡茬扎到,用爪子抹了抹脸,踩着蓝色的围巾跑出了房间。


“Comeon Ethan!我知道你没睡!给我起来吃药!”连猫都对Ethan无可奈何,Benji摊手大叫,“每次都来这一招不觉得都有些愧对你的队长称号吗?来点有创意的好吗!”要不是Ethan每次生病都在伦敦,还都是在他家的床上,Benji真的不想管这个连药都需要人哄着吃的大龄儿童。


 


  不过这也是Ethan不愿意吃药的原因,除了执行任务受伤只能乖乖地在医院治疗以外,十分强健的Ethan几乎没有免疫力低下的时候,就算是生病也都是没几天就生龙活虎了。所以这次生病也是十分的可笑——由于刚刚在寒流将临的伦敦执行一个监视任务,皮夹克早就不足以御寒,三天两夜没休息也没按照人体机理规律正常进食,执行完任务之后为了早点赶回家看Benji又赶上一场雨——英国的天气谁能说得准呢。好像老天故意让Ethan病在Benji的家门口,Ethan赶到Benji家时刚好晕了过去,Benji又恰巧去购物。所以当Benji回到家时就看见自家特工躺在自家门口一副要去世的样子,他吓得差点把手里塞满减价面包和草莓味Pocky饼干的购物袋扔了出去。


  凭借自己在外勤特工训练期间和生活常识,Benji非常确定Ethan是过度劳累而引起的免疫力低下,而且恰逢换季,雨水和冷空气像是商量好似的,一起吹向了不列颠群岛。Benji稍稍放下一口气,不是什么大病,只要按时吃药好好休息就好,但是现在这个在床上摊着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模范病人,裹着被子团成一团,像个蠕虫。


 


  床上的大蠕虫一点都没有起来的意思,Benji才不信他是睡着了的,上一次生病也是这样躺在床上装睡不吃药,当时Benji也觉得他可是Ethan.铁打的传奇特工.Hunt啊,不吃药才是他的风格,也没有太当一回事,只是给他每天做一些营养一点的食物——肯定不是炸鱼薯条了。但是本身就是病毒型的疾病总拖着不吃药不治疗到底还是加重了病情,Ethan真的昏迷了过去,摸摸他的额头也是滚烫,Benji这才慌了,打完急救电话发现英国人的办事效率远远赶不上美国人,而且自己家离市区还有好一段距离,Benji不得不扛着比自己沉十多斤的特工,开车去了医院。所以这一次Benji说什么都得让他吃完药再睡。


 


  Benji拉起来被子的一角,准备把Ethan从被子里面抖出来,但是很显然他低估了即使生病力量也比他大很多的EthanHunt,被子大部分被压在Ethan的身下他根本拽不出来,Benji又去拽床尾的那一角,但是同样地纠缠在Ethan的腿上不肯下来。Benji拽了好久都没能成功叫醒Ethan,自己反倒是累得气喘吁吁和一额头汗。


  Benji一屁股坐在床上,背对着Ethan大口地喘着粗气,“Ethan,我说了,你要是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生病我都不会管你,可是你每一次都在伦敦还都是在我家生病我就要怀疑你是不是故意的了!我知道伦敦这天气不好,还总爱下雨,但是我从小在这里长大的怎么就没这么爱生病呢!生病就算了,让你吃药还要费好大的劲!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就在你的咖喱饭里面加苦瓜!很多苦瓜…唔……”Benji的抱怨被堵在Ethan的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Ethan起来抱住话痨不止的Benji,然后扳过他的身体,吻上了Benji喋喋不休的嘴唇,Ethan不断地掠夺Benji的口腔,品尝Benji口中残留的红茶和柠檬小饼干的味道,也不停地用温热的手掌去安抚Benji的后背。Benji开始慢慢回应,他总是不懂得如何回应Ethan的吻,所以到最后Benji总是把脸颊憋的通红,嘴唇被Ethan折磨地像是清晨的玫瑰,嘴角还有一丝光亮,Ethan每一次吻完Benji之后总感觉裤子紧了不少。


  Benji推开Ethan,嘴里小声嘟囔着,“早知道你这样我就应该提前在自己嘴里含上药…”Benji拿过桌子上的药片塞进Ethan的嘴里,又把水杯靠近Ethan的嘴唇,灌进去一口水。Ethan顺从地向后仰了一下,向后一躺埋进柔软的枕头里。


Benj一把拽起来准备再次赖床的Ethan,顺手拉开了米色的窗帘,“起来穿衣服,然后出来吃饭。”


  Ethan不得不掀开被子,迷蒙地看了一眼窗外,下雪了。雪花一片一片地略过窗前,落在楼下的咖啡屋的顶棚上。


  打了个喷嚏,Ethan才发现自己上半身只穿了一件背心,被房间里的冷空气冻得不得不裹着被子。Benji的公寓果然是太小了,一室一厅,不能更乱七八糟的单人床,算上一个猫窝。客厅的书柜里除了几本莎士比亚和乔治威尔逊,柜子的半壁江山都被各种游戏盘和电影蓝光碟占领。红色的沙发倒是足够让人感到舒适和温暖,不过还是有壁炉的好——Ethan吸了吸鼻子拎起来椅子上的一件毛衣,当然在沙发里抱着穿毛绒睡衣的Benji也是不错的取暖选择。


 


  “应该在家里装一个壁炉的,屋里太冷了。”Ethan用叉子挑着碗里的花椰菜说,他用筷子的方式用Benji的话来讲是“难度系数比拆炸弹还高的并且是一种折磨自己的方法”


  “房间太小,壁炉会占了Wendy的窝”,Benji随手调高了几度客厅里的挂壁式空调,“这空调有时间我得好好修修,不怎么暖和了。”


  Benji把自己碗里的牛肉挑出来给Ethan夹过去,“伦敦这个房子也不怎么回来住,修了也没用。过几天还要回去上班,华盛顿的气候总比伦敦好一点,我新买了一条厚的羊毛毯子,超市减价的时候买的…不过冬天很快就会过去了,我都开始写春季预算报表了。”Benji源源不断地给Ethan夹碗里的牛肉,“哦!部长让我们早些回华盛顿递交任务报告,下半年的心理测试也要开始做了…我讨厌测谎仪那两个冰凉的夹子……”


  Ethan照单全收,不论是耳朵还是嘴里的牛肉,他习惯了Benji连吃饭时嘴都不闲着地和他说生活或者工作上的琐事,也习惯Benji每次都会把辣牛肉夹到自己碗里。


  “不急。”


 


  吃了一顿不怎么正宗的中国料理,Ethan被家里的冷空气冻得睡意全无,趁着Benji在厨房刷碗,偷偷溜回没几步远的房间,重新钻回被子里。Ethan几次三番地和Benji说过换一张大一点的床。这张床平时放一个枕头一张被子正好,况且Benji的衣服电脑书包工作证什么东西都往床上扔,显得床更小。一旦承受它不该承受的重量时,甚至会发出吱吱呀呀的抗议。不过很多时候他们都不在乎这些噪音,两个人一个枕头,一张被子,依靠彼此的体温取暖然后又越来越热。


 


  “你怎么又回床上去了Ethan!”Benji解下腰上橘黄色的围裙,随手扔在门口的洗衣篮里面。


  “冷。”Ethan埋在枕头里闷声说。


  Benji摸摸Ethan的额头,不发烧了,不过感冒看来还没好,屋子里又冷,看来还是得再好好休息一阵。


  “那你睡觉吧,我去打游戏了,就在客厅。”Benji给Ethan倒了一杯热水放在布满饼干碎屑和榛仁巧克力糖纸的床头柜上。


  Ethan的手从被窝里伸出来,抓住Benji的胳膊,“我头疼。”


  “那是你睡多了。”Benji把手抽回去,“人不出门晒晒太阳总是在家里窝着会没有活力。”


  “哪有太阳,外面下雪呢。”Ethan又抓住了Benji羽绒马甲的口袋把他拽到了床上,用被子把两个人罩住,只留下两双眼睛,“一起挤着睡有助于保暖。”


  Benji深吸一口气,看来这个粘人的大型犬又要霸占打游戏的时间了,雪天打游戏,多么完美!Benji看了一眼Ethan灰绿色的眼睛顿时感到自己总是不能拒绝Ethan的请求,况且就算拒绝了,他也总会让他回来。以前在监控器里觉得像是无所不能的EthanHunt,在Benji真正融入在他的生活里,存在于他的世界里的时候,他才觉得原来他是那么稀松平常,又那么脆弱不堪,他也会生病,也会挑食,也会怕冷怕潮…Benji觉得这时候他也需要照顾和保护。


  “看什么?”Ethan一扭头发现Benji一直出神地望着他。


  Benji上手抹了一下Ethan的眼角,“See?没洗脸的后果。”


  Ethan怀疑地用没有搂着Benji的那只手去摸另一只眼睛,“我明明洗过脸的。”


  “很明显,你的洗脸技术还不太高明。”


  “我毫不怀疑伦敦自来水的质量。”


  “那可不是你眼角里有眼屎的理由。”


  “你没有?”


  “没有。”


  “让我看看。”


  “…这也不是你随便亲我的理由。”Benji稍微扭过头去,他可不是二十多岁连亲额头都会害羞的小伙子了,可每一次Ethan都会看到他脸颊上有一点不易察觉的红晕。


  Ethan扳过Benji 的脸,把自己的额头顶在他的额头上,看着Benji的眼睛,轻声说,“反正我们有一个假期呢,大雪天不就是在家做一些让彼此都开心的事情吗?”


  “…”


 很快,Benji的衣服杂乱地扔在地板上,不堪重负的单人床开始抗议。


  


 第二天两个人齐刷刷地躺在Benji的单人床上,Benji流着鼻涕,Ethan咳嗽不停。很显然,Benji被Ethan感染了。


  “我们要不要叫Brandt给我们带点药过来?”Benji拧着自己红透了的鼻子嗡声说。


  Ethan哑着嗓子,左手还是搂着Benji,说,“不用,反正现在我们都在床上。你传染我,我再传染你。到时候部长找不到我们,自然就有人来帮我们收尸的。”


  Benji仔细想了想这种可能性,纠结了好久,还是困难地翻下床去找药。


  “你这个样子最好不要让别人看到,糟透了。”


 


 部长对于两位特工同时旷工还不请假的行为表示不满,并表示如果两个人再不带着任务报告出现在华盛顿特区的部长办公室里,就扣除Benji和Ethan的蜜月假期和补贴。


——The End——


接下来准备写Ebenji 的中长篇了。。一个看似悲伤的故事,我已经答应球球HE了,祝我好运,不知道随缘能不能上,大家撸否随时捕捉我。mua!

评论(14)
热度(85)

🍑Peacher

Ebenji就是我的命!!!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我回来啦w

© 🍑Pea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