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her

Who Knew [Ebenji]1-2

本圈糖太多,这让我一个专注虐梗三百年的后妈有些按耐不住我的麒麟臂[你想虐就直说[。但是请相信我,这真的是一份隐藏着刀片的一大口糖,坚持看下去你就会找到恋爱的酸臭味。

这是一个很烂的梗,我十分喜爱失忆,又恰逢想起了听了很多年的老歌,Pink的Who Knew,灵光一现写出了一篇文。

因为已经答应你们的 @EARTH 球聚聚HE,所以我不会食言的。为了激励自己赶紧写文先放上来两章[然并卵

正文开始------


1

  天快要破晓了,凌晨的风总是让人感觉冰冷,但又透着一种生机。这代表还有不久,太阳就会升起来,驱逐黑暗里零碎的星辰和浓雾,然后带来阳光。

  

  他们疯狂地在狭窄的道路上跑着,Benji的膝盖被炸碎的玻璃碎片扎得血肉模糊,踉跄地跟在Ethan的身后,Ethan牵着他的手跑到了一个破败的房子里。尽头是集装箱和无尽的铁丝网,后面是两个顶尖的国际杀手正在追杀他们,这是他们唯一的停靠站。

  身体中的各种机能耗用殆尽,Benji在电脑被子弹击中之前发出了求救信号,不知道总部能不能了解他们的情况派出支援。Ethan的子弹也用光了,除了肩膀里的那一颗。Ethan不得不让他们隐藏在黑暗处休息一阵,好躲避敌人的攻击。

  Benji已经承受不住膝盖上的疼痛,倚着墙角蹲了下去。估计是伤到骨头了,他闭上眼悲观地想,这可比电线划破手指疼上百倍。凭着微弱的光线,Ethan看到Benji的额头上蒙上了一层冷汗,他已经坚持地够久了,从太阳刚刚落下到又要升起。Ethan看了看疲惫不堪还受了伤的Benji,双手捧起Benji的脸,手上的血迹不免蹭到了Benji的脸颊上。

  “Benji,听我说。”Benji迷迷糊糊地看着眼前的Ethan,他的手很温暖,即使是在寒冷的冬天的凌晨,“还记得我交给你的方法吗?”

  “记得…”Benji微微点了点头,看着Ethan的眼睛他突然有种不好的直觉,就在他的心间摇晃,这种感觉瞬间弥漫在空气中让他感到恐慌,他顿时清醒了,也感觉不到膝盖上的疼痛。Benji不安地握住Ethan的手,生怕他会消失。

  Ethan用没受伤的那一边手缕了一下Benji的头发,亲了一下他的额头,“我不会走,就在这。我说了我会永远保护你。”   

  “你可要答应我。”Benji也笑了,他不知道Ethan也受了伤。心里的那种预感只是一瞬,毫无来由,他知道他不会离开的。

  “好,我答应。任务完成后我们就去度蜜月,去夏威夷,去冲浪。”Ethan仔细地看着Benji的双眼,他的眉毛和鼻子,他金黄色的头发。

  他知道,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他们两个都活着走出这个村庄。Ethan手里有他们想要的东西,现在看来没有杀死Ethan让那份文件永远消失他们是不会放弃的。他必须让Benji活下去,即使是自己挡住了那一颗致命的子弹。Ethan已经想过所有的计划,没有planB了,这是唯一的办法。

  “我可不会冲浪...”Benji自嘲自己的小肚子。

  Ethan搂过Benji,给他最后的一个拥抱,在他的耳边轻声地说,“我当然会教你,但是现在还是保命要紧。”的确他们已经快有一天时间滴水未进了,Benji的嘴唇早就干裂地起皮,腿上的伤口更加快了水分的流失。

  “我去周边看看,马上就回来。他们马上就要追过来了,在这里等我。”Ethan把自己的外套披在Benji的身上,轻吻了一下Benji干裂却柔软的嘴唇。

  Benji已经疲惫地快要昏睡过去,他不想让Ethan离开但只是顺从地给了Ethan一个吻,“注意安全,爱你。”

  Ethan勾起好看的嘴角,也轻声说了一句,“爱你。”

  至于永远,谁知道呢?

 2

  Benji迷迷糊糊得要掉进梦境,感觉好多人在追赶他,他必须要很努力地奔跑,他就要跑不动了,这比当年考外勤特工时的长跑训练还令人难受,胸腔里钻心地疼,腿上的肌肉牵动一下就会疼痛不止。但是Ethan的手牵着他,带领着他,就像以前Benji看着Ethan在监视器上的飒爽英姿也决定去申请外勤特工的考试伴随他左右的那种感觉。Benji顿时觉得这一切好像也没那么难熬,他们就快到尽头了,Brandt在那一端等着他们,还有Luther。

 

“只要有人出现,立即射杀。”这是屋顶上的狙击手得到的最后命令。

 

“砰——”第一缕阳光照射在Ethan的身体上,鲜血迸射在土地里,瞬间消失,只留下一片深红色沁入泥土的独特气味和触目惊心的颜色。

 

 

*******

  •  

“砰——”

 窗台上的花瓶被风刮了下来,掉在地毯上,里面早就没有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进去的一支玫瑰也早就枯了枝叶。

  Benji再一次从睡梦里惊醒,壁炉里的炉火看起来已经熄灭了很久,身上盖着的被子也被踹到了地上。尽管如此,轻薄的睡衣上还是留下了大片的汗渍。

  冬天即使是天亮的晚,晨光也已经照耀到Benji不大的公寓里。透过窗帘的一丝光线正好照在Benji受伤的左腿膝盖,尽管是表皮伤,但是炸得最深的那一块玻璃差一点就扎进了Benji的韧带里。好在Benji没有定期去游泳的习惯,膝盖常年被IMF的制服裤子遮着,挡住了左侧膝盖上触目惊心的伤疤。


******

  Benji听见一声枪响猛地睁开眼睛,他不相信自己的耳朵,Ethan已经没有子弹了,那么就说明…不会的,一定不会的,Ethan刚刚和他保证他会回来……Benji抽动了一下嘴角像是苦笑了自己一番,一定是太累了。紧接着的两声枪响把他从幻想中拽进现实,然后是救护车的声音,有直升飞机的叶片高速旋转的声音,有搜救犬的声音,不一会有警车的声音…哦,Brandt也来了,他在焦急地喊Benji的名字,Benji很想回答Brandt说我在这一切都好,除了膝盖有些痛以外。但是喉咙沙哑地发不出声音,他在等Ethan回来,可是等到Brandt扶他起来的时候Ethan都没有回来。Benji扶着Brandt的肩膀往救护车那边走,他哑着声音问Ethan在哪?是不是已经上车了?Brandt不回答他,只是捏紧了Benji扶着他的手臂。

  “借过!让一下!”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抬着担架在不远处走过来,周围还围着好多人,都在帮忙开路避让行人。

  Benji回头看了一下马路对面的救护车,想看清担架上的人,担架上蒙着一层白布,头部的部分还被血浸红了一块。Benji努力去想这不是Ethan,一定不是。不远处的两个人在做登记工作,Benji还是听见了他们的对话。

 

  “死者姓名。”

  “Ethan Hunt。”

 

*******

 

  Benji揉揉眼睛,看了眼床头上还没响起来的闹钟,离闹钟响起还有两个多小时。他很少有像以前和Ethan在一起的时候睡得那么踏实。快三年了,每每都是在太阳出现前的时候从并不怎么安稳的睡眠中醒来,像是说好了似的,Ethan也是在那一霎那离开了他的身边。所以每天他从狭窄的单人床上醒过来的时候,安静地坐在床上裹着被子等到天亮,然后看阳光放肆地闯进不大的屋子,照得脸上暖洋洋又有了睡意的时候,闹钟及时提醒自己该下床吃一口东西然后挤一个小时地铁去上班了。

早餐一如既往的是上周日买的一根法棍,昨天晚上剩的沙拉牛排,还算新鲜的苹果,还有和猫共享的一盒牛奶,像白开水一样的一天从一杯红茶开始。

*******

 

  Benji听到EthanHunt的名字顿时愣住了,如果没有前面说的那句话,Benji以为那是在问谁是IMF最好的特工而不是死者姓名这么冰冷的字眼。

  Ethan原来不是那个没有不可能的任务的特工,他唯一一次没有完成任务,只是这代价太过疼痛。每一次任务他们都可以化险为夷,也可以在生死离别之后再见到对方。也许印证了以前部长说过的那样——他们的幸运值使用殆尽了,这一次是不可能了,他们没有再相见的可能了,EthanHunt是个骗子。Benji揉了揉发酸的眼眶,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风口处太久了。

  Benji躺在手术台上,被注射了麻药之后感觉浑身通畅,膝盖没那么疼了,脑子混沌地要走向噩梦的边缘。良久,Brandt看到已经昏迷过去的Benji的眼角流下一行清澈的眼泪。

---------------

你们不可以打我。记住了吗。

剧透是,Ethan一定会还阳的,马上。mua


评论(27)
热度(55)

🍑Peacher

Ebenji就是我的命!!!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我回来啦w

© 🍑Pea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