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

Who Knew[Ebenji]3-4

放心,我已经喂下了这颗还魂丹。只不过质量堪忧。第一二章走你~http://colinfirrrrth.lofter.com/post/422bf3_8989bba

下面一段话来自我球,这当然也是我的心声[。楼主要去睡觉了,不定时回来更新(当然如果没人看就不更新了。作为一个过气的楼主就是这么随性且懒)

预警,ooc。。剧情进展缓慢。。全部为Benji内心戏

-------------

3

  接下来的几个月,拐杖、石膏和输液瓶陪着Benji度过了没有Ethan在身边的那一段漫长的磨合期。部长破天荒地给Benji放了一个年假,让他的那一份任务报告等放完假再交上,各种测试也可以暂且缓一缓,让他先把病养好然后好好休息,等待总部的通知。

  Benji不是那么脆弱的人,他从不表现自己一击即碎的那一面,也许话痨和乐观是他的伪装,当Ethan离开他再也没法隐藏住自己的悲伤和脆弱。

  刚开始的时候,Benji百无聊赖地守着家里快要积灰的座机电话,他幻想Ethan有可能只是受伤,等他醒过来的时候自然会给自己打电话,他拒绝相信或拒绝承认Ethan已经死亡的事实。有时候他甚至会自己拄着拐去医院找Ethan的病房,整个楼道里只有Benji一个人一瘸一拐地扒每一间病房门口的标牌寻找EthanHunt的字眼。或者去他们常去的那一家烘焙店去吃下午茶,坐在靠窗的位置,给自己点一杯大吉岭红茶再给Ethan点一杯现磨咖啡,然后一个人坐到店铺打烊。 

  这反而让Benji加倍感受到Ethan的死去——早上只有闹钟叫他起床,没有人再为他做那种美味又赏心悦目的早餐,也没有人会早上醒来为他挑选领带。不会再有他们曾经畅想过的白栅栏的花园,也不会有“我会回来的”这种对普通家庭而言微不足道的一句话。因为如今这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

  

  不久,Benji发现自己怎么都等不到Ethan回家或者喝掉那杯冷掉的咖啡,他开始怀疑自己。作为消遣的游戏盘和手柄被Benji摔得七零八碎,然后窝在沙发里生自己的气,他时常痛恨自己的无能,一个不合格的外勤特工还需要Ethan的保护,没法照顾自己,拖累了Ethan,如果他自己去执行任务的话一定可以完成任务…这个月他去了医院两次去缝合崩裂的伤口。

 

  等到第三个月,Benji的腿好得差不多了,可以随意走动了。他学楼上的那位老夫人经常去教堂。作为一个崇尚科学的唯物主义者他不信任何宗教,以前他会以为这是人类对于现实生活的不可抗力而进行的一种自我安慰,但是现在他需要这个来麻痹自己。他在忏悔屋里对神父说过,如果Ethan可以回到他的身边,他愿意扔掉自己所有的游戏光盘和电影蓝光,戒掉小饼干和红茶也无所谓,甚至可以做任何事情,只要他能再看到Ethan。他学会了双手合十,然后对十字架上的耶稣说,我有罪。

 

4

 

  跑了几趟教堂后Benji也不再去了,无形的自我安慰总是无用的,这永远比不上一件Ethan的衬衫来得安稳。他总是做梦,梦见Ethan躺在血泊里,嘴边还挂着微笑,然后哭着醒过来,手里攥着Ethan的黑色衬衫。Benji当然不会真的丢掉自己的游戏盘,不光是游戏盘,任何事物他都丧失了兴趣,甚至是每天必备的红茶和蔓越莓小饼干。胡子拉碴也不愿意修理,一件小浣熊的T恤穿了一周都懒得换下来。

  他认为这是上帝对他的惩罚,他本来一帆风顺的人生从四个月前Ethan离开后就改变了,变得无精打采,变得没有生机。他努力让自己变得和从前一样,捡起来电子游戏和夺宝奇兵,但是它们像是失去了吸引力,Benji仍然常做噩梦然后哭湿枕头。他给自己找了个伴,一只姜黄色的猫,他没多想就给它起名叫Hunt,就算是自己不洗脸刷牙也一定会给这只猫吃最好的猫粮和罐头。

 

  终于,在他昏昏噩噩地度过了悲伤的前四个阶段以后,他选择接受,Benji意识到自己需要活下去,生活还是要继续。他没有那么强烈的欲望去当外勤特工了,他发现自己还是适合坐在电脑面前当一个gerk,也懒得跳槽,他愿意留在IMF或者CIA无论什么,混吃等死等到退休的时候有一份保险金就足够了。

  在Ethan去世的第五个月第二十七天,Benji重新穿上西装领带,乘坐一个人的地铁去上班了。

 

  部长有问过Benji是想留在技术部还是继续做外勤特工,如果去培训新的技术人才他也可以给大学写介绍信,Benji没有多想就决定留在技术部继续做一个军需官,这就是他以前的岗位,也是因为这个工作认识了Ethan。部长并没有说什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文件夹。Benji没有看到上面的名字是EthanHunt。

 

  当Benji像往常一样走在IMF的大楼里的时候,所有人都把手里的东西挡在嘴边然后和离自己最近的人窃窃私语,Benji看了一眼自己的衬衫,并没有把早上的红茶洒在身上。于是忽略旁人的眼光继续往电梯间走。

  “那不是Benjamin Dunn吗!”

  “他怎么回来了?!”

  “不是说已经死了吗?和Ethan Hunt?”

  “那个叛徒?不是说Ethan背叛了组织潜伏在IMF然后被发现了……你他妈有病啊!”青年被打倒在地,捂住快速红肿起来的颧骨怒视着Benji。

  Benji正了正自己的领带,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EthanHunt是个英雄,使整个国家的英雄。他是为了保护我才牺牲的,记住了。”然后眨了眨眼睛上了电梯。

  “新来的年轻人不懂事,你跟他们较什么劲呢。”电梯里的老员工和Benji寒暄。

  Benji看了眼电梯右上角的数字,扶了一下黑框眼镜,“因为他们错了。”

  我更了解Ethan Hunt是什么样的人。

 

 *******

  三年了,他不再抱有幻想去否认Ethan牺牲的事实,也不会自怨自哀地怨恨自己的无用。一切都和没有Ethan的时候一样,只不过他比那时候每天和小饼干为伴的时候瘦了很多,然后没有以前那么话唠了,事实上他只有在Ethan面前才表现的不那么话痨。Benji慢慢习惯了一个人生活,和一只叫Hunt的猫。下班以后去他们常去的那家店去喝一壶大吉岭,然后帮Ethan点一杯放在那看它冷掉,然后回家做饭。游戏他也不像以前那么没节制地玩到后半夜三点还在刷副本,Ethan告诉过他要按时睡觉,况且也没有人会做他的人性靠枕了,否则真的会落枕。

  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时常安慰自己。但是真正到睡不着的时候他才发现Ethan在他的生活里还是占了很大的一部分,以至于到现在留下了不可弥补的空缺。

 

  “Mr Dunn…”一只手把愣神的Benji从神游中拉回来,“能帮我个忙吗?这有一个特工需要军需官,但是我正要赶一篇任务报告,马上就要交了,该死的Frank…拜托了…”

  Benji挥挥手把这个吵人的新人赶走,看在他还算毕恭毕敬地态度上选择帮他,助人为乐罢了。

 

  “你好,这里是Benji Dunn,你的临时军需官,我们的通话会被记录。有什么需要可以马上和我沟通,我会……”千篇一律的开场白被耳机里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打断。

  “Benji?虽然我们没有见过,但是我对这个名字莫名感觉亲切熟悉。很高兴认识你。”这个声音,曾经在Benji的耳边说过我爱你,也说过我会回来,现在,他真的出现在Benji的耳朵里。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耳朵有问题了,还是最近睡眠不好出现了幻觉。但是Ethan已经死了…

  “喂?有人吗?”

  “嗯…哦!我在我在!”Benji回过神来,才想起来自己还在做某人的军需官,“你叫什么…”Benji鼓足了勇气像是刚认识对方一样问他的名字。他既希望是Ethan,又希望不是他。如果是,那说明Ethan真的还活着,但是很显然他不记得自己了,这时候他又希望不是。

  “我叫Ethan,Ethan Hunt。”和他刚认识Ethan的时候一样,还是这一句话。

评论(14)
热度(33)

废话很多

一个爱各类美人儿的桃
你永远也不知道时差党的更新时间(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 废话很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