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her

Who Knew[EBenji]5-6

跪着献上迟来已久的更新。半个月前的存货求轻轻敲打

仍然进展缓慢,而且没有糖[。

但是相信我,糖我已经准备好了,就当这次是为下一次的甜做铺垫吧!不然不好吃[捂脸


5


  Benji恍惚地为电话里的Ethan指明了道路,一个简单的任务。在切断通讯之前,Benji忽然叫住了Ethan。

  “等等…”他犹豫要不要问,他突然不想知道得那么多,Ethan活着就足够了,其他的他不再奢求。但是那一点点私心又在作祟,他就是个普通人而已。

  “?”

  “嗯…你知道......”

  “知道什么?”  

  “没什么!很高兴认识你。”还没等Ethan反应过来Benji就切断了通话,说完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巴掌。

  电话对面的Ethan挠了挠后脑勺表示奇怪,纽约的雪花飘落在Ethan的刘海上。他的容颜没有丝毫改变,仍然英俊潇洒,只是前额的一道浅浅的疤印被刘海遮住了,也并无大碍。

 

  Benji摊在自己的办公椅上悔恨不已,双脚踩着桌角从这头转到那头,又转了回来。这三年来他无数次想象Ethan回归时的情景,他从来都没想过真实的场景。所以刚才Benji精密的大脑,死机了。

  监视器上没有画面,但是Benji听声音就能听出来这是Ethan。他的声音还是和从前一样,热情又富有活力,还散发着阳刚的魅力。Benji趴在桌子上把脸埋进臂弯里,他突然有些恨Ethan,当他感到人生暗淡的时候他以为Ethan死了,Ethan却还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就在刚才,他甚至都不记得自己,那也就是说他不记得任何事情了。

  Benji拍拍自己的脑袋,仔细会想三年前的那个布满阳光的清晨——这是他三年来一直不愿意出触碰的画面。白色床单下罩着的是EthanHunt吗?如果是,他真的死了吗?那为什么会有死者姓名这样的谈话?血迹在上端,一定是击中了头部,等等,如果没有伤及脑干Ethan还是有可能活下来的,有史实证明过…或者那根本不是头而是脚…况且在他受伤后一直与外界断绝了联系,不论是Brandt还是部长都没有联系过他,难道是有什么故意和他隐瞒吗?

  无数的问号在Benji 心里聚集,他高速思考的大脑有些混乱。

  Benji猛的起身准备去找部长,让他给自己一个说法,关于Ethan,关于三年前的任务,还有他的补偿。但是到了门口他又转了主意,既然Ethan还活着,事情的真相就没那么重要了,他决定好好想想未来再去找部长这个老头子算账。他写了张纸条放在桌子上,拎起西装走出了办公室。

 

*******

 

  部长办公室。

  “他知道了…”年轻人盯着自己的鞋面以一种几乎听不见的音量说话。

  “我当然知道他知道了!显而易见!老天!这都快成了一个公开的秘密了!”部长扬起手里的纸条扔在桌子上。他很少发火成这样,全都是由于一个新来的技术员的一个蠢地冒泡的失误和要命的巧合。

  “你走吧,这没你的事了。”部长坐在椅子里揉了揉太阳穴。年轻的员工不敢说话,他才来半个月,每一次都是和这个叫Ethan的搭档,就这一次为了赶一份报告随手叫来好说话的前辈,却不知道因为什么让部长发了很大的火。他只是个刚毕业的硕士生,还不想参与政治游戏,他还年轻。年轻的小伙子在内心抹了一把眼泪。

 

  Benji在纸条上没写什么,简单的两句话,“我知道Ethan还活着,我去找他了。”部长就是因为这两句话在办公室大发雷霆。

  但是Benji并没有勇气去找Ethan,他不知道Ethan在哪,就算是知道他在哪也不知道见了面和他说什么。你还记得我吗?这太言情剧了!no!

  Benji把头发揉成一团鸡窝状,把自己扔进沙发里,Ethan死的时候他的生活变成一团糟,可他回来了以后又打乱了所有的计划,尽管他的计划并不完美。

  

6


  第三天Benji出现在部长的办公室,部长正在批阅文件,看到Benji进来不慌不忙地把文件夹合上。

  “早上好,Mr Dunn。”看起来部长没有对Benji三天的旷工有任何不满。

  Benji有些紧张地推了一下鼻尖的眼镜,坐在部长对面,不自然地耸耸肩坐直。

  “有什么事情吗?”部长微笑着看着他的属下。明知故问,他自然知道Benji想要说什么,但是他要知道Benji下一步准备怎么做再作出对策,他必须要保证IMF的安全,进而保护Ethan的安全。

  Benji清咳了一声,“当然…我接下来想说的是,在EthanHunt死后的第三年我作为他的搭档,居然到现在才知道他还活着,活得好好的甚至还能在纽约出任务!这他妈就像见了鬼似得!”Benji太激动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英国人爱说的bloody,尴尬地咳嗽了一下,他质问部长,“这当然很好,我对此感到很高兴。关于他复活的过程我不想过多了解,但是很显然,他失忆了,这让我不得不对此感到疑惑和不安。”

  部长笑了笑没有马上回答,只是把手里的文件夹推给Benji,示意他打开,里面是几张照片和诊断证明。

  “三年前Ethan Hunt的事情我对你隐瞒,我需要向你道歉。不仅是你,整个IMF我都封锁了消息,知道Ethan还活着的人屈指可数。”部长对于三年前的事情娓娓道来,没有任何情绪,只是向Benji阐述事实。

  “要知道Ethan和很多恐怖组织和社会团体都有很多过节,他的危险成倍叠加。结果那次任务,也就是你最后的一次外勤任务,Ethan头部被子弹击中,正好后援赶到救出了你和Ethan…”

  “Ethan很幸运,或者说是巧合,子弹穿过左侧额头偏离了大脑中枢神经系统和脑干,但是空腔效应伤及了Ethan的语言神经系统和大面积失忆,他昏迷了大约一周,刚刚醒过来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在哪为什么在这,甚至没有基本的常识。为了确保事情的保密性和他的安全,我们把他送到了很偏僻的一个康复中心让他修养恢复。由于大脑受损,他的能力恢复得很慢,直到去年年底他才回到IMF,只能做一些简单的任务,而且还在慢慢熟悉的过程中……”

  Benji看到了Ethan昏迷时的照片,呼吸器和氧气瓶摆在旁边,身上连接着各种仪器,他表情平静,如果没有仪器上显示的曲线他甚至像是个死人,他瘦了好多,只剩下一副骨头。Benji把照片重新放回去,他不能想象Ethan受了多大的痛苦和折磨,他那一点伤痛相比这个简直是微乎其微,他用手指拂过照片上Ethan的脸颊,就像以前Ethan在早上总对他做的那样。

  部长清楚他们的关系,刻意对Benji隐瞒事实的确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他有些不忍心说接下来的事情,时间不早了。

  “他的对外身份不是Ethan Hunt,他谁都不是,只有他的个人军需官知道他的真实姓名。EthanHunt对于所有人来说已经消失了,包括你。新来的那个实习生他什么都不知道,他的事情从来都是一级保密,所以…很抱歉,你不能再留在华盛顿总部了MrDunn…如果你想去伦敦的话我会尽快给你安排…”

  Benji抬头看了眼部长,停顿了两秒,大脑才做出反应,他合上文件夹,摸摸自己的发尾。对于Ethan的事情他什么都可以做,曾经为了他可以去完成很难的外勤考试,也可以为了他去拿起自己并不熟悉的枪械。现在好不容易Ethan没有死,轮到他来保护Ethan的时候他没有多犹豫就答应了部长。

 

“好,没问题。”


评论(10)
热度(43)

🍑Peacher

Ebenji就是我的命!!!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我回来啦w

© 🍑Pea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