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

Who Knew[Ebenji]7-8

预计还有两章结束[撒花[明明想这一次就完结了的,还是想做一个诚实的孩子,说有糖就一定会有,真的,我已经积累了一些存货!

对于分段和字数我不想多say,以前都是妥妥的吊胃口,现在也懒得不得不数字数orz[但是这样就有更多的糖了不是吗

其实不是很想让他们在一起嘛,好麻烦的[。

玻璃糖 食用愉快~

------------------

7

  Benji拎着一个大行李箱回到了他在伦敦的那个阴冷狭小的家,他的东西就这么多,零零碎碎,太大的物件也没有什么,除了Wendy的窝——她只住的惯这个。四季的衣服和鞋塞了一半,生活用品占了另外的二分之一,剩下的全是Ethan的衣服和用品,Ethan的毛巾和衣服他犹豫了好久还是没舍得扔,他留给Benji的东西不多,衬衫和毛巾洗的都快没有Ethan的味道了。

  所有的家具上都蒙上一层白布,尽管没几件太像样的摆设,单人床单人沙发单人茶具,什么都是单人的,倒是多准备了一床被子和枕头。以前Ethan来伦敦住的时候总是抱怨Benji的床太小,嚷嚷着住酒店,结果还是和Benji挤在一张床上互相取暖。

  和Ethan说好等圣诞节回来就装上壁炉,不过自从Ethan消失以后他就再也没回来过,现在就剩下一个人也没有装的必要。

  特价机票的抵达时间永远都是倒不过时差并且当地时间又很尴尬,比如现在,Benji的时差倒不过来,坐在单人床的一头看着久违的伦敦城。他累得什么都不想动,不大的床头柜上摆着几个相框。大一点的是Ethan和Benji在摩洛哥清真寺前面的合影,两个人穿着度假的短裤和T恤。小一点相框里摆的是Ethan在游泳时的抓拍。

  Benji吹去相框上的灰尘,拿起了他和Ethan的合影,他快有三年没有照过照片了,路边的风景天天看自然是没有什么好拍的,至于自己的脸他一点都没有兴趣,年轻人时兴的自拍对他来说只是看自己的眼袋和嘴角上残留的饼干渣的工具。

  照片里Ethan搂着Benji的肩膀,夕阳西下,余晖映在Ethan的墨镜上,Benji倒是笑得很开心,笑容加深了他眼角的鱼尾纹。

  伦敦少有的晴天,阳光终于探进Benji家的窗户,天边还装饰着淡粉色的朝阳,和三年前的那个早上一模一样。

  Benji突然意识到时间的残酷。三年能改变一个人多少,可能是眼角的皱纹,也可能是没有了游戏和零食的下午茶,又或者是早就习惯没有了Ethan的生活,然而讥讽的是,在他刚刚习惯了一切生活步入正轨以后,Ethan又该死的出现了,而自己除了离开他却什么都不能做。这样也好,他总会在不熟悉的境况下作出一些让自己窘迫又让对方尴尬的事。恐惧太无助,愤怒又很茫然。既然Ethan已经忘了,那他也要学会忘记,尽管他花了三年时间也没法彻底忘记。毕竟这穿越时间和空间的箭都是刺的思念成疾的人。

  Benji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茶时间了,猫趴在自己肚子上眯着眼,快入春了,猫都爱打瞌睡,人也是。他不着急上班,部长也许是为了表示歉意没有马上让他工作。现在的头等大事是给猫喂食然后去楼下吃一口热气腾腾的炸鱼薯条然后喝一杯红茶,他快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

  “Saturn,紧急情况。伦敦市区可用的安全屋已经没了,都在占用中…计划改变,你不能和他们有正面冲突…”

  “你现在!”Ethan抬手扭断身后偷袭的敌人的脖子,对耳机里没什么经验的军需官大喊,“和我说!这些!没有用!马上给我找一个!”情况有些紧急,计划赶不上变化,他又遇到了刚才和他打了一架的几个保镖,无非是因为抢了他们老板的一个保险箱,而已。

  年轻的英国军需官有些慌张,他不敢违背这个金牌特工的命令,“好的,不知道这个算不算得上是安全屋,是一个IMF员工的…宅邸…他被调去华盛顿总部很久没有回来了…然后IMF把这栋房子收回到现在还没有归还…”

  “地址发给我。”Ethan给了一个黑人保镖最后一脚逃离了灾难现场。

  手机上显示的地址是Benji位于市中心的一间公寓,早些年IMF发给Benji的房子,Benji被调去华盛顿后又被收回。可能是Benji还没有去分部报道,伦敦的IMF人力资源部门还不清楚Benji回来了。深夜的伦敦雾气浓重,但是灯光穿过所有的阻碍照射在泰晤士河的河畔上,照亮了即将发芽的嫩草。

8

  Ethan仍然身手敏捷,恢复了很久他才能像以前那样执行任务。他小心翼翼地转动公寓的门把手,避开了门口的暗红色地毯,像是猫一样进入了房间。

  一片漆黑,Ethan靠着屋外路灯照射进来的灯光,大致看清了这个屋子的构造:一室一厅,靠着墙边散落的胡萝卜和土豆判断那一边是厨房。客厅中央摆了一个棕色的皮质沙发,摸起来像是有年头了,靠背上还铺着一层印度风格的毛毯。沙发旁边是一个猫窝。正对着沙发的是大的有点不和谐的显示屏,旁边的柜子上乱七八糟地堆着游戏手柄和游戏盘还有各种零食。上面一层还有一套积了灰的精致的茶具。Ethan笑了笑,大概是一个舍弃不了下午茶和猫但是生活技能一团糟的英国技术宅,角落里不知道是什么植物的盆栽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

  里面还有一个房间,半掩着门。Ethan的神经早就没有刚才那么紧张,这间公寓的各种细节都引起了Ethan的好奇,也让他放下了戒备。他轻轻推开房门,却未料到里面还有一个人。

  金棕色头发的男人侧身躺在单人床上,两条修长的腿卷着被子,蓝色的睡裤下面露出男人的脚踝,踝骨不突出也不纤细,小腿的线条又恰到好处地延伸进被子里,小腿上的肌肉不算结实,甚至还有些柔软的感觉,不像是Ethan熟悉的那些肌肉发达的特工,Ethan眨眨眼睛做了一个自己都无法察觉的吞咽动作。

  Benji睡得很沉,丝毫没有察觉房间里有另外一个人在。也许是感觉脚露在外面有些冷,男人翻了个身把脚塞回被子里,但腰后又露出一块皮肤,Ethan甚至不敢再走动,怕惊醒了男人的睡眠。

  男人翻身的时候Ethan才看清男人的脸,他脑袋里闪过一个人影,又马上消失了,Ethan怎么都想不起来他是谁,那个名字明明就在嘴边,但又掉入脑海深处找不到了。

  他注意到床头柜上摆着几个相框,他拿起其中一个大的,凭借着模糊的月光和外面的灯光看清了照片上的人,其中一个是正躺在床上熟睡的人,而另一个…是自己。Ethan仔细看着照片上的自己,很亲密似得搂着男人的肩膀,而男人的头发被晚霞映成透明似的粉红色,他转过脸看着自己,嘴角扬起嘴边勾出来一个好看的弧度。

  Ethan脑子里又闪过一个词,他只能这么认为,他的潜意识也很想这么认为。他像是看到了平行世界的另一个自己一样凝固在了那里,他从不知道自己还有过去,他的记忆里没有这片夕阳,也没有这么美丽的风景,更没有这个男人这样微笑着看着他。所有人都没有和他说过任何关于过去的事情,在看到这张照片之前Ethan对于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有着机械化的惯性,但是从现在开始,他对自己的过去充满了好奇和不安,特别是这个正在熟睡的男人,他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和过去,然而现在Ethan看着蜷缩着身体沉睡的男人,内心突然有些愧疚感。

  Ethan给男人掖好了被子,犹豫了两秒,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吻。

  Benji的睫毛好像感受到了亲吻,微微颤抖。Ethan看了一眼手表,才三点四十五,时间还早,他准备去沙发里窝一会然后早早离开,这里的味道让他一直紧绷的神经很快放松下来,很想眯一会。等待着他的军需官呼叫他离开,估计还有一个小时。他甚至想在这个男人的旁边睡一会,就躺在他身边也好。

  手机忽然震动起来,熟睡中的男人好像被吵到翻了个身,Ethan赶紧挂断了电话生怕吵醒他。时间不允许他久留了,Ethan又看了一眼Benji悄然离开。


  第二天Benji的猫从邻居家回来以后,警惕地在自己的窝附近转了几圈,围着沙发皱着鼻子嗅,像是有外人入侵的味道。

  ------

如果有ooc 玛丽苏 不适应都是我的错,Benji的脚踝在我的心里就一直是这样的[也不怪Ethan对此非常着迷[嗯

不信你们看图http://m.weibo.cn/3146956647/3898926459854578?_status_id=3898926459854578&luicode=10000074&mid=3898926459854578&uicode=10000002 我反正死了


评论(12)
热度(30)

废话很多

一个爱各类美人儿的桃
你永远也不知道时差党的更新时间(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 废话很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