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

七年之痒[谭魏]1

1 邪教,很鞋,非常鞋。而且还是个养娃的故事。慎入。

2 大概还是要欧欧西的。。。因为没看完欢乐颂[[[

3 坚信一个原则:不看到最后不要相信这是个BE或者虐文[[说的我自己都信了。

正文走:

1


 魏渭端坐在楼下的咖啡厅,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跟服务员要了一杯蓝山和一杯龙井。龙井喝的没了汤色咖啡也早就凉了,等的人还没来。魏渭有点着急,看了一眼手表,约好的下午五点,谭宗明又迟到了。五点五十谭早早放学,周五是他去接孩子,这一迟到又不知道要耽误多久。

  “对不起对不起,路上堵车…”谭宗明风风火火地闯进来,少见的一身深蓝色的西装,估计是刚在公司开完会。

   魏渭没怪他,直接把文件夹放到他面前,还是安静温吞的语速,“没事,长话短说吧。律师函我今天早上已经发给你了。这是关于早早十八岁之前的赡养问题,你看一下,没什么问题的话就签字吧。我一会还要去接早早放学,晚上孩子在我那住。”

  谭宗明的表情顿时僵硬,额头上的汗珠也变得冰冷。他知道这一刻还是要来的,律师函他已经看过了,他一分钱也不要,只是消除法定意义上的婚姻关系,只等他最后签字。最大的问题还是早早,两个人都舍不得但也都没有时间去照顾孩子,早早是他们的心尖肉,都愿意为她付出一切但是现在再说这些有些晚了。

  “魏渭…一定要这样吗…”他的语气一点也不像一个呼风唤雨的总裁,甚至透着一点祈求,“其实我们还可以一起抚养早早的,我可以把公司的事情都交给安迪,剩下的时间都陪早早和你…”

  “你别把我当成那些哭哭啼啼的女人行不行!”魏渭打断他的话,说完了意识到生气也不过是徒然,他又何尝不想挽回,喝了一口苦涩的茶水,冷静下来,“老谭,现在再吵这种架你不觉得很幼稚吗?我们的婚姻已经没有再经营下去的必要了,再这样拖下去,不论是对早早还是对彼此都是一种负担你明白吗?”他苦口婆心地劝谭宗明放过自己,像是一只受伤的动物在求猎人留他一条生路。

  谭宗明没注意到咖啡的杯子是凉的,颤抖的手猛灌了一大口进去,却发现苦涩的让他鼻子很酸。他需要咖啡因来激活他的细胞,他精于经济和投资的头脑却无法解决这个难题。大脑好像来不及处理这个可以预见的紧急事件,谭宗明陷入了无尽的沉默。

  魏渭也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太狠心,毕竟这是两个人的事,自己也有一半的责任,他叹了一口气,安慰对面看起来憔悴的男人,“倒也不着急签字…早早是你的骨肉也是你的女儿,她的成长还需要你的陪伴…书面性的东西说的挺清楚的,和之前也没太大差别,谁有时间谁照顾早早,每周末一起陪早早出去玩。其他的…看情况吧…”他无法界定这个其他指的是什么,只是下意识地给自己留了一个见面的借口,谁也不想伤害到彼此。

  谭宗明一目十行地看了看,一三五魏渭接孩子二四六是他,周日是三个人的聚会,早早生日要一起过,紧急情况来不及接的话对方代为接管,如果两个人都没时间会送到安迪或者朋友家里…这文件上描写的早早好像是个物件,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来回丢来丢去。

  “早早知道吗?”谭宗明突然问道。

  魏渭愣了一下,离婚总不是对孩子有益的事情,尽管他们尽量地在弥补错误给早早一个假象,但终究不是解决办法。“这件事情还没有和她说,但是我觉得不要太早告诉她…”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表,五点四十了,开车到早早的学校路上还要几分钟。 

  “老谭,一会早早就下课了,今个点了估计会堵车…”魏渭准备要走,再拖下去孩子该等着急了。

  “要不坐我的车吧,一起去接早早,今天我也没别的事了,正好早早不是想去吃肯德基吗,正好一起…”说话的是谭宗明,他最近在忙一个新项目,三个人很久没有一起吃过饭了。

  魏渭也没法拒绝,早早也的确很久没有见过爸爸了,一起去也好,只不过到分开的时候又要不免尴尬。

  “那就快走吧。”

  

   “爸爸!!”小姑娘看见高个子的帅气男人之后清脆地喊了一声,背着小书包一阵风似得从校门里跑出来,一下子蹿到谭宗明的身上,也不顾她爸爸身上穿了多贵的西装。

  谭宗明倒是吃得孩子撒娇的这一套,把她举起来抱在怀里,亲了一口孩子红扑扑的脸蛋,开始了标准的父女俩久别重逢的第一句话,“早早想没想我啊?”

  四岁的小姑娘自然是要扭捏一阵,然后趴在爸爸肩膀上说想了。可是我们的早早和一般的孩子不一样,上来就把她的亲爹噎个够呛。

  “没有,我都快想不起来你了。”早早撅着小嘴,趴在谭宗明的耳边上嘟囔着诉说自己的不满,她的确好久没见过他的爸爸了,和谭宗明像极了的大眼睛还滴溜溜地在寻找另一个爸爸,今天说好的是喂喂来接她啊,人呢?

  魏渭坐在车里没有下去接早早,孩子许久不见谭宗明肯定要亲热几番,自己下去显得尴尬不说又怕刚才的心情破坏了父女团聚的气氛,直到谭宗明打开车门把早早放进儿童座椅里魏渭才从自己的世界回过神来。

  “早早饿了没有?”魏渭例常转过头问小天使。

  “饿了!!今天去吃什么?”小天使看见魏渭立马精神起来,手舞足蹈地问晚上吃什么。

  谭宗明接过话茬,“你不是想去吃肯德基吗?”

  “耶!爸爸最好了!!”早早瞬间忘记刚才的小失落,只想跳出儿童座椅抱住亲爸爸一口。

  早早叫谭宗明爸爸,但是如果叫魏渭父亲或者别的什么都觉得有一种违和,为了和谭宗明区分开魏渭一直让早早直呼其名。小的时候早早总是叫不清楚这两个音,就一直喂喂得叫,大一点了还分不清平仄的音,也懒得纠正她了。

 

  电话突然响了,谭宗明开着车不好分心,魏渭拿起来手机帮他看了一眼。

  “是安迪。”他之前追求过安迪,追了一段时间后发现两个人不适合做恋人,兴趣爱好倒更适合做朋友。安迪很聪明,有魄力也有魅力,是高智商的骨干,也是谭宗明公司里的好帮手。

  “不接了,没什么大事。”谭宗明挂掉了电话,他不知道安迪为什么给他打电话,只是不想接,早早还在后面兴致勃勃地要去吃肯德基呢,不能扫了孩子的兴。

  似乎的确有要紧的事,安迪第二次打了电话,铃声很执着地在响。魏渭拿起了手机,“没事,你接吧,耽误了大事就不好了。”

  谭宗明有些愧疚地拿过手机,按下了接听键,魏渭知道他必须接,他仍然是个总裁。

  “…嗯…好…”谭宗明一直在听安迪讲,脸色越来越凝重,“…一点消息都不能走漏,告诉公关部的一个字也不要说,财务部的人都留下来,一个字一个字的给我查。还有,停下一切的项目,专攻现在这块,各个部门加班加点也要在周一之前弄完…我?……我一会到…嗯,先挂了吧。”谭宗明的眉毛拧在一起,他尽量压低声音说话,在孩子面前谈工作上的事情会影响心情。

  魏渭也没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谭宗明想告诉他早晚会让他知道的,他们最近很少交流,他知道的并不比公司前台多多少。

  一路无话。谭早早什么都听不懂无趣地看外面的高楼大厦一个个地跑过去。

  

  其实肯德基离早早的学校走几步路就到了,谭宗明开着车到处找车位倒是耽误不少功夫。一进门魏渭一手领着早早一手拎着早早的小书包就去找位置了,大概是因为学校离得近,餐厅里排起了长队,谭总裁也不能幸免,排了二十分钟的队伍给早早买了带HelloKitty的儿童乐园餐,然后两杯九珍不加冰,是他和魏渭的饮料,每次都如此,顺便给自己捎了一个汉堡,今天估计又来不及吃晚饭了。他一直都纳闷一个叔叔一个爷爷这连锁垃圾食品店是怎么吸引孩子们契而不舍地光顾。

  “今天老师有没有给你奖励啊?”魏渭问早早,今天下午是早早的网球课,一周两次雷打不动。

  “有!”早早在粉色的小书包里搜出来一小三角包MM豆,对魏渭和谭宗明晃一晃,“我今天可是打赢了呢~”

  “这么厉害啊!”魏渭笑着说,“我跟你说过什么?胜利的…”

  “胜利的果实应该和爱的人分享!”早早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装,笑眯眯地把一颗粉色的糖豆塞进了魏渭的嘴里,又拿出一个绿色的塞进自己嘴里。

  “还有呢?”谭宗明和自家闺女眨巴眨巴眼睛怒刷存在感。

  早早看着喂喂对她使眼色,拿出来一颗紫色的糖豆,站起来伸到谭宗明嘴边,然后在嘴角落下一个亲亲。

  “快吃吧。”魏渭给早早擦掉嘴角的番茄酱。一开始早早怪谭宗明忙不来送她上学就不愿意理他,谁又能怪一个四岁的孩子闹小脾气呢,不过小孩子忘事也快,一顿肯德基加HelloKitty的玩偶就可以不计前嫌,马上闹成一团。

  早早吃的差不多了谭宗明也噎完了一个汉堡,一家人其乐融融地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薯条,谭宗明也忘了公司有多大一摊烂事,只顾着和魏渭还有早早聊天。小姑娘叽叽渣渣地说着幼儿园和网球课上的趣事不亦乐乎,魏渭和谭宗明就在一旁安静地听着,似乎忘了就在一个小时之前他们还在讨论着离婚的问题。

 

  暮色将近,谭宗明把魏渭和早早送回魏渭的住处,这离市区更近一点,然后和早早道别。小姑娘很明显地流露出不舍和难过,刚才还玩的好好的现在就又要分别了,趴在车窗上委屈地问他,“爸爸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看我啊…”

  谭宗明听宝贝这样难过心里也一阵反酸,自己是有多忙能让孩子这么舍不得离开自己,语塞之时想起早早的生日就在这周日。

  “早早,我们周日和魏渭去迪士尼过生日好不好?”谭宗明宠爱地刮了一下早早挺翘的小鼻子逗她开心。

  “好啊好啊!”早早一只手握着魏渭的手,另一只手拽着谭宗明的一根手指来回晃,“你俩都不许反悔!”

  魏渭只是笑,“生日礼物都给你准备好了怎么会反悔呢?”

  “我也觉得爸爸不会反悔,你也不会嘻嘻~”小姑娘觉得世界上只有爸爸和喂喂对她最好,一定不会骗她的。

  “那快和爸爸说再见吧。”魏渭知道谭宗明还有要紧事要忙,再耽误下去恐怕黄花菜都凉了。

  早早迅速爬到副驾驶的座位上又亲了一口谭宗明,才依依不舍地说了再见。

 

  “开车慢点。”魏渭还是没忍住最后和谭宗明嘱咐了一句。

  “嗯,早点休息。”

  ========================

 嗯。我果然开始下手写长篇了。。。很考验耐力。。。毕竟我手速很慢[[

 应该会有一种老夫老夫的感觉吧,我的type[[但是第一章就爆字数并不是我的type

 下一章是孩子是怎么来的[。不是领养。你们猜吧。


真不是BE真不是。会很甜。

  

评论(14)
热度(29)

废话很多

一个爱各类美人儿的桃
你永远也不知道时差党的更新时间(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 废话很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