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her

七年之痒 2 [谭魏]

过渡章节大概会很无聊,关于娃是咋来的,还写了点小时候的熊孩子早早~

[原谅我更新缓慢,修罗场太难熬了西巴。。。

------------------

2

  五年前。

 

  魏渭把一支白色的菊花放在了墓前,看着上面的照片鞠了一躬,以表示对死者的敬重。他和逝者不熟,普通朋友而已,只是感叹昨天还和自己谈笑风生地聊天,心肌梗塞没抢救过来,今天人就已经在这小小的骨灰盒里了,世事无常。

  有钱人自然是在排场上不差的,在餐台拿了一杯酒走入会场,一会还有追悼会。人们都说红事白事是广交朋友的场合,六月的天气虽说不热但是在外面晒了一阵也是一身的汗,约好了谭宗明晚上一起吃饭,他可没有心情在这种丧事上结交朋友,就找了个靠后的位置坐了下来。

  “你听说了吗,老章公司里的股份都被股东分了…”后面的一个中年妇女和她的同伴们开始八卦,老章说的就是今天的逝者,倒也不算老,和魏渭差不多的年纪。反正也是没有事做,魏渭就继续听了下去。

  “诶!他不是有老婆的嘛?”另一个凑了上来。

  “哪有啊,就是玩玩而已,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人是有名的花花公子…”这他倒是不知道,果然八卦消息还是中年妇女们最灵通。

  “啧,这到最后了也没个儿子在灵前哭一哭,再不济是个女儿也好啊,孤苦伶仃地连送行的都没有……”今天的确没看见过和他有直接血缘关系的人来追悼,大概是没有子嗣的,不过魏渭不太同意这句话,他更喜欢女儿。

  “…我让律师又重新修订了遗嘱,你说这人老了不是说走就走啊,更何况我儿子才上大三,哪比得上老大那么精…”好像又是个复杂的家庭,不过让魏渭深思的是另一句话,谁能说的准生命何时就走到尽头了呢…

  接下来的话和追悼会他也没注意听,脑子里全是刚才听到的对话。他和谭宗明都没有孩子,他们在一起三年了谁都没有想过这件事。两个人正值壮年,事业蒸蒸日上,爱情也谈的火热,他们也都很享受二人世界,没有理由去要孩子。但是这个阶层的人的寿命说长的儿孙满堂,说短的三十几岁就猝死的也不在少数,就算有再多的财富又能如何呢?

  他猛然发现自己有些戚戚然,也许是和谭宗明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才考虑到他们的未来,他和谭宗明的财产加起来也不是个小数目,需要有人去继承。他不想到最后,两个老头子守着空荡荡的大房子和一大堆钱相依为命苟延残喘,身边除了家政人员就是医生护士,甚至连对方需要自己的时候都没有能力去照顾...或者抛去这些外在因素,从内心深处来说,他只是想要孩子,一个属于他和谭宗明的。

  被自己设想的晚年吓出一身冷汗的时候正好追悼会也结束了,只有牧师和同事代表上去说了几句话,家属区冷冷清清的几个人,所以也没多久。

  等人都快走光了魏渭才想起来晚上还有和谭宗明的约会,糊了一把脸走出了大厅。

 

  烛光晚餐过后自然是水到渠成的性爱。

  魏渭把谭宗明从自己身上弄下来,一身的汗粘在一起体温又很热,皮肤黏黏的感觉很不爽。而且谭宗明最近好像又胖了,头压在自己的胸口上感觉要窒息。

  谭宗明的手指游走在魏渭的腰侧,他的皮肤细腻又白,下面藏着精干的肌肉,总是让谭宗明爱不释手,这一边撩一下,另一边再亲一口,马上就要来第二发。

  魏渭知道谭宗明每次这个毛病总是改不掉也没有制止,只是心里从下午就开始憋着心事,被他撩的心烦意乱,就把他的手拍掉,扯过被子背对着谭宗明。

  “怎么了?腰疼了?不应该啊这才一次…”谭宗明光明正大地耍流氓,手又不安分地移向敏感地带。

  魏渭突然翻身面对谭宗明,“老谭,你喜欢孩子吗?”

  这回是谭宗明愣住了,“我当然喜欢了”,以为是对方在开玩笑,笑着亲了一下魏渭好看的锁骨,“怎么,你要给我生一个?”

  “不是,我是说真的,我们要一个孩子吧。”谭宗明看着魏渭认真的眼神不像是在开玩笑,也认真起来环着魏渭听他继续说。

  魏渭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倚在谭宗明身上,“也没什么…今天去参加一个葬礼,听别人说起来这位没家人,死的时候也没人陪着,孤零零的一个就踏上黄泉路了…”

  “别瞎想,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谭宗明的手臂收紧,在他的头顶亲了一下,这人平时想的太多,总是一不留神就把自己逼得钻进牛角尖去。

  “可是你想过没有老谭,”魏渭坐起来认真地看着对面的人,“你这么多的家业有人继承吗?”

  “…没有”谭宗明想了想,他曾经上过手的女人们都是好说好散,没有一个留下后患。他仔细想了想魏渭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很牢固,再说一个小不点在身边蹦蹦跳跳的多可爱。

  “那就要一个吧。”谭宗明之后再想起来这段对话的时候没有后悔过早早的出生。他从没想过要早早去继承他的财产,只是想要属于他和魏渭的孩子去证明他们之间的爱情和家庭,仅此而已。

 

  他们通过赵启平的关系在美国找了代孕,两个人都去了,最后只有谭宗明的成功了,魏渭的没有成功。不过之后魏渭也没有再去试,有一个就够了,不管是谁的孩子他都喜欢,都会视如己出。之后谭宗明想劝魏渭再要一个和早早作伴,现在的独生子女太孤独了,让魏渭再去试,被他拒绝了。在魏渭看来生孩子是很重大的事情,既然孩子出生就要对她负责,而且那时候他和谭宗明还没有结婚。

  早早这个名字顾名思义,她太着急来看看这个世界,是个早产儿。当魏渭第一次把襁褓中的早早抱在怀里的时候有一种无法言喻的震撼感,他怕搂得太紧孩子无法呼吸又怕抱不住掉下来。

  早早一出生魏渭就围着这个小天使转,两个大男人谁都没有经验,他一点一滴地学,一把屎一把尿从不推脱给别人。小孩子的事情多到无法想象,吃喝拉撒睡一样都不让人省心,也不是谭宗明懒,他只给早早冲过一次奶粉就被魏渭责怪水太热,换尿布又扯疼了早早的小腿,抱孩子的手法不熟练差点把孩子憋住,晚上睡得太死甚至没听见孩子的哭声…如此种种魏渭再也不敢让谭宗明动手,所有的事情都亲力亲为,只能派遣这大老板去洗尿布。

  早产的孩子抵抗力自然会弱一些,每一次早早生病都是刚治好了孩子自己累得再病一场。所以从早早周岁开始,医院成了魏渭常去的地方,有时是带着早早打疫苗,有时候是带着早早看病,偶尔他自己还要来挂点滴,左手输着盐水右手还忙着签字,谭宗明坐在左边抱着早早,秘书在右边给魏渭准备文件,魏渭挂着吊瓶还忙的不亦乐乎。谭宗明想得开,提过要不要把公司交给别人来打理,早早太小离不开人,两头都端平未免太辛苦了一些,这样身子早晚会垮掉的。魏渭摇摇头,早早和公司都是他的孩子,失去哪一个他都舍不得。

 

  于是一年半之后,等到魏渭的生日,小早早穿着小花裙子拿着戒指蹒跚地走到魏渭的面前,魏渭看到身后的谭宗明点了点头,答应了他的求婚。

  他们早已尝过了爱情的甜蜜,一下子步入了婚姻,生活反而平淡,而且有了早早两个人更加忙碌,心尖肉放在谁那都不放心,所以早早从小就混迹两个爸爸的办公室。三岁的早早已经是伶牙俐齿,公司里的哥哥姐姐都不在话下,或者大摇大摆走进魏渭的办公室问他晚上吃什么。有探索欲望的早早不知道摔坏了多少支魏渭的签字笔又把谭宗明的桌子画上多少只小动物,本着释放孩子天性的原则,只要早早不犯大错谭宗明只当是早早给自己的办公室重新装饰了一番。

  谭宗明不放心把早早放在办公室,在公司里走到哪带到哪,商业机密几乎被早早听了个全,虽然早早不知道熔断和跌停是什么意思,但是和魏渭学起来倒是有模有样,公司里的员工也都认识了这个小可爱。有一次在会议室里听着谭宗明开会,本来坐在长桌对面的椅子里安静画画的早早突然冒出来一句胡说八道,搞得她老爸一头雾水不知道如何接话,其他下属也不敢发笑,早早却淡定得很,继续画她的小狗去了。从此谭宗明再也没有带早早来开过会。

  这种寄宿办公室的生活一直持续到早早要去幼儿园上学的年纪,早早经过了两天舍不得爸爸的低谷期就迅速和小伙伴们打成一片,甚至不舍得回家,但是早早的幼儿园不是全日制,必须要家长来接,两个大忙人谁都没法保证一定有时间接孩子,只能让家政阿姨来接。直到有一次谭宗明和魏渭接连出差早出晚归,导致早早一周没见两人的身影闹了脾气,这两人才决定至少每天一个人去接送,周五一起去接早早放学。

  

  

  电视上晨间新闻正在播出谭宗明再次创造房地产黄金地皮的新纪录,接受电视台的采访。魏渭摇摇头,低头吃早餐。

  早早认真地看着电视里的谭宗明问魏渭,“喂喂,你说爸爸买了那么多地怎么玩游戏的时候还总是破产啊?” ,她挑剔地拿着她的小勺子,趁爸爸低头喝粥的时候偷偷把水煮蛋里面的蛋黄剥出来。她不喜欢吃干巴巴的煮鸡蛋,噎得慌又没味道,难吃死了。

  “因为他挑食啊,”魏渭用筷子把蛋黄弄碎,“所以早早要把蛋黄吃掉才能比爸爸更聪明知道吗?”

  早早撅起小嘴表达自己的不满,魏渭拿过早早的小碗,把蛋黄拌进去,语气温柔地哄着早早说,“早早最乖了,把早饭吃完,我们去上学。”

  早早拧着眉头如临大敌似得看着碗里的粥,三下五除二把小半碗蛋黄加白粥扒进嘴里狠命咽了下去。


------------------

ps:其实在里面埋了一个我自己的梗2333

没来的及捉虫,就这样吧,回头有时间改~

评论(7)
热度(23)

🍑Peacher

Ebenji就是我的命!!!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我回来啦w

© 🍑Pea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