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her

[泰贝]最好的礼物

 原谅我一拖再拖宝宝,这是写给你的,么么么!

从情人节拖到消费者权益日(((很可以了

写题目比写文还难,瞎几把起,别当真(。

@球 

--------------

情人节。

  再加上结婚纪念日,还有总理夫人的生日,被总理秘书贝原在小本子上画了无数个红圈,以提醒自己要提早准备礼物。

  武藤泰山总是会忘记这种让人记不起来的特殊日子,用他的话来说是“不痛不痒”,但是还是要过,纪念日的存在只是为了提醒人们时间过得飞快。根据多年的经验总结,在这一天买一份十万日元的礼物比送一百万元支票都要受用的多。所以每年这三个日子都会让贝原去挑选礼物,他不会挑也懒得挑,女人们用的东西他看几眼就会晕。

  贝原对女人仅有的了解还停留在高中时期情窦初开的时候,到现在看见漂亮女孩子还会流鼻血。但贝原只能硬着头皮去商场挑选礼物,作为总理秘书他自然是全能的,从教翔汉字到洗衣做饭,除了生孩子,所有的事情他都要做到。从在武藤泰山身边做事之后,一年三次,每次逛商场的时候都感觉要比写一万字的财政预算报告还要艰难,可能百分之三十的原因在于挑选礼物实在是太难为他了,但另外百分之七十贝原无法确定,他总是抱着一种强迫的心态去做这件事,而不是像写一篇发言稿一样当作一件任务。私人情绪是不应该有的,贝原告诫自己。

  

  “总理,今年的情人节您要准备什么礼物?”贝原翻了一页笔记本,到了最关键的问题了,他有预感总理回答他的一定是你随便挑一件就好或者直接装作没听见让贝原放弃提问。

  正当贝原准备合上本子告退的时候,总理忽然说,“我已经准备好了。”

  贝原一愣,明明往年都记不起来的,他突然不想让总理记起来,还是像从前一样一股脑都甩给自己去做,他现在肯定这种不开心的来源百分之百来自武藤泰山。

  “好的。”极度的失落感让贝原挤出两个字。

  武藤泰山眼看着贝原垂着头关上办公室的门,手指敲了两下膝盖。

 

  尽管贝原不想承认,但刚才的表现让贝原感到羞耻,原因是他终于发现自己对总理送夫人礼物这件事抱有嫉妒心理,或者换句更直白的话说,他可能喜欢总理————可别闹了!贝原赌气似的把围巾缠的紧紧的,秘书专用的小本子也扔进背包里,下班,说什么也得下班,会对鳄鱼脸产生好感的不知道除了二十多年前的武藤绫还有谁。就这样,贝原茂平在他的秘书生涯里,第一次早退了。

 

  无处可去,只能回到自己的小公寓。换好家居服呆坐了两分钟之后,还是认命地拿起来电脑继续工作,写答记者问可比买礼物可容易多了,贝原想。

  肚子突然抗议,中午因为要去接总理的笨蛋儿子放学错过了午饭,吃了一块女同事的巧克力勉强度过下午,一下午的工作又让他饥肠辘辘。他后悔没抽出几分钟的时间从便利店买一份便当回来,橱柜里估计还有泡面,但昨天晚上就吃了泡面,他不想让身体里全是防腐剂。打开冰箱发现还剩一根香蕉孤独的呆在抽屉里,就它了。

  想着香蕉每一百克就有九十一大卡,百无聊赖地剥开香蕉皮,正准备咬第一口,电话催命似的开始震动,千万别是武藤泰山,贝原在心里祈祷。

  翻出手机后发现还不如是武藤泰山。是家森谕高,他的表哥。

  “……”贝原知道他一打电话准没好事。

  “贝原,光大马上就到你家楼下,拜托你照顾他几天啦!茶马子她今天突然把孩子扔给我,但是我一会又有演出,光大没人照顾只能让他去找你了…喂!别府你松香掉了!!!”家森本来声音就低,被调琴的声音盖住更听不清了。

  贝原歪了一下头,也没法拒绝,“知道了,我一会去车站接他。”

  有个小孩子过来也不是什么坏事,光大又很乖,起码能分散他的注意力,别总关注在鳄鱼脸身上。

  给猫倒了罐头和猫粮,套上羽绒服出了门。在公交车站等了一会,贝原就看到校车开过来了。拿着竖笛的小男孩一下车就往他怀里钻,一米多高的小孩子埋在他的羽绒服里呜呜地说贝原叔叔我好想你啊。反正晚饭是不能只吃香蕉了,贝原庆幸自己出门带了钱包。

  “晚餐想吃什么?”贝原把光大的小手攥住塞进自己的口袋,他也畏寒。

  光大把竖笛塞进书包,说“我想吃猪排咖喱饭!”

  “好。”他知道哪家的猪排咖喱饭最好吃。

 

  “贝原叔叔,爸爸说你也会吹竖笛,能吹给我听吗?”光大吃饱喝足之后像个小狼狗,粘人。

  “好,我教你吹哆,以后追女孩子很好用的。”他不会说自己其实只会吹个哆,除了长相,他跟音乐家表哥一点都不像,不过高中的时候靠这个英雄救美还追学姐来着,被家森嘲笑过无数次。

  光大的小脸一皱,“可是爸爸说你身边只有一个鳄鱼老头,很可怕的。”

  “……光大,以后少去你爸爸家。”贝原后悔把这个小崽子接到家里来,家森怎么什么都跟孩子说。

 

  把光大哄上床之后,光大又要贝原叔叔读故事给他听,可贝原手边只有一篇财政报告。

  “好,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鳄鱼大叔,是一个小村子的村长,每到季节交替的时候都要和村民代表们讨论这个季节的花销,冬天快要过去了,鳄鱼村长站到演讲台上开始了他的演讲,他说‘大家好,在预算执行过程中,收入方面,受外需疲软企业经营效益下降,电子产业税收下滑,以及房地产库存增加的税收和伊豆诸岛填海项目进度滞后的建安税收无法实现等因素影响…….”

  计划通,光大听了没两句就睡着了。贝原合上文件夹,走出了房间,把床留给孩子睡。

  

  武藤泰山再次无家可归。

  他不认为自己现在住的别墅是家,夫人还是好夫人,除了每天催命似的跟他要钱以外没有什么不好,儿子翔笨了一点可是心地善良,也是好孩子,本应该算是模范家庭,但每天从车子下来走进家门的一瞬间仍然没有放松的感觉,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一个模范家庭对他而言变成了用来睡觉的旅馆,而秘书贝原的家更像是个温暖的港湾,尽管相比之下它很小,但总是能让他放下一身疲惫,或者,他根本就不是喜欢这个房子,只是喜欢贝原而已。

  他和夫人达成了任期后离婚的协议,在他在任期间不能做出任何影响大局的事情,这件事除了自己谁都不知道,包括狩屋和贝原。

  绫夫人带着儿子回娘家探亲,走的时候匆匆忙忙以为自家总理有一把钥匙,但是武藤泰山的衣服兜里永远都不会装钥匙这种东西,总有人会替他保管,比如秘书贝原或者狩屋。

  和狩屋喝完酒回来,按照老规矩狩屋开车把泰山送到家门口,看到家里没有亮灯还担心地问了一句有没有钥匙。也不知道当时脑子里在想些什么,总理大人晕晕乎乎地下了车叫狩屋别啰嗦赶紧走,看见汽车没影儿了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根本没钥匙。武藤泰山第一次坐在自家门前的台阶上,思考人生。

  第一反应是找贝原,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自己的电话通常第二声嘟以后贝原就会接。

  “嘟————”一声。

  “…………”没有第二声。

  正当武藤泰山准备对自己的秘书发火的时候发现手机没电了,一肚子火只能憋回去,手机很贵,不能摔,他抑制住自己的火气,认命似的往贝原家走。他恨自己没穿外套身无分文,但也庆幸自己去过几次贝原家,虽然是死皮赖脸地住了进去,武藤泰山乐得拍拍屁股上的土往贝原家的方向走。

  

  贝原不知道总理在搞什么名堂,响了一声又挂掉。可能是摁错了吧,老年人对于现代科技总是摸不着头脑情有可原,贝原想了想武藤泰山的老花眼摇摇头,给自己倒了一杯玉米茶接着写演讲稿。

  打了两行字又删掉,他担心万一真的出了什么紧急情况怎么办。贝原尝了一口玉米茶,太烫了,随手搁在一边,五秒钟之后还是认命似的穿上外套下了楼,走之前又给光大掖了掖被子。

  还是直奔总理官邸吧,这样快一些。

  “贝原!!!!!”他听见总理在喊他,再次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该休息了,走在马路上都能听见总理的声音。

  但不是幻听,武藤泰山的影子越来越近,直到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出现在眼前,贝原才意识到什么叫怕什么来什么。

  “总理,您怎么在这!?”

  

  武藤泰山几乎把贝原家作为自己第二个根据地,自从第一次住进来之后,就往贝原家寄了一个箱子,所以就算临时住进来也不会缺少生活用品。

  总理像到了自己家一样开始脱袜子,一面问贝原自己的睡衣在哪,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就喝了一口。嗯,玉米茶味道不错。他承认这种开场白有点像是住在情妇家里,但如果这种对话发生在狩屋家会更奇怪。

  贝原轻手轻脚地回房间拿出来武藤泰山的东西,给他倒了一杯热水,“总理,今天估计咱们俩都得挤在客厅睡了,光大在房间。”

  “哈?这小子怎么在这?”武藤泰山似乎很不满地直接脱掉衬衫,他肩膀很宽,脊背又精瘦干练,换上T恤之后又套上睡袍。

  贝原怕控制不住自己的鼻血,扭过头不去看这种画面,打开电脑继续工作,“家森突然有急事就把孩子扔给我照顾了。”

  武藤泰山遗憾地摇摇头,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遗憾。工作的事情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两个人一个看电视,一个看电脑,不打扰,又时不时地撇一眼对方在干什么,气氛一度非常微妙。

 

  到了该睡觉的时间,贝原把沙发扯出来,变成一个小小的双人床,又去拿了枕头和毯子。

  “总理,到睡觉的时间了。”贝原一贯公事公办的口吻说这种话总让武藤泰山觉得他一定是性冷淡。

  “好。”

 

  贝原第一次知道被自己的上司抱着是一种什么感受,他现在无比想去厕所,并不是因为尿急,而是想发泄一下现在的心情。武藤泰山的手臂正压在自己秘书的腰上,前胸贴后背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贝原不知道一个老头子身上肌肉怎么这么结实,推都推不动。

  午夜,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卧室溜出来,从书包里翻出来手机,打开摄像头,夜间模式。

  咔嚓。

--TBC(

会有下文,的吧。

反正武藤泰山总是无家可归((

家森大概就是来打个晃的,客串嘻嘻w


评论(4)
热度(24)

🍑Peacher

Ebenji就是我的命!!!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我回来啦w

© 🍑Pea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