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

最好的礼物[泰贝]

匆匆结尾,很不好意思。

怒肝6666+(足以证明我的爱。

爱你我的宝 @球 

-------------------

  贝原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枕在武藤泰山的胳膊上,无比暧昧。他一下子做起来掀开自己的被子看了一眼,愣了一下,又掀开被子再次确认,才确定什么都没发生。身边的总理还没起床,习惯性地要去关掉节拍器,才意识到昨晚根本没有打开节拍器却睡的很好。

  突然想起小崽子今天还要上学,摘掉睡帽随便一扔,爬起来叫光大起床,孩子要是在自己手里迟到要被家森念叨死了。

  打开卧室的门空空如也,没有光大,衣服裤子也没有了,贝原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贝原叔叔,我饿了。”光大睡眼朦胧地站在门口。

  贝原差点要对光大吼起来,想起客厅还有位大爷在睡觉,忍住大清早起来的一顿火用力揉了一下光大的头发。

  “饿了忍着。”拽起光大的书包和外套领着他去了楼下的便利店,给光大买了个三明治和果汁,又顺便采购了鸡蛋等食材,总理的早餐必须要有白煮蛋。

  光大咬了一口三明治,嘴里含糊不清地说:“贝原叔叔,鳄鱼爷爷吃什么。”

  贝原指了指手边的袋子,“鸡蛋。”

  “啊?我最讨厌吃水煮蛋了…”

  “喂光大,你没看到什么吧?”贝原打断光大的话,突然冷漠地看着吃早餐的光大,如果光大起的比他还早的话,说明他和鳄鱼老头不仅在一张床上睡觉还是这么暧昧的姿势都被光大看到了。

  光大吸了一口巧克力牛奶,“看到什么啊?”

  贝原用手捂住脸,摆摆手,“快吃,一会公交车来了…”

  光大眨眨眼,继续啃他的三明治。

 

  把光大送上公交车,拎着一袋子蔬菜鸡蛋回家了,觉得自己是欠武藤泰山的,不然怎么自己都懒得下楼买菜他一来自己就像个家庭主妇似的做起早餐来。上辈子一定是仇人,贝原拧钥匙的时候心里想。

  “早上好。”武藤泰山已经坐在餐桌旁边等了,桌子上摆了味增汤和米饭。

  “早上好…”贝原有些惊讶这让人伺候惯了的主子还能做早饭,更何况家里几乎是断粮状态。

  总理似乎心情很好,接过来贝原手里的购物袋,自己又开了火煮鸡蛋,“家里没什么能吃的,随便做了点,幸好你买了鸡蛋回来,刚想给你打电话…”

  贝原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怀疑自己开错了门,自己的上司竟然在给自己做早餐,每天凶神恶煞的第一总理穿着家居服,没抹发胶,头发看起来软软的,一副居家的样子,像是在给妻子做早餐。贝原回头打了自己一巴掌,快醒醒吧!

  “您没给我下毒吧…”贝原看着眼前的一碗汤。

  “下没下你自己喝了不就知道了。”武藤泰山剥下鸡蛋最后一点外壳,准备整个吞下去。

  “…反正我在鸡蛋里也下毒了,我开动了。”

  总理每日吐蛋(1/1)

 

  众人对总理和总理秘书一起来上班并不感到奇怪,只是今天感觉两个人的气氛格外和谐,果然快到情人节了,大家满眼都是小红心。

  狩屋也觉得不对劲,凭他曾经多年出入风月场所的经验,他能闻出总理和贝原用的是一瓶洗发水和剃须膏,不过也不奇怪,总理偶尔喝多了去贝原家暂住也是有的。

  “贝原桑,昨天总理喝多了没给你添麻烦吧?”狩屋凑过去想从小秘书嘴里挖点消息。

  贝原合上文件夹,用力揉了揉眼睛,“失礼,我隐形眼镜掉了…”,然后双手伸直像僵尸一样走出了办公室。

  狩屋摇摇头,还是别想从这小人精身上套出什么话了。

  贝原关上办公室的门立马恢复正常,他才不会回答任何关于这种暧昧的话题,说了显得有什么不说更显得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事他一直都搪塞过去,让狩屋知道了他俩昨天在一个床上睡的那还了得。 

  

  贝原路过秘书办公室的时候被女同事叫住,大家都好奇贝原小处男到底什么时候才会谈恋爱。

  “贝原君,情人节给女孩子送礼物了吗?”一个大妈笑嘻嘻地拦住贝原,顺手把他塞进椅子里,逃也逃不开了,就不该出门,贝原心想。

  “啊…我还没......” 

  “你们都凑到这干什么?”总理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大家马上站起来,低着头不敢看生气的鳄鱼脸。

  “没什么总理,只是大家在聊天…”一个同事小声地回答。

  总理也在好奇自己的秘书被人围住聊天的内容,“在聊什么?我能参加吗?”

  贝原假装看了看表,想让总理赶紧离开,这种八卦内容有什么好聊的,“总理,还有一份文件需要您签字送到国土交通省,您现在看一下吧…”

  总理拉过贝原的手,自己坐了下来,让他坐在旁边,“不要把自己崩的这么紧贝原,有的时候需要放松一下,是吧各位?”说完抬头看各位秘书紧张的表情。

  “对对…贝原君你也需要休息休息啊。”大家看总理这么积极也放松下来了。

  武藤泰山看着贝原窘迫的神情暗自窃喜,“那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在说情人节,这一天男生都要给喜欢的人送巧克力的…”

  “美穗姐收到了好多份呢…”

  “是啊是啊…”

  武藤泰山活到半百第一次知道情人节原来是要送巧克力的,在巧克力里塞钻戒可能是个好主意。

  

  下午两点半,党内财政报告会。

  总理正在台上念贝原前一天晚上写好的发言稿,意气风发。贝原在会议室门口等,一如既往。

  突然从远处看见一个带小黄帽的小不点拿着竖笛摇摇晃晃地走向他,这不是他家光大还能是谁?!

  贝原赶紧跑过去抱起光大去了角落,要是被人看到一个小学生在总理官邸乱跑就糟了。

  “你怎么来了??”贝原差点对光大大吼。

  光大摘下帽子,慢慢悠悠地说,“爸爸告诉我你在总理官邸工作,我放了学就做公车来了。”

  贝原抬头望天,从小到大每天都有那么几分钟想打家森。

  “可是我现在还没下班,你能自己回家吗?”

  光大摇摇头,“可是我不知道你家在哪啊…”

  还是算了,不能让光大自己回去,再把孩子弄丢了,挨打的就是自己了。

  “那你只能在办公室等我了,可以吗?”想了想秘书办公室里的同事们,好像把光大放卫生间更安全。

  光大乖巧地点头,“好~”

  

  等武藤泰山从会议室出来,贝原只能如实告诉总理光大在办公室。

  总理倒是没什么太大表情,表示知道了。

  推开办公室的大门就被一个团子扑上来。

 “鳄鱼爷爷!”光大抱住武藤泰山的大腿,他的身高还没总理的腿长。

  鳄鱼,还爷爷?!吓得贝原赶紧捂住光大的嘴,把他从总理的大腿上扒下来往门外拖,就不应该答应家森照顾光大。 

  武藤泰山并不生气,反而微笑着蹲下来和光大说话,“你就是光大吧。”

  “是。”

  “贝原,去给光大拿些零食来。”武藤泰山直接抱起光大去了沙发。

  “……”我真是欠这爷俩的,贝原心想。

 

  贝原再次进来的时候,光大坐在总理的大腿上,总理带着老花镜抱着光大在读报纸。贝原睁大眼睛,又揉了揉太阳穴,觉得自己一定是太累了出现了幻觉,好一副其乐融融的场景。

  “贝原叔叔,鳄鱼爷爷在教我读报纸。”

  贝原点点头,内心却在冷笑,总理要是肯这么教自己儿子读报纸的话也不用他现在还得给武藤翔的论文标拼音了。  

  “贝原,光大真聪明啊,这么快就会了这么多汉字。”

  “是啊,他比较像我。”贝原毕恭毕敬地微笑,哪像你家翔,二十好几了大字不识几个,当然这句话没有说出来。

  嗯,是贝原没错。

  “你先出去吧,光大我来照顾。”武藤泰山正在喂光大吃冰淇淋。

  “可是…”贝原不放心,这也不成体统,哪有小孩子在总理办公室吃零食的。

  “好久没这么哄过孩子了,这么大的时候我都没有好好照顾他。”武藤泰山慈爱的样子真的要闪瞎贝原的眼睛了,给了光大一个凶狠的眼神,告诉他不要乱碰东西,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贝原关上门,光大就从总理的怀里跳出来,不怀好意地看着他。

  “说吧,你是不是对贝原叔叔有什么想法?”光大嘴边还有化掉的巧克力冰淇淋。

  “你不是都知道了吗?”武藤泰山没有多惊讶,伸手把光大嘴边的巧克力刮掉。

  光大往后退了一步,胡乱地抹了一下嘴,“那你怎么不送巧克力啊?我们班的同学都知道给女孩子送巧克力。”

  “……”武藤泰山自己都不记得上一次送巧克力是给几岁的翔了,不过在巧克力里放钻戒是个好办法。会硌到牙齿的吧,想着摸了一下自己的后槽牙。

  “小孩子不要总吃巧克力,小心蛀牙。”总理吓唬光大。

  光大凑过去又挖了一勺冰淇淋送进嘴里,“不会的,我不吃,让贝原叔叔吃。”

  “他又不是小孩子…”武藤泰山烦躁地翻文件,光大的话提醒了他,他也不知道贝原究竟喜欢什么,跟了自己五年的秘书,对他来说仍然是个迷。

  光大摇摇头,“你真笨,喜欢的人送什么礼物他都会喜欢的,一句早上好也可以当作礼物啊。”

  武藤泰山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怎么懂这么多。

  

  家森早上收到光大的照片就知道自己家的白菜被鳄鱼拱了,没有办法,只能教光大怎么助攻。

 

  下午四点还有一个网络直播,贝原看了一眼手表,还有半个小时,要开始准备了。

  休息室。

  秘书要在总理上台之前整理穿着挂上麦克风,武藤泰山习惯边看稿子边让贝原整理,稿子当然也是贝原写的。

  “错别字啊贝原。”武藤泰山一只手拿着稿子,另一只手被贝原抬起来粘西装上的灰尘。

  “抱歉,我没有校对。”贝原用力把粘毛器在领子上滚了滚差点粘到武藤泰山的脸,“失礼…”

 

  贝原在给总理整理袖口的时候发现手上的戒指不见了。

  “总理,您的戒指呢…”如果别发现总理手上没有戒指会引起热议,贝原有些担心是不是落在自己家了。 

  武藤泰山翻了一页稿子,“在裤子口袋里。”

  “失礼,”贝原把手伸进武藤泰山的裤子口袋,找到了那枚戒指。

  以前总理的戒指从来不摘下来,现在怎么随便放在口袋里,贝原疑惑。

  武藤泰山放下稿子,认真地戴上那枚戒指,“我和小绫离婚了,就前几天。”

  贝原没有表现出多吃惊的样子,这对夫妻的交流模式总是很怪,走到现在也不足为奇,总理早晚都会告诉他的,他知道。

  “是。”

  武藤泰山低着头看着手上的戒指,“是秘密协议,没有告诉任何人。”

  “是。”贝原有点庆幸自己是第一个知道的。

  “所以没让你准备今年的礼物。”

  “是。”

  “我不知道送什么礼物给你,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抱歉。”武藤泰山笑了,就连这段话也是他突然想说的,没有任何准备,他可能是最不关心下属的总理了吧。

  贝原也笑了,他单膝跪在武藤泰山身边,“最好的礼物您早就给我了啊。”

  这次轮到总理困惑了,“诶?”

  “您快上台吧,时间到了。”

 

  台上的武藤泰山在回答主持人的提问,和贝原稿子上的答案大同小异。他没多少时间去背贝原的稿子,只是看两眼就知道大致什么内容了。

“五年之前遇到您就是您给我最好的礼物了。” 贝原在心里默默地说。


 END


 ----------小剧场分割线--------

家森看着手机上的照片发愁,光大吃着巧克力喜笑颜开。

评论(6)
热度(23)

废话很多

一个爱各类美人儿的桃
你永远也不知道时差党的更新时间(
👟教爱好者 爬墙专家

© 废话很多 | Powered by LOFTER